正文 第八十章:寒月泪(大结局)

    “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下药拿掉的,昊天更本不知情,是我故意冤枉他的。”

    “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昊天一脸震惊。

    “我曾听你说过得玉佩者预示是将来夏国的皇后,如果你要娶寒月,就必须是皇上,为这件事情你都喝醉了几个晚上。

    “但当我看到你积极筹备,拉拢群臣时,我就开始替你担心,因为大皇子、二皇子为这个皇位已经筹谋了那么多年,培植了那么多势力,你如果硬是跟他们斗,最终的结果可想而知,我不想你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你生性洒脱,本不喜欢名不追逐利,过得自由自在,称心如意,现在为一个女人,把自己逼上绝路,甚至可能搭上一条命,我觉得不值得。”

    “就因为这个原因,你就让我那可怜的孩子胎死腹中?”

    “这个是主要原因,但——”戴力仰天长叹,说不出的懊悔。

    “我的家人都在二皇子的手中,他要挟我把药给你吃,这药不会要你性命,只会让你流产,我找大夫检查过,这药的确是打胎药,不会伤及性命,所以我才给你,因为我也觉得这是两全其美的方法,反正这孩子也不是昊天的,原谅我的自私,但后来越想越后悔,特别在傲啸山庄看到昊天居然——”

    “我真的恨死自己了,也许是我把你们——”

    “二哥为什么要这样做?”昊天冷冷的问。

    “你二哥一心想做皇上,预言说我会是皇后,他当然想夺走我,但他的皇后不可能是一个已经有了别人孩子的女人,因为这样他将被天下人耻笑,并且他以为我那孩子是你的,如果我的孩子出生,你必然娶我,他害怕,害怕预言成真,你会成为皇上,所以他把前进的障碍扫清。”

    “寒月说得没错,只要她一日未嫁,也没有孩子,那到时他封她为后就名正言顺。”

    “你混蛋!”昊天冲着戴力吼,我第一次看见他那么生气,而我该恨的时候恨过了,该痛的时候痛过了,到了今天我竟然不知道该做何种反应,是应该像昊天那样愤怒地骂他混蛋,还是表扬他忠心护主?

    戴力的脸如死灰,那递剑给我的双手微微,但却固执地将剑递给我。

    “月儿,对不起,我一直我不知道,还一直误会你。”昊天一脸的懊悔,其实我也不是一直误会他吗?我也不是一直把他看做小人吗?应说对不起的是我。

    “都已经过去,曾经的我是很恨,但现看开了,也许是这个孩子福薄,我们缘浅。”

    我拿起戴力的剑,递给昊天,淡淡地说:“把它毁了吧!”

    昊天领会,把剑扔到高空,一掌击去,那剑的粉末随风飘扬,一会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如我那孩子一样,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

    说不出的凄凉,道不尽的伤感。

    月凉如水,寒意透过身上薄薄的轻纱点点渗进身体,我缩了缩身子。

    “回去吧,已经凉了。”说完把外袍脱给我,声音有点梗咽。

    “今生无缘,你已经成来我的嫂子,下辈子你要留给我,做我昊天的妻子!”的眼光亮过天上星辰。

    “嗯”执手相看,相视一笑,像是许诺,像是随意闲话。

    “月儿,让我最后抱一次你好吗?”他眼神柔和,有水波在流动,几许期盼,几许忧伤。

    我点点头,他轻轻地将我揽入怀里,他的怀抱依然那么温暖,让人安心。风是那么轻,夜是那么静,他的续声在静谧的夜竟能如此清晰地感受到,他浅浅的呼吸声,他那温热的气息,都是如此熟悉,他用手轻轻抚着我的发,是那么柔,那么不舍,我深深地呼吸一下,要想将他身上那种特有的茶香带走。

    “相见不如怀念,月儿,你的怀抱会温暖我一辈子,有这些记忆我已经可以甜蜜地活下去,皇上是真心爱你,要不他不会那么在意,自己学会照顾自己,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是我的月儿,只要你开心我也会很开心。”我感激地瞧他笑笑。

    “外袍你回到宫中后就把它扔了吧,我怕皇上会误会,路上小心点,以后那么晚了就别出来了。”我除了点头,似乎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如果他真的对你不好,我会带你赚无论天涯海角,无论地北天南。”他的眼里似乎有了一层水雾。

    在他依恋的目光中,我离开了那里,直到我走戴力还跪在哪里,听说他在那里跪了整整两天两夜,最后不知道昊天说了什么,他才肯起来。

    昊天的外袍还残留着他身上靛温,温暖了我一路。

    回到寝室,我意外发现傲啸正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像一座雕像,在见到他身影的那一刻,我内心居然有说不出的喜悦与紧张。

    “啸——”我轻声呼唤,手心因紧张而出汗。他转过身子,但眼里的柔情在看到我身上的外袍后点点消褪。

    “你去见他了?”没有发怒,平静地如平常的问话。

    “你还是放不下他!”他幽幽一叹,转身离去,眼里是无尽的落寞与沉痛,不理会我在他身后的呼唤毅然离去。

    “其实我已经放下了,啸。”我很想对他说,但似乎没有机会,他走得很快,没有丝毫的留恋。今晚他应经是经过苦苦挣扎,几经思量后才再次踏进我房门吧!可惜天不从人愿,却让我们彼此再过,彼此的误会更深。

    我的心有说不出的难过,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完全渗透到我的生活中,我的灵魂中,为何我发现得那么迟?

    现在即使披着昊天的外袍,即使室内温暖如春,我还是觉得寒冷,窗外的月亮此时是如此的清幽,洒下的光如情人落下的眼泪,那样忧伤。

    我像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无力地蹲下身子靠在墙角暗夜中垂泪。“饮酒不为今宵醉,晓来寒月泪满襟。今晚我没有喝酒,今宵我也没有醉,但醒来的时候应该也是泪满襟。

    我的泪一滴滴地掉下来,不快不猛,但绵长,似乎永远也流不完,衣服湿了干,干了湿,到早上真的泪满襟。

    寂寞夜,寒月泪,何时是尽头,又一个夜深人静,我问自己?在无数次问自己后,我站了起来。

    泪也许是最无用的东西,它是一个人怯懦的表现。

    已经是深夜,只有一些淡黄色的灯在寒夜中摇曳,宫中除了值夜的守卫似乎看不见什么人。

    我去了御书房,我知道他在哪?

    “皇——皇——皇后——”在门外打盹的小六公公看到我吓得嘴巴都打结了。

    “皇后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在皇上,要不要我进去通传?如果没有什么急事,明天我也可以禀告皇上,这几晚他要不在踱步,要不就坐在椅子上发呆,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许是今天累了,躺下床就睡着了。”

    “不用禀告,我自己进去就行。”

    “这——”

    “不用怕,有什么事情我一力承担。”

    “好吧!”

    “我走了进去,房内还有灯发出柔和的光,他手里拿着一本书睡着了。眉头紧皱,似乎有说不尽的烦心事。

    “我轻轻走过过去,在他身边躺了下来,许是他真的累了,居然没有醒来,我躺在他臂上,居然很紧张,心在砰砰跳,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靠近他,我的续都那么不正常,昊天给我的是安心,他给我的是续。

    熟睡的他,俊脸依然绷得紧紧的,那性感的唇依然有点干燥缺水,我俯下头轻轻地吻了一下,就那么轻轻的一下,我的脸红得像发烧一样,如做贼一样。但却是那样的刺激那样的让人上瘾。

    他的脸瞬时柔和了下来,脸上漾起丝丝笑容,但依然熟睡。我却不敢再看,感觉在偷窥他一样。

    也许我也是累了,不久就了梦想,梦是玫瑰色的,充满温馨与温情。

    等醒来的时候,却发现他撑起身子在看我,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看到我醒来,脸飞上一层红霞。

    “你怎么来了?”

    “你不用上早朝?”

    我们一齐向对方发问,房中的空气似乎有点不同寻常。

    “今天,不用上早朝。”

    “哦!”我嘴里不说什么,但心里偷笑,自己不去,就说不用,皇上就有这个好处。

    “那你呢?”

    “我——我——我想你了”,我钻进他的怀抱轻轻地说。此时我的脸已经红的如关公脸一般。

    傲啸的身体了一下。

    “再说一遍!”

    “我还是发出想蚊子一样的声音。”他居然听到了。

    “真的吗?我有没有听错。”话里有压抑不住的兴奋与喜悦。

    “丫头,你真的会想我了吗?你的心里真的有我一席之地了吗?”他声音急促,眼神热切。

    我轻轻牵着他的手放在我的胸口说:“不是一席,不是一点,而是很多很多。”

    我动情地说,抬起头看看他的反应,谁知他的眼睛已经有点迷离,脸却红得如鸡冠一般。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原来把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上。

    脸再次烧起来,全身都滚烫了。

    “丫头,我现在的感觉为什么与上次吃了凤鸣的媚药一样?你还会像上次那样帮我解药吗?”的眸子,滚烫的身体,意乱情迷的话语,健硕的身材,都让人耳热续。

    我还没有答应,他已经把蚊帐散下,帐内温暖如春,帐内春色满园,原来天下男子都是好色的,傲啸也不例外。

    “如果对这自己心爱的人都没感觉,都不想色,我还是男人吗?他一脸的坏笑”。他似乎知道我想什么。

    我想躲,发现他健硕的身子已经俯下来,他让人心颤的吻也暴雨般落下来,明天宫中肯定又有茶余饭后蹈资,想着被众人议论,我脸更烧。

    “专心点。”他的声音带着责怪。

    我嘿嘿一笑,环上他的腰,回赠他一个热吻,吻到他脸色绯红,从此刻开始我全情投入。

    原来幸福就是那么简单!

    ————————————————————————————————————

    (全文结束,谢谢各位朋友的支持,没有你们的支持,我不可能把书写完!真诚的谢谢!撒花罗,撒花!)

    吼吼,推荐月的新文《狼笑》期待亲们移步到作品列表收藏一个!谢谢,抱抱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