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枕边虐深难承宠 50 被下了chun药

    顾玲珑鼓足最后的勇气,即将开口,电话那头伍琴琴娇滴滴的声音插了进来:“凌云,快点嘛。”

    “没事,没事。”顾玲珑心下微凉,到口的话改变了方向,被默默咽到肚子里。他是有未婚妻的,就算没有,他们也不是一条道路上的人,这件事,说出口,除了徒增伤感,又有什么作用呢?

    “没事就算了。”沈凌云挂掉了电话。

    真傻,她干嘛要去问他?就算是两个人之间有了孩子,也不是她想要的,更不是他想要的不是吗?他在的一切,都只是惩罚,孩子只是他无心的附属品,他有未婚妻在怀,她连卑微得小三都不是,她凭什么可以去征求他的意见?

    就凭他给的片刻柔情么?顾玲珑苦笑了一下。

    “顾,保胎针你是打还是不打?”医生望着愣怔了半晌的顾玲珑,再次问。

    沈凌云挂掉电话,对伍琴琴说:“走吧。”

    两个人一起走进了沈老太太的房间。

    沈老太太精神好了很多,略略说了几句,就让伍琴琴出去了。

    沈老太太满是皱纹的双眼看着沈凌云:“云儿,人是不是就是这样,老而不死是为贼?”

    “奶奶,您这是说哪里的话。”

    “那我的话,你是可以随时当着耳边风了?”沈老太太叹了口气,“你大了,手段多了,人厉害了,答应过奶奶的话,也不想作数了么?”

    沈凌云心下微凛,“奶奶您想太多了,您还是安心养身体要紧。”

    沈老太太皱巴巴的眉眼一挑,颇有几分威严气势:“顾玲珑喝的汤里有避孕药,一直都是你给的?”

    沈凌云知道什么都瞒不过奶奶,点头道:“是。我虽然恨她,但是让她留下一个孩子再离开,未免也太过欺负她了。”

    “当年你亲口答应我的话,是想等到我作古了,才能实现是不是?”沈老太太动怒。

    沈凌云微一沉吟,“不是。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我闭眼之前,你必须要做好这个事情。”沈老太太转为和蔼,“我这也是为了你好。”

    “找人代孕,我不想仕玲珑。”

    沈老太太微眯的双眼睁得极大,连皱纹都被撑平顺了,“我说过,我亲自选人!”她说完,疲惫得不想再讨论,挥了挥手,让沈凌云离开。

    沈凌云伸出两指,使劲地在双眼之间,将眉间捏得发白,才放下手来,给君亦念打了电话。

    “靠,有没人性!亏我把你当多年的好兄弟,你居然被一个女人说服,来找我要原稿?靠靠靠靠靠!”君亦念看到沈凌云牵着顾玲珑的手站在自己面前,暴躁得头发根根竖立,“你这个女人,小爷还真是小看你了,你居然能说服这个冰山帮你,我认输我认输。”

    顾玲珑被沈凌云握着的手汗涔涔的,“我只是想看看原稿是不是林浩川寄给我的那份。”

    “要是他的手稿,那我还不得给林浩川赔礼道歉?靠,我这赔本买卖做得。”君亦念一个头两个大,当初收到这份手稿的时候,他直觉就是林浩川的手笔,但是急于培养一个漫画家打败林浩川,战胜了他忐忑的心理,他果断把这份手稿出了。

    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被找上门来了。还是被沈凌云这个带着的女人。

    他演双簧似的一个人说了大半天又纠结了大半天,顾玲珑看着他揪着眉毛的样子,想着报纸上对他的评价俊美钻石王老五,禁不住露出一个浅笑。

    君亦念又想了想,对沈凌云说:“老实说吧,这个手稿确实是别人寄给我的,没有署名也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我出了是我不对,而且这个只有上半本,没有下半本,我找了人按照这个风格来做下半本,弄出的尽是些牛头不对马嘴的东西。不然我也不会答应给原稿给你们看了。”

    “你想表达什么?”沈凌云淡然望着他。

    君亦念抓狂,“要是真的是林浩川的手稿,我不对此负责。”

    顾玲珑急了:“可是要真的是他的,你们这样做,给他造成了很大的损失和困扰,是侵权的行为。”

    “你还想看不想看了?”君亦念递出稿子的手往里一缩。

    顾玲珑大为焦急,沈凌云安抚地捏了捏她的指头,对君亦念说:“拿来。”

    虽然是朋友,君亦念在他面前,还是习惯性地听话,将手稿递了过来,“我先申明啊,谁要来找我打官司,我不奉陪,我会否认每一句今晚在这个房间里说过的话。”

    “话多。”沈凌云将手稿夺过来,拿给顾玲珑。

    顾玲珑只是草草翻了翻,就说:“是,是林浩川寄给我的那份手稿。”

    “证据。”沈凌云淡漠相问。

    君亦念也跟着起哄,“不要说上面有你的香水味哦。”

    顾玲珑一下子红了脸,声音低如蚊蚋,“我拿到这个稿子的时候,看得入迷,随手在上面画了些东西。画得很浅,不特别说的话,一般人看不到。”

    “哦?有这回事?”君亦念大感有趣,“快给我看看。”

    顾玲珑从沈凌云手里抽出自己的手,走近君亦念,翻开指着给他看了看,君亦念一见,刚要大肆声张,顾玲珑小声恳求,“拜托你不要说。”

    “算了算了,没意思。”君亦念摆手说道。

    沈凌云不是爱八卦的人,也没有兴趣看她画的东西,沉声说:“既然确实是林浩川的手稿,你们私下商讨解决一下吧。顾玲珑以后不要再参合进来了。”

    顾玲珑只得点点头。明明是林浩川的手稿被盗用了,也只能私下解决,她不再参与这件事的任何关节,这个是沈凌云答应她来找原稿看的条件。

    沈凌云算是帮她,但是也不能置朋友而不顾。

    “我让秘书打给林浩川。”君亦念对上顾玲珑不服气的目光,举手道。

    “你去楼下咖啡厅等我一会儿,我还有点事。”沈凌云放开顾玲珑的手。

    顾玲珑本来没有期望他还会陪自己离开,看了他一眼,见他神色平静,点了点头,往楼下走去。

    “话说,沈凌云,你真的是被这个黄毛丫头下了迷魂汤了,连东南西北都找不着了?”君亦念不怕死地挑战沈凌云的定力。

    沈凌云坐下来,轻轻敲击着桌面,“我会彻底放她离开的。”

    “切,你上次也这么说。”

    沈凌云微眯了眼眸,“这次不是。”

    “我是第一次见你这么优柔寡断出尔反尔,要不是你这个千年冰山脸一如既往,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我那个朋友沈凌云了。”君亦念继续感叹。

    沈凌云喝光最后一口咖啡,大步走出君氏总裁办公室,按下了手中的电话,“林浩川稍后会从君氏大楼出来,不管用什么方法,让他和顾玲珑在一起。记住,要拍照片,越私密越好。”

    这样,也许对谁都好。

    这样,他就可以顺利彻底完全地放手了。不恨,也不爱。

    芊芊该死心了,林浩川不喜欢她,也注定不会是她适合的人。

    奶奶也该死心了,一个上过别人床的女人,怎么能够再被选择上为沈家生孩子?

    顾玲珑呢?她还小,小女孩心性,过两天就该爱上那个画漫画的清秀少年了。新生活开始,她丧父的悲痛,对她的打击也可以来得轻一点。

    安排完,沈凌云下楼,坐进了下属开来的车中。沈括和沈熙沉稳坐在车里。他上车,没有急于就赚不远处的咖啡馆内,顾玲珑抱着一杯牛奶,小口小口地喝着,她神态怡然,只是偶尔,不小心就露出一点点愁色。

    那个年纪的女孩子,不应该和不相干的事情扯上关系。今夜过后,她就该和林浩川一起,过真正无忧无虑的生活了吧?

    一个服务生端着果汁走过去,顾玲珑明显有疑惑,但是随着服务生的解释,她愉快地接受了。

    沈凌云知道那杯果汁里下了高浓度的chun药。果然,她还是简单单纯得什么都信,他想也不用想,根本不需要什么高招,说这是店庆送的,她喜笑颜开就会接受。

    这样的孩子,真是让人没办法。可是以后,该心的事情就不属于他了。

    顾玲珑小口小口喝完果汁,左等右等沈凌云都没有下来。她觉得全身燥热,想站出来吹吹风,走到街口,凉风一吹,全身更是热得难受。

    她挥着手给自己扇风,一点都没有擦觉到异样的状况。

    “走吧。”沈凌云下令。

    加长版宾利缓缓滑了出去,加快了速度。

    沈凌云在后排看到后视镜中,顾玲珑的身影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他闭上了双眼。

    “咦?有两个流浪汉正在接近顾玲珑。”沈熙惊讶出声。

    沈括显得沉稳得多:“没关系,林浩川马上要下来了。嗯,只隔了一个街口,林浩川马上到了。”

    沈凌云连睫毛都没有闪动一下。

    “糟糕,林浩川被书迷围堵住了。他……不知道顾玲珑在前面,走了另一个路口,噢,还好,他又回来了。”

    两个人原本放低的议论声渐渐变大,沈凌云抬了一下眼皮,“记得拍照。”

    顾玲珑全身燥热,蓦然间觉得好热,就像置身于火炉之上,闷热好似有形之物,一波波的窜过四肢,脊椎,大脑。她恨不能脱掉所有的衣服,才能稍微清凉一点。

    不仅是热,还有莫名又陌生的难受。顾玲珑将下意识将衣裙扯开,露出燥热的肌肤,想多接触一点空气中的微凉。

    “好热……唔……”她低低感叹,渐渐变成无声的呜咽。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