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影横斜水清浅 【091】真做不到啊

    “给你两个选择。”权峥唇角翘起一点弧度,话语冷漠邪恶,“上了他,或者阉了他。”

    黄毛目瞪口呆。

    卓然依旧笑得温润淡然,宫小五一副“我就知道这样”的表情,笑得贱兮兮的对权峥挤眉弄眼。

    能想出这种损招的,除了权二少恐怕没有第二个人。

    “给你三秒钟的考虑时间,若是不二选一的话,换你替他。”

    黄毛“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我……”

    “三、二、一……”权峥漫不经心地数数。

    “不!”黄毛木讷着拒绝,眼底弥漫着浓浓的恐惧。

    “不?”权峥残忍一笑,“把他换上!”

    “不——”黄毛趴在权峥脚下,惊恐着蠕动后退。

    抬脚踩着黄毛的胸口,权峥冷笑,“跟我讨价还价?你觉得自己配吗?”

    “上他还是被他上,自己选!”

    权峥太冷,气场太强,黄毛一瞬就被震颤了,撞入那双漆黑幽邃的眼眸里,就如失了魂一般,他呆呆愣愣的,机械的蠕动嘴唇,“上他……”

    “很好!”权峥一脚踢开他,“那就去!”

    黄毛连滚带爬的来到强哥面前,机械地解开自己的皮带。

    其他人又惊又怕,生怕下一个被糟蹋的人就是自己。

    他们这是做了什么孽,惹上京都最不该惹的人啊!

    然而,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纵然他们悔得肠子青了,也无法重来。

    特工们面无表情地看着,就如看一场平淡无奇的电影一般。

    只有宫小五,表情丰富,一会儿嘴角抽搐,一会儿掩面不忍直视,一会儿啧啧叹息。

    “唔……”强哥睁大了眼睛,用力挣扎,然而绑得实在太牢固了,除了十字架晃动几下,基本纹丝不动。

    黄毛脱下裤子,倒腾了半天,转身哭丧着脸,“没……没反应……”

    让他对一个糙老爷们做那档子事,他真做不到啊!

    权峥指着另一个人,“你去帮他!”

    两人又倒腾了一阵,黄毛快哭了,“还是没反应……”

    “宫小五——”

    宫小五后退一步,十分警惕的望着权峥,“二少,我可是有原则的人!我喜欢女人,对男人可没有兴趣啊!”

    权峥冷眼直射,“没让你亲自去!带欢情了吗?”

    宫小五深深松了口气,“早说啊——”

    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小喷壶,宫小五按着黄毛喷了好几下,又给另一个人喷了几下,然后退开。

    这会儿他回来了,她自然抱着他,那种浓浓的依赖感,总是让人觉得窝心。

    权峥在潇疏影发旋印下一吻,关上床头柜的台灯,手臂不由收紧。

    她习惯了他,他又何尝不习惯她。

    ——

    翌日,一大早,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嗡嗡地震动。

    权峥睁开眼睛,想起身接听,不料潇疏影却缠着他不让他起床。

    “不许起!”

    权峥只得作罢。

    这么早就打电话,无非尸小五。

    权峥拿起手机,刚刚按下接听键,熟料潇疏影一把夺过去就是一阵炮轰,“大早上扰人清梦,你妈没教过你这是不道德的吗?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值得你一大早就打电话啊?再有下一次,姑娘我问候你八辈祖宗!”

    吼完,潇疏影直接把手机丢了出去,埋头接着大睡。

    权峥叹息,只能陪着她躺在。

    电话那爆无缘无故被吼了一通,还是被一个女人吼了一通,宫小五有点大脑短路,反应不过来。

    他刚才拨通的是权二少的私人号码吧?

    不甚确定,他又检查了一遍。

    131XXXXXXXX

    的确是权二少的私人号码啊!

    为什么会是一个女人接电话?还是一个暴躁的正在睡觉的女人?

    权二少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而且他的手机从来不会让女人触碰。

    然而,这个女人不仅碰了,而且接了电话……

    宫小五觉得,他好像有点混乱了。

    难道权二少真的结婚了?

    那人真是二少的媳妇儿?

    还是有点不太确定啊!

    宫小五突然觉得很蛋疼。

    ------题外话------

    推荐好友爽文《军少的灵眼狂妻》/岚歆/文

    PS:本文轻松诙谐,爽文虐渣,男女主一对一,强强联手,立誓要做到这时间唯一的女凰。

    萧阮乾十六岁除夕之夜一觉醒来,突然发现自己多了一样神奇的技能,从此之后开始了一段颠覆人生观的旅途。

    呼风唤雨的凌爷自愿当她的小弟,名牌大学最年轻的校长宋绪宁自愿当她的学生,娱乐圈素有三寸不烂之舌的经纪人欧阳东一,甘愿当她手下的无名小卒。

    更有华夏国最神秘家族的继承人为她丢去自己的族长之位,只为让自己能占她位置的二分之一。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