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雪凌空风流长 第八十九章 我,要死了

    本来还在瞪着沐雪晴的凌若音听到墨未夕的话瞬间将目光转到了她的身上,神色十分哀怨。什么时候成她家小颜倾了?呜呜呜……三姐都没有这样说过她,在三姐心里一定是颜倾比较重要。末了,还似增强可信度地自顾自点点头,神色较之刚才还有幽怨。

    “是了,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凌若茴柔和的声音缓缓弥散在船舫的廊道上,很轻,却有着说不出的意味。她不傻,自那日幕桧盛宴便可以看出沐雪晴在故意针对未夕,虽然这次她不知道原因,但未夕的性子多少她还是知道那么一点的,若说未夕愿费心思来对付沐雪晴,她怎么都不愿相信,因为未夕太懒了!最后这个原因连她自己都觉得很无语,但没办法,事实就是这样,未夕对于自己不在乎的事情估计连看一眼都嫌累。

    沐朗也转头看向身侧的沐雪晴,“你不是回房间睡觉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我……”沐雪晴的语气有些躲闪,不经意看见了颜倾,手一指,连声音都放大了几分,“是她说墨未夕找我有事,然后我就过来了!”

    “你胡说,分明是你自己在初寒姐姐房间外面偷偷摸摸鬼鬼祟祟,被我看见了,你想杀人灭口就和我打了起来这才惊醒了初寒姐姐。而且……”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眼沐雪晴,眼中是说不出的看不上,“连我一个小孩子都打不过。”最后一句话绝对是满满的嫌弃。

    “你……谁说我打不过你,本只是看你是一个小孩子,不屑与你动手。”沐雪晴神色依旧倨傲。

    “哦!”颜倾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双手环抱着胸,“这么说你是承认我说的了?”

    沐雪晴一噎,继而撇撇嘴,“反正你和墨未夕是一起的,你们想怎么说都可以。”

    “哦!”优魅的声线似乎适意拖长了几分,墨未夕容色依旧浅淡,“确实如此。”

    额……凌若玦沐朗等人不明所以地看着墨未夕,这话是什么意思?

    只有倚着船廊的千子兮神色慵懒自若,邪魅无双的凤眸中夹杂着微不可见的笑意。

    “不过沐一己之词也是不见得有说服里的哦!”话语说到最后墨未夕贯来无波无澜的脸都带了一丝轻佻的笑意,只是有人看得堵心而已。

    沐雪晴瞪着墨未夕咬了咬牙,垂下的手握得紧紧的。

    墨未夕回到房间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吹了吹浮在水面的茶叶,轻轻抿了一口,随后漫不经心地看向颜倾,“颜倾找我可是有事?”

    颜倾摇,继而又点点头,一脸的纠结之色。

    放下手中的茶杯,墨未夕眉色有些诧异,“到底是有事还是没事?”

    “初寒姐姐,我……我……”我了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

    墨未夕的眉皱了皱,颜倾一向很有注意,什么事居然让她这副表情?走到颜倾面前,摸了摸她的脑袋,“没事,一切还有我呢!”然后安抚地柔声道:“所以,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我……我好像要死了!”颜倾哭丧着脸,糯糯的声音夹带了一丝哭腔。

    墨未夕神色凝重了,“刚才沐雪晴伤了你?”可是她当时看了一下颜倾没有见她有什么状况。

    颜倾埋着脑袋摇了,“和她无关。”声音依旧是低低的,闷闷的。

    “那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墨未夕觉得这绝对是她最有耐心的一次。

    “我一直在流血……”颜倾涨红了脸,声音如蚊呐之声,微不可闻。

    墨未夕再次打量着颜倾,还是没察觉到有什么异常。“哪里?”皱着眉疑惑地开口。

    ------题外话------

    聪明的大家有猜到原因么?/勾唇淡笑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