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曲

    蝴蝶飞、鸟儿叫,百花丛里齐花绽放,争相夺艳,好不热闹。

    累了往躺椅上躺,渴了喝上一杯润喉香露;若饿了,桌上精致小点任君挑选;无聊了,便差人取来些珍宝玩弄,或者同小娃儿一起嬉闹玩耍,这样闲暇的日子不须烦恼,说有多悠哉就有多悠哉。

    不过有人实在看不下去这种懒散日子。

    “,你真的不打算告诉姑爷,根本就不需要找到令将军,解药一瓶就够用了?”

    来探视的银紫不禁替自己小叔兼姑爷抱屈呀!

    坦白说,看姑爷这样两头跑,每回都是匆匆出门,沮丧而返;反观这样清闲,让人觉得姑爷好可怜。

    “小银,你要是嘴干了,就喝点茶;肚子饿了,就吃点糕点,虽然我尝不出味,但吃过的人都说这糕点好吃得不像话。”钱府钱滚滚比了比石桌上五颜六色的点心,意思是请自取。

    “别装死,明明不用半滴就可以让你泡上一回热水澡,更别说你只须三日一回就足够,一瓶解药够用好几年了。”更何况她知道已在着手酿制解药,不为别人,只为自己的儿女。

    “我无聊嘛!”她两手一摊,活着就是要找乐子才有意义嘛!

    “你无聊!”银紫咬牙瞪着。

    对呀!就是无聊,石窖在相公的声明不成了她的禁地,现下她没了嗅觉,酿香功夫大不如从前,想炼个解药也得偷偷来,免得挨相公骂。

    家里,相公又不许她做这做那,小气财神一下子变成了唠叨管事,管她管得可严了,还把钱府所有产业揽上身,只准她核对帐本,偶尔跑跑几个小村落,和里头的人叙旧聊天,如何改善村民的生活成了她的正行。

    不过她相当放心把钱府交给莫修打理,其实相公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光靠精打细算的天分,她有信心这男人不需要靠酿香便可源源不断扩充钱府财库。

    “我真不知该怎么说你,你一个无聊就跑出去乱败家,把姑爷气得半死;又一个无聊就把姑爷累得半死……你……”银紫倏地噤口,脸上不经意流露出的女人幸福貌,令她恍悟,“不,绝不是无聊……”

    想想姑爷对待的态度,她,好似有些明白了。“乱花钱的毛病虽然让姑爷气得牙痒痒,可每回天人交战后,姑爷总是绞尽脑力亲手做出新玩意儿来给,明说着要纠正坏习宫其实是探得喜爱的东西后想讨开心,难怪金姐姐老说姑爷真宠你,至于解药……”

    银紫的脑筋动了动,“令将军之所以找不着,是故意通知令将军闪人的吧?”

    见不语,算是默认了,“我想,是想感受让姑爷重视的感觉是吧?”

    钱滚滚笑得更开了,还是她的银丫头聪明。

    一点都没错!她的男人见不得她乱花钱,总是自己变出些玩意讨她欢心,相公的心意让她感动不已;还有他纳上天下海,无论如何也要为了她取得解药的决心,让她觉得在他心中自己是独一无二,备受重视。

    “那么打算瞒着姑爷一辈子吗?”见又不说话了,银紫感叹,“姑爷又不是笨蛋,难保哪天不会被发现。”虽然这个笨蛋已经笨了好几年了。

    “管他的呢!”钱滚滚笑得开怀。

    或许她的相公早就发现不对劲,只是自己不说,他也不点破,那干脆就一辈子都不提好了。

    知道妻子就爱看他为了心爱女人不辞辛苦出远门求药的傻劲,男人也就乖乖照做。

    一辈子,很长,她就是贪心,贪心的想要一辈子感受到他的重视、他的疼宠。

    “话说回来,小当真一点事情都没有吗?”

    语毕,两个女人一致扭头,凉亭那端,两名婢女陪侍在旁,银紫的两个娃儿和一个牙牙学语的小女娃正玩在一起呢!

    “也许吧!三年过去,我仍看不出来她有哪里异于常人的地方。”关爱的眼神盯着自己的爱女,钱滚滚感慨道:“真儿没事最好,我担忧的是,如果真儿身上有问题我没发现到……”

    原以为体内毒素会传给胎儿,却没料到女儿一出世,哭声比一般婴儿还要嘹亮,健康得很,而且真儿对气味有所反应,表示嗅觉未丧失,至少她相公挺高兴,因为钱府后继有人。

    但,她始终不能完全放下心来……

    此时,玩耍的孩子们突然吵了起来,两个娘亲见着,急急前来探究竟。“你们在吵什么?”

    银紫先把吵起来的两兄妹分开。

    钱滚滚则哄着哇哇大哭的娃儿。

    “娘,哥哥真笨,都说了真妹妹怕苦了,他还一直喂真妹妹吃糖!”

    “乱讲,糖明明是甜的,真妹妹怎么会不喜欢?”

    “可是真妹妹就是喊苦嘛!只有哥哥当作没听到!”

    银紫被两个孩子的童言童语给弄昏了,“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呀!什么甜呀苦呀的?”

    “娘,是哥哥想给真妹妹吃糖,可是真妹妹喊苦呀!哥却硬声辩说糖好甜才不苦,才把真妹妹吓哭的嘛!”

    “糖明明就是甜的呀!”莫风为自己抱不平,“不信娘吃吃看就知道了,明明昨儿个午饭吃的苦瓜片才是苦的。”

    妹妹莫芸不以为意,“可真妹妹说苦瓜味才是甜呀!”

    吃糖喊苦?吃苦喊甜?

    钱滚滚一听,赶紧要来莫芸口中说的帖,往怀中女娃嘴里一沾,没多久,小娃娃的脸紧紧皱在一起,小嘴说不清楚话,却仍咿呀咿呀的喊苦,小小的眼睛里聚了两泡水;她又命人取来新鲜苦瓜片,只见娃娃眼一亮,笑咪咪的伸手抓来苦瓜片便往嘴里吸,吸得不亦乐乎。

    找人取了醋,一沾唇,小娃娃的脸笑开了,嚷嚷着好甜好甜好甜;给她沾盐水,却见她呸呸呸猛吐舌,小脸因为受酸,委屈的缩成一团……真是酸到最高处,酸酸酸……

    钱滚滚和银紫的脸都绿了一半,互瞪着对方。

    不会吧!

    她女儿的问题,竟然是……

    【全书完】

    编注:欲知银紫与沐青的故事,请看天使鱼154《相公很难搞》。

    欲知金梓与李默寒的故事,请看天使鱼191《将军别生气》。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