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章  大哥,我就要嫁给他!

    众人听见声音朝门外看去,只见门外走进一个身材彪悍的男子来,身上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威武气势,而当众人瞧清楚他身上的穿着时,顿时全都惊吓了起来。慕菀看着周围一圈站起来的人,老实舒服的坐在那里,歪着头朝秦昊问道:“他们这是怎么了?又不是皇帝来了?”

    “是匈奴!”秦昊歪头,口气冷淡的解释了一句,慕菀能看得出来,自从那人走进来以后,秦昊的眼眸里全是深沉的一片。

    “灵儿,你还不起来?”呼延烈朝地上刚刚被顾知书给推出去的彩衣女子喊道,而原本始终幽怨的女子,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呼延烈原本还很威严的站在那里,可是一听那彩衣女子哭了出来,顿时上前,一把将人给拉了起来,圈在怀里小声的哄道,以至于满场寂静中都能听见他无奈却又心疼的声音:“让你自己找苦吃,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么,让你不要乱跑,你看看你,现在闹出了什么样子?”

    彩衣女子将自己那张浓妆艳抹的脸狠狠的朝呼延烈的身上擦了擦,这才呜呜的哭道:“王兄,是他捉了我,将我安置在万花楼中。还给我穿这么丑的衣服!”

    众人听了这话,满场更是安静了,听这兄妹两人的对话,这两人俨然就是来出使大齐的匈奴王太子和公主,而这顾知书,竟然将匈奴的公主掳到了万花楼?万花楼是什么地方?那可是跟春香楼并排的啊!

    “他有没有把你怎么样?”呼延烈一听,顿时将怀里的女子拉了出来,仔细的瞧着,俨然一副妹控的模样。

    “没有,就是让我唱歌!”呼延灵自小在草原长大,的确是有一副好嗓子。

    “苍鹰,告诉大齐皇帝,我要灭了那万花楼。”呼延烈揽住怀里的女子,朝身后跟着的侍卫吩咐道。

    “是!”那挎着弯刀的侍卫应声,瞬间就消失在门口,而惊愕的众人,谁都没有发现,在这话响起的时候,齐思元眼里闪过的一滞。

    “是你抓了我妹妹?你这个男人,哪里配动我妹妹一根汗毛?”将呼延灵推到了一爆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呼延烈直接朝顾知书动了手。

    “呵,我要是早知道这是匈奴的女人,小爷我还怕这贱人脏了我的手呢!”匈奴向来压制大齐的军队,顾知书从小就在军队长大,顾慎因着他暴躁的脾气一直没让他轻易的上阵,此时见了匈奴的王子,他哪里还能忍得住,根本不顾一边顾慎的吆喝,也直接迎了上去。

    呼延烈没有想到,这样看起来一个弱弱的男人,打起架来竟是那么的生猛。两人一招招的过着,俨然已经忘记了这里是慕家的寿礼。

    “知书,快停手!”顾慎在一边吼了起来,别人不知,他可是清楚的很,皇上这次可是好不容易让匈奴答应了条件,若是今天顾知书将呼延烈给伤到了,一旦这原本商定好的协议作废,那么即便仕家满门抄斩,也是抵挡不住那罪名的。

    “咳咳……”

    “呵呵……”

    有些人听了这话,竟是没有忍住,偷偷笑了起来。

    慕菀听了这话,忽然起身,直直的超前走去,动作之大,直接将呼延灵撞在了地上。

    “你不长眼啊!”呼延灵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朝慕菀吼了一句。

    慕菀狡黠的眼珠子转了转,拉长调的哦了一声,这才说道:“啊?我撞了人?我明明什么都没看见的!”

    现场又是一阵哄笑。

    “你……你好丑啊!”呼延灵听见那些人的嘲笑,知道他们是在笑自己刚刚的话,她跺了跺脚,朝慕菀怼道。

    “你说我丑,我就丑了?我明明漂亮的很,是吧,夫君?”慕菀很是灵动的朝秦昊抛了一个媚眼儿。

    秦昊勾着唇角,一身月牙白很是淡定的起身,将她的手拉到了自己的手里,连看都没看呼延烈兄妹一眼,牵着慕菀就要离开。

    就在两方人要擦肩而过的时候,空气蓦地一紧……

    ------题外话------

    谢谢昨天送花花送钻钻的菇凉!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