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85温泉浴(二更)

    叶画看着眼前这位身着棕金棉袍,两鬓斑白的老宅虽然已过花甲之年,却不感觉老态龙钟,反倒显得精神矍铄,一双世事练达的眼睛里透出文人独有的清傲和儒雅,在看向她的时候,似乎带着探究,又似乎带着某种震动。

    叶画赶紧行了个礼道:“叶画见过景太傅。”

    景太傅平静了神色,眼睛却依旧停留在叶画的脸上,似乎想从叶画的脸上找出什么人的影子,稍倾,他嘴角向上,牵出一个和蔼的笑来,就连眉宇间也带着欢喜之色:“你就是叶家的那个叶画?”

    “正是臣女。”叶画恭敬答道。

    “很好。”他的声音很温和,又看了看景苏蝉满脸宠溺之色,笑道,“绒绒,出去可不许顽皮,要好好照顾怡宁公主和你的这位叶画妹妹。”

    景苏蝉笑嘻嘻的“哦”了一声,景太傅便转身负手往面前一顶朱盖青缨轿走去,临上轿前又回头对着景苏蝉笑道:“绒绒,有空你该尽尽地主之宜,请公主和叶画姑娘来家里玩玩。”

    上了轿,景太傅眼睛里已泛了红色,就连心里也是苦涩难言的,当看到叶画的第一眼,他突然想起打小就走失的小女儿景衡。

    十六年前的中秋夜,他和两个儿子带着十岁的小女儿一起去看花灯,因要小解,便命两个儿子一起看住小女儿,谁知道突遇变故,有流寇闯入街市,冲散了小女儿。

    后来,无论他们如何寻找都再也找不到小女儿景衡,夫人为此日夜啼哭,差点哭瞎了双眼,如今不仅眼睛不好,还时而糊涂时而清醒,而他也因为弄丢了小女儿大病了一场,两个儿子更是为此自责了好多年,不想今日见到叶画,却在她身上看到了小女儿的影子,更看到了夫人当年的影子,怎不叫他情绪波澜。

    想到丢失的玉雪团似的小女儿,他的眼睛湿润了,也不知这叶画的娘是谁?会不会是衡儿,他的心突然升起那一丝微薄的希望。

    ……

    圣泉是专供皇室中人以及达官贵族泡温泉用的,怡宁一来就有人毕恭毕敬将她迎入圣泉皇室女眷专用的雅泉阁。

    露天泉水雾气氤氲,周围点缀着碧草芳地,野趣十足,温暖如春。

    在这样的冬季,竟还有蝴蝶蹁跹起舞,美的好像世外桃源一般。

    高高的竹栏将雅泉阁与外面的世界分隔开来,旁边两个司沐宫女捧着香胰,毛巾之物伺侯着,环境既清幽又私密。

    三个姑娘身着薄纱泡在温泉水里,顿感身上的疲惫消失的无影无踪,怡宁惬意的依在泉池爆闭上眼睛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睁开眼,看着叶画和景苏蝉二人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有些艳羡的看了看。笑道:“瞧瞧你两个,才是真正的肤如凝脂,我都嫉妒了。”

    景苏蝉掬一捧水朝怡宁身上泼去,哈哈笑道:“怡宁,你不也一样,还敢打话来打趣我和画妹妹。”

    怡宁被泼的往旁一躲,笑道:“我哪里白了,跟你二人一比简直就是黑炭了,连母妃都说我皮肤不够白腻。”说完,又很是艳羡的朝着景苏蝉的胸部瞟了瞟,笑道,“皮肤比不过苏蝉你也就罢了,偏偏连胸也比不过。唉——苏蝉,我好生羡慕你啊!”

    “你还说。”景苏蝉又泼了下怡宁,又对着叶画道,“画妹妹,瞧怡宁满嘴说的是什么话,也不嫌害臊,还不拿水一起泼她。”

    叶画见今日怡宁虽然兴致很脯眼里却始终带着某种哀伤之色,她只劝道:“姐姐莫急,我瞧着怡宁公主像有心思的样子。”

    景苏蝉“啊”了一声,问道:“怡宁,你怎么了?”

    “唉!苏蝉,我好羡慕你能生在那样好的人家。”怡宁长叹了一声,看着叶画道,“画妹妹你真真是水晶做的妙人儿,半点事也瞒不过你,还不是那个讨厌的秦贵妃,想想就让人生气。”

    “秦贵妃怎么了?”叶画和景苏蝉异口同声问道。

    怡宁一张娇俏可爱的小脸蛋立刻皱到了一处,一双明亮的眼睛在瞬间暗淡了下来,看着叶景二人又是一声长叹道:“也不知那个秦贵妃在父皇耳边吹了什么枕头风,父皇竟然训斥了母妃一顿,母妃为此郁郁寡欢,我叫她出来泡温泉散散心她也不肯。”顿一顿,又道,“那个可恨的秦贵妃竟然嚣张的取笑母妃,只配住在冷宫里。而且……”

    “而且什么,怡宁你倒是快说啊!”景苏蝉性子急。

    “而且秦贵妃已经身怀龙种,父皇那样宠爱她,母妃的日子只怕越来越艰难了。”

    二人一听,赶紧劝慰一番,三人正说着体已话,忽闻一阵香风拂过,叶画倏地一惊,是迷魂散的味道,她惊叫一声:“小心,屏住气。”

    ------题外话------

    打个滚,卖个萌,求收求评各种求,么么哒~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