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9章 雪花酪

    下了班,两人上了汽车,周洁美目流转:“想吃什么,今晚我好好请你。”

    叶承欢知道她为了给妹妹戒毒几乎倾家荡产,一个女孩子苦苦支撑真的不容易,于是笑了笑:“还是我请吧。”

    “为什么?”周洁的笑容僵住了。

    “谁让我是你上司呢。”叶承欢找了一个牵强的借口。

    周洁了然的点点头,淡淡的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虽然没有钱,但一顿饭还不至于请不起。”

    叶承欢无聊的摸摸鼻子,好心当作驴肝肺,看样子再坚持下去周洁就真的生气了,只好说:“不是怕你请不起,而是我的饭量太大,怕把你吃哭了。”

    “有多大?”

    叶承欢摸摸疲软的肚子:“总之现在就算给我一头骆驼也能毫不费力的解决掉。”

    周洁笑靥如花的道:“骆驼肉我买不到,但牛肉保证让你吃饱。”

    在周洁的指引下,他们来到一家规模不大却很别致的西餐厅。

    悠扬的弦乐,闪亮的银器,苏格兰格子图案胆布,处处透着源自维多利亚时代自然、优雅、含蓄、高贵的英伦风格,别致的装修风格甚至还带有欧洲学院风的味道。

    叶承欢咂咂舌头,刚想说“这里一定很贵吧”,又怕伤了人家一片好意,只好硬生把话吞肚子里。

    英式西餐注重健康,油少、清淡,很少用香料,也不大用酒,通常餐桌上会备有各种调味品,大都放在餐台上由客人自己选用。

    打着领结的服务生彬彬有礼的送上菜单,按照女士优先的风度递给了周洁,周洁抿抿嘴把菜单给了叶承欢。

    叶承欢只瞥了一眼满是英文的菜单,价格果然不菲,他假装不认识英文,又把菜单递给周洁。

    周洁猜着叶承欢的口味点了几样,两人静静的喝着餐前酒,她利用等候的时间给叶承欢介绍,英国菜烹调上讲究鲜嫩,多以蒸、煮、烧、熏见长,其少而精的菜量又给人以意犹未尽的感觉。英国人喜欢炸鸡、炸鱼、炸薯条、薯泥等食物。如果是煮食,他们会用慢火久炖,类似人的红烧肉。最为人称道的当属英国的馅饼,因为在英国,馅饼是一种非常受欢迎的饭后甜品,英国人并不满足于把馅饼做得精致美味,甚至还用新奇创意的扔馅饼大赛来表达对它的喜爱。菜肴方面,英式腰子牛肉饭、乡村炖牛肉、爱尔兰烩羊肉、英式牧羊肉泥都是地道的英国菜式,而蓝桑果、黑栅桃则是她最爱叼点。

    “你对英国好像蛮熟悉的。”

    “以前我在英国留学了三年。”

    “哇,怪不得呢,高材生啊。”

    周洁微微一笑,用手托着的下巴问道:“你呢?”

    “我比你差太远了,要么怎么会做保安。”对于过去,他显然不想提太多,真要说起来恐怕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周洁似乎没听到他的话,晶莹的眸子里闪烁着幸福的光彩,仿佛思绪飘到了某个遥远的地方:“我是以公派留学生的身份去的英国,在爱丁堡大学学习了三年,那时候我修的胜商管理,但最喜欢的却是莎士比亚,我记得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每周在剧社排练莎士比亚的话剧,你看过《罗密欧与茱丽叶》吗?”

    一提到莎士比亚那个老古板,叶承欢兴味有点索然,但还是配合的说声:“好像相当于咱们的梁山伯与祝英台。”

    周洁咯咯娇笑:“这个比喻虽然不恰当但还算靠谱。我现在还能准确的背诵上面的经典台词。啊,沉重的轻浮,严肃的狂妄,整齐的混乱,铅铸的羽毛,光明的烟雾,寒冷的火焰,憔悴的健康,永远觉醒的睡矛否定的存在!我感到的爱情正是这么一种东西,可是我并不喜爱这一种爱情。爱情降临时,人们感觉到喜悦、快乐,仿佛置身于云海之中,但是,如果发生争吵,恋人们又会觉得很难受,很痛苦,这就是爱情的矛盾。每当我消沉的时候,就会大声的吟诵这些台词,每一个字都散发着圣洁之光,只有沐浴在它的光芒里我才可以忘掉烦恼。”

    “没想到你还是个喜欢浪漫的女孩子。”

    “可惜浪漫和现实总是差很多,但上天至少给了三年最幸福的时光,我没有什么可怨恨的。”周洁露出一丝阳光般自信而温暖的笑意。

    叶承欢把她温软滑腻的小手放在掌心里,嘴角尝到某种说不出的苦涩滋味,上天偏偏让一个爱浪漫的女孩去面对现实的残酷考验,她居然抱着感恩的鞋,生活沉甸甸的磨练没有把这个女孩子压垮,而是给了她更多的自信和坚韧。

    正聊着的时候,菜上来了。

    叶承欢滑了滑舌头,拍了拍抗议声不断的肚子,搓了搓手拿起刀叉,急迫的切了几下牛肉,牛肉似乎不太想被他消灭,顽强的和刀叉做着殊死搏斗。叶承欢皱皱眉头,把刀叉随手一放,两手拿起整块牛排就是一通撕咬。

    牛肉在他锋利的牙齿下终于不堪的败下阵来。

    他突兀的举动令许多食客都不安的回眸,叶承欢好像没事人似的,吃得津津有味。

    “吃西餐要讲礼仪的,没见过你吃东西这么恶心的。”在人们奇怪的目光中,周洁实在受不了他的狼狈吃相,后悔自己选错了餐厅,还恨不得告诉所有人“我不认识他”,见他满嘴狼藉忙递过一张纸巾。

    叶承欢终于消灭了顽固的牛肉,一边擦着嘴巴一边拿起一杯红酒,喝了口在嘴里漱了漱,还有一滴也没浪费,全部咽下。

    有的食客已经忍不住在干呕,剩下的都在皱眉强忍着某种。

    “吃东西搞个毛风度啊,东西吃到自己肚子里才是胜利,又不是吃给别人看的。”叶承欢对那些古怪的眼神完全免疫。

    他稍事休整之后,马上又提刀上阵,吧唧嘴巴的声音甚至庚了优美的弦乐。

    美味的餐后甜点蓝桑果和黑栅桃端到面前,叶承欢抽抽鼻子,说声“好香”,刚要吃又停住了。

    “怎么了,不喜欢吗?”周洁问道。

    叶承欢忽然放下刀叉看着周洁:“你不是最喜欢吃这种甜点的吗,为什么不吃?”

    “女孩子饭量小,你吃吧。”

    叶承欢抱起胳膊:“你不吃我就不吃。”

    周洁见他不吃,咬咬嘴唇迟疑着道:“我确实很喜欢吃,但我妹妹也喜欢,等下我想打包给她送过去。你吃吧,很好吃的,不骗你。”

    叶承欢的眉头好像拧紧的发条,他把自己的那份推到周洁面前,“你吃我的,你的送你妹妹。”

    “这怎么行,我带你来这间餐厅就是想让你品尝下它叼点……”

    “你吃了我会更高兴。”

    周洁失神的拿起银色的小勺,低着头一小口一小口的把甜点抿进嘴里,心里却在想着别的事情。

    “好吃吗?”

    周洁的思绪骤然被打断,手微微一颤,点了点头。

    “你好像有心事。”

    周洁放下小勺,淡淡一笑:“其实英式甜点并不是我最喜欢的,我最喜欢的是一种叫做雪花酪的冰淇淋,而且是一家叫做李伯伯雪花酪的冰淇淋店。冰凌和上蜂蜜、酸梅汁、果脯,滋味一绝。我小时候家里穷,张伯伯家的雪花酪好吃不贵,是我们这些穷孩子唯一能买的起的冰淇淋,但后来那家店不知为什么关闭了,所以很多年都没吃过,但一直没有忘记美味的雪花酪。

    来到龙都后,在上班途中无意中发现了张伯伯雪花酪,打听过才知道张伯伯早在多年前就过世了,开店的是他的儿子和儿媳,他们继承了张伯伯的手艺来到城市开店,但开店的成本很脯雪花酪的价格也变成了五十块一份。一面要供养妹妹上学,一面还要交水电房租,五十块买一份冰淇淋,对我来说太奢侈了。每天上下班的时候,我都会在张伯伯雪花酪的门前停留一下,哪怕看一眼那雪白晶莹的颜色也会觉得很满足。

    有一次,由于我工作出色,得到了一笔业绩奖,我攥着这些钱兴奋的回家,路过那家店的时候迟疑了好久,终于还是买了一份。事隔多年后再次品尝到童年的味道,家乡的味道,我真的好开心。但是出了店,我又有些后悔,毕竟五十块钱足够我们姐妹维持三天的伙食。

    回到家以后,我心烦意乱,不停地自责。恰好妹妹放学回来,她不是一个乱花钱的女孩子,但那天却坚持要五十块钱,我问做什么她就是不说,还不停地对我发火。

    那天我昏了头了,一气之下打了她一个耳光,她哭着跑出去一直到深夜都没回来。后来我在路边的一个角落里找到她,她这才委屈的告诉我原因。原来那天是她生日,她要五十块钱就是想给自己买个生日蛋糕,没想到我把她的生日都忘了,她生我的气所以就是不肯告诉我要钱做什么……”

    说到这儿,周洁苦涩的笑了笑:“我可以花五十块钱给自己买一份雪花酪,却不能在妹妹生日的时候给她买一块生日蛋糕,我只记得用一份雪花酪犒劳自己却忘了她的生日,还在她生日的时候打了她。我说这些就是想告诉你,其实我自私透了,不值得你对我那么好。”

    ps:明天上架,爆发十章。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