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宴篇 080 手指上的绳子

    简七道:“莫,是不是要走了,我先去备车。”

    “好,你先去吧。”

    说完她就朝陆家人的方向走去。

    陈夜御见状也跟了过去。

    因为失踪的物品出自陆家,所以陆家三人都还在现场,配合警方提供线索。

    “父亲拿出这件青玉笔架时,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以前都不知道家里还有这么个东西。至于会不会有人觑觎,并作出这么胆大妄为的抢夺,说实话我不太清楚,恐怕要问父亲……”

    陆哲正在与警察谈着话,陆卓轩站在一旁,见莫希过来,先是笑了一下,后又惋惜地说道:“早知道你那么喜欢这件笔架,我就求爷爷直接送给你,现在出了这事真让人郁闷。”

    莫希无暇与他客套,扫向另一边的陆明,他正与一名穿着灰色西装地矮个子说着话,不知道为什么,莫希觉得他神情有些紧张,在温度适宜的酒店里居然冒了不少汗。

    “你大伯好像身体不舒服啊。”莫希说道。

    陆卓轩愣了一下,转头去看,见陆明脸色发白,冷汗涔涔,也被吓了一跳,下意识问道:“大伯,你哪里不舒服么?”

    陆明一开始没有反应,还是同他说话的灰西装提醒了一句,他才后知后觉地回过头,脸色差得吓人,什么都没来得及说,身子一晃就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幸好陆卓轩离得不远,眼疾手快的扶了他一把,手才碰到他就大叫道:“好冷,大伯你身上怎么那么冰!”

    这边的动静吸引了其他人,大家手忙脚乱地扶陆明坐下,皆被他身上的低温冷湿吓到,又是递热水,又是叫救护。

    唐瑾恰好摆脱薄桐过来,伸着脖子看了一眼,奇道:“他手指系根绳子干嘛?”

    这话一出,众人都莫名其妙,连陈夜御都惊讶的看着他。

    莫希扶了一下额,救场道:“你酒喝多了,眼花了吧。”

    唐瑾其实话一出口,就发现不对劲了,绳子如普通毛线一般粗细,黑色,约有70公分长,一头拴在陆明右手的小指上,尾部那一头则从黑渐变到虚无,十分诡异。

    什么绳子会有这么牛逼的视觉呈现,唐瑾立即反应过来,自己又看到了别人看不见的东西。

    “哈哈,是啊,眼花了。”

    唐瑾视线一放空,就做出一副醉酒后的迷茫,扬手搭上莫希的肩膀,带着“醉意”的说道:“喝多了,我们走吧。”

    莫希:“……”

    唐瑾再次沉默,就在莫希以为通信断了准备查看时,他忽然说道:“你去陆家的话,我也一起去。”

    莫希一怔,“为什么?”

    “你不是说过我们是同道中人,何况我也说过,把你卷入陆家的事我也有责任。”

    莫希想说和你没有关系,我是因为想弄清玉笔架的来源,但想了想,还是说道:“好。”

    *

    事发后,陆老爷子才听到消息就昏了过去。

    一夜功夫陆家倒下俩儿,可把陆哲急坏了,一大早亲自给莫希打了电话,得到的消息是啥时候老爷子醒了再叫她。

    陆哲不明所以,但也没其他办法,医生也来看过了,老爷子是气急攻心,缓过来就没事了,但陆明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浑身发冷,身体虚弱,则没有一个医生诊断得出来。

    陆家的辉煌都是因为政坛攒下的人脉背景,现在老爷子退下了已久,陆卓宇还没成气候,陆明若是出了事,岂不是等于断了一条路。

    中午时分,老爷子醒来后,陆哲和他在房里说了一个小时的话,就心急火燎叫人去请莫希过来。

    林若欣自从寿宴那晚得罪了莫希,就很不受陆老爷子待见,再加上沈岑岑的事,丈夫陆卓宇觉得丢人,对她也十分冷淡,以至于她在陆家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

    “一会儿莫家要来,你回避一下吧,免得她看见你不高兴。”陆哲现在巴不得把莫希供起来,自然对她没什么好脸色。

    明明是自己家,却要因为一个外人回避。

    林若欣咬着嘴唇应了一声,心酸地转身回房。

    接近傍晚时分,陆哲才把人给盼来。

    见唐瑾居然和她一起来,心里不喜,但也没表现出来,毕竟两人关系好像很不一般,万一惹得莫希不高兴,岂不是因小失大。

    两人被热情地请了进去。

    “客套就不用了,直接办正事吧。”莫希开门见山的说道:“带我去见老爷子。”

    ------题外话------

    本书明天上架,大概中午左右更新,若有变动会在评论区通知。

    上架以后,更新字数会多一些,路漫漫其修远,非常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希望以后能继续相伴走下去。

    O(∩_∩)O~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