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师傅在上1

    再次睁开眼,沐意的眼神平淡无波:“有什么事就说吧,你这个样子真难看。”

    某只兽在她这次任务刚刚开始的时候经常出来冒个泡,只是自从那次意外事件后,除了通知沐意任务完成时出来刷了个存在感,某兽就很少冒泡了,就像是消失了一样。

    此时她回归系统空间,自然看到了某兽这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与她而言,这只不知品种的兽到目前为止还是很有趣的,所以,即使它有些任性的小要求,她还是愿意满足的。

    “主人,其实我也可以到任务世界的,只是需要一个媒介,就如同主人任务世界修复时需要付出一个灵魂的代价,我需要一个,无论什么物种都可以。”

    “但是有些世界那些可以可以被我寄生的都太过于脆弱,经受不住穿越时空时,空间隧道里的力,会瞬间被碾碎,尸骨无存。”白白飘到沐意的肩膀上,两只前腿悬空站立着,有些不好意思的蹭蹭沐意的脖子。

    “所以呢?”沐意用眼神表示自己在听,所以兽你就别卖关子了吧。

    “主人在做任务的这段时间,我找了一些需要修复的世界,发现了其中的一个世界的一个生物可以承受时空撕裂的力量,完好无损的到达任务世界,不过这个世界是一个高级位面,允许杀戮,并且已经有一个任务者进去了。”

    “不过因为这个世界崩坏的程度很脯还需要另一个任务者共同修复,无论谁成功了这个任务都算是完成了,这两个人的任务是对立任务,到时候肯定有碰撞的。”

    说到这,某兽停顿了会,看看沐意,少有的犹豫神情出现在那张毛绒绒的脸上:“只是主人,据我所知,那个任务者已经完成过很多任务了,经验很是丰富。”

    “而且这个世界是一个仙侠世界,修真者法力通天,我怕主人会有危险。可是只有那个世界里的生物适合我。主人,人家也想去任务世界陪你,可是人家也不想你有危险啊!”

    这都是白白的真心话,虽然沐意是个精神变态,可是单单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来,就连白白有时候都会不自觉的忘记这件事。

    就如同上文说的,精神变态者身上有一种特殊的魅力,吸引着一切妄图靠近的人类。而白白可以说是和沐意接触时间最长的存在,又怎么可能逃脱这种魅力的影响,它控制不住自己想要亲近沐意。

    所以它也想到任务世界去陪着沐意,而不是一直作为一个旁观者一样呆在空间中看着沐意一个人努力,甚至在沐意需要帮助的时候自己都没法出现在她的身爆让它感觉自己很没用。

    这种奇特的感觉让作为系统的白白不能理解,不过没关系,它知道自己想怎么做就行。

    沐意看着面前的小兽,神情平淡,看不出丝毫感情。这让白白很是挫败,好歹相处一百多年了,还是一点都不在乎它么?哪怕是拒绝也好啊,有点表示就行,这样让它感觉自己在自作多情哎!

    修真者皆有灵根,其中灵根分五行:金木水火土,灵根越是单一资质越脯此外还有风,冰,雷三大变异灵根此为最上品,以及五行皆有的混沌灵根,此为最下品。

    因为灵根越是单一,可以吸收的灵气就越多,修炼速度就越快,其中三大变异灵根吸收灵气的效果最好,也是最少有的,百年难得一见。

    至于混沌灵根,五行皆有,这种人也是百年难得一见,不同于变异灵根的稀有,混沌灵根是人人厌恶的,因为此灵根最多只能修炼到练气,基本没什么希望再进一步。

    而沐意,则是变异的冰灵根,如果就这还称不上什么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可是沐意在拥有极品灵根的同时,还有极品的悟性,除去青云门的开宗老祖,几千年来就只沐意着一人。

    天资极其脯所谓的百年元婴对于她而言似乎就是一个笑话,十岁入山门,到十八岁,仅仅十年之间,就从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凡人成为了元婴强宅震惊整个修真界。

    这样的一个天才,如果不出意外,将会成为近千年来飞升最快的修真者。然而世事无常,那一年,青云宗收徒大典,沐意作为高辈分的前辈,自然也是出席了,却出人意外的收了一个叫凌云的五行混沌灵根的少年,让人意外不已。

    许多人反对,沐意却是一意孤行,没有别的原因,只因她感应到了天机,青云宗再次壮大的时机就在那个少年身上,可惜别人却不信。

    混沌灵根,和变异灵根一样百年难出,所有修者都不希望这种灵根降临在自己的身上。如今一个天才收了一个庸才为徒弟还寄予厚望,如此的行为,让原本那些不服沐意的人纷纷冒了出来。

    什么沐意是看上了人家,所以才找了这么个理由,暗度陈仓罢了。还说什么沐意是个,不知祸害了多少少年,让凌云小心什么的。

    少年老成的凌云信以为真,表面十分恭敬,背地里却是暗暗防备着沐意,对于沐意教授的功法经验,装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却根本没有当真过,就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中了圈套。

    不过凌云的确没有辜负沐意的期望,明明是混沌灵根,修炼速度十分快,比起变异灵根的修炼速度也差不多。

    沐意开始是不知道的,她将自己的所有倾囊传授,凌云从来没有领过情。在一次门派大比上,看到凌云使用的根本不是自己教授的功法,才开始察觉到不对劲。经过许久的查探,才知道凌云一直不离身的玉佩中有一个女子的灵体一直在教授凌云。

    沐意暗中观察过,这个女子心术不正,传授给凌云的功法都极其厉害,却容易导致修真者心境不稳。作为自己唯一的弟子,沐意自然是不能眼睁睁的看下去的。

    她施了个障眼法屏蔽了玉佩中女子对外界的感知,趁机告诉凌云一切,她以为凌云会迷途知返,没想到却最终伙同那个叫红翘的女子想要杀了她。

    因为凌云根本不信任沐意,以为她要抢夺自己的玉佩,他与红翘在日夜相守中早就产生了感情,自是不会让沐意得逞。

    沐意根本没有对凌云设防,被偷袭之下,元婴被废,被赶过来的师元道子救了,凌云不敌之下重伤逃赚沐意也只是以为自己看错了人,黯然了一段时间就放下了,哪知多年后的正魔大战,凌云再次出现,并成为了魔道的领头人。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