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正文 第1418章

    竟然是何叶!

    所有人都没有料到,这个时候出来的,竟然是何叶!

    上官孤岚的眉头一挑,“你还是跟你父亲站到了一起!”

    何叶没有理会,身后跟着十几人!

    “这跟你没有关系!这是我们何家跟凌枫之间的恩怨!轮不到你上官家指手画脚!”

    “骸我负责这艘船的安保,你说这件事情跟我有没有关系?”上官孤岚看着她。

    “是吗?你的安保总指挥如果是由我任命的呢?”何叶微微的一笑。“就凭你们盟,如果竞争得过我的七星杀?忘了告诉你,这次主办方的最高负责人正是我!你这个安保总指挥,是我任命的!”

    听到了这些话,上官孤岚的脸色铁青!

    “想要谋害主办方,就凭这一点,你已经被免职了!”何叶很是不客气的说道。

    凌枫并没有掺和进去她们的口舌之争,而是紧紧地盯着老何,生怕他逃住

    何叶走到了凌枫的面前,深情的看着凌枫,“凌枫,现在我向你下跪!求你放过我父亲一条生路!他年纪已经大了!上一代的仇恨,就这样过去吧!”

    “我不同意!”凌枫没有理会跪在他面前的何叶。“在原则问题上,没有人可以让我凌枫退步!即使是你,那也不行!”

    “说的好!我也不同意!”这个时候,武曲跟吕生寒两个人也走了进来。他们的身后,明显的还跟着紫月。

    他们这两个老出现在这里,凌枫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讶!只是看到紫月跟着,他才稍微的惊讶!

    “你们”

    吕生寒没有理会凌枫,而是看着老何,“这么多年来,我跟我女儿紫月竟然互相的不知道对方的存在!这是你在中间搞的鬼吧?就凭这一点,你该死!”

    “女儿,紫月竟然是吕生寒的女儿!”凌枫微微惊讶。

    看到了众叛亲离,老何并没有表现出来过多的反应,而是微微一笑,“那我是不是应该给你们道喜?”

    “我母亲的死是不是跟你有关系!”紫月性格冲动的直接上来。

    “没错!”现如今,老何已经没有丝毫的必要不说实话了,“江湖既然进来了,那想要出去就没有那么的容易了!她竟然想要脱身离开江湖!那我就只能让她永远的留在江湖了!她是我杀的!”

    “看你如此的自信!你觉得现在的你,难道还有丝毫的机会吗?”凌枫有点不解。

    “当然有!我从来的都会为自己留着机会!”老何猛然的将桌上的杯子摔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大门被撞开了!

    一群陌生的人马冲了进来,全副武装!

    但是领头的人,凌枫竟然一点的都不陌生!张海,龙储!

    “我真没有想到会是你!”凌枫很是失望的看着张海。“我甚至都放弃了镇江,故意的给机会!但是你为什么不知道珍惜?”

    “因为我,并不比你差!我要证明这一点!小时候你是我的跟屁虫,凭什么现在你比我强?”张海面色狰狞的用指着自己最好的兄弟。

    “张海,杀了他!回去之后,我让你做滨海的老大!”老何淡淡的说道。

    “原来这就是你的底牌!”凌枫扶起了还跪在那里的何叶,看着这个顽固不化的老何。“你知道我凌枫最不忍心的就是对张海下手!最不忍心拒绝的就是何叶!全被你利用了!”

    “哈哈哈!”老何大笑。“张海这张底牌,那就是你不可能想象到的底牌!”

    “如果现在交手,我们这些人,未必的会输!”凌枫不以为然的说道。

    “我知道!”老何点了点头。转过眉头看着张海,“一旦打起来,先杀了这些女人!”

    阴毒,果然的够阴毒!这些女人那都是凌枫的罩门!

    “如果她们死了,我会报仇!你还是走不了!”凌枫面不改色。

    “但是我愿意赌一把!”老何一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样子。

    “你赢了!”凌枫点了点头。

    “武曲的那把钥匙应该在你手中吧,交出来吧!”老何一副胜券在握。四把钥匙,就剩下最后一把。他们就成功了。宝藏是他们的。四大家族也将不复存在。

    凌枫拿出了第四把钥匙放在桌子上,“我投降了!你赢了!一切都是你的了!可以让我们离开了吧!”

    “你为什么认为我会讲诚信呢?”老何很是阴毒的看着他。

    “你。”凌枫气得说不出来。“非要逼得鱼死网破吗?”

    “鱼可以死!但是网不会破!”

    “张海,还愣着干什么?动手!”

    “那就怪不得我了!”凌枫很是抓狂的挠了挠头。

    一声响!

    到底的是谁打响了这第一?

    不是张海,而是龙储!

    张海艰难的转过身,不可思议的看着龙储,倒在了地上!

    “张海已经死了,现在所有人,都听我的号令!”龙储目光阴冷。一个堂堂的市委书记的公子,混迹江湖。

    那些龙储的心腹,在龙储拔之后。也是迅速的拔出了。

    那些听命于张海的人,看到张海已死,不投降的话自己也是死。吓得纷纷的投降!

    老何的底牌,竟然这样的被没有了!

    看到了这一幕,老何缓缓的站了起来,刚才不可一世的眼神中,有了一丝的落寞!

    瑟瑟发抖!

    “没想到我还是输了!没想到,真没想到啊!”

    凌枫冷冷的看着他,“从一开始你注定的就是输了!”

    “是吗?”老何慢吞吞的拔出了,顶在了何叶的脑袋上、

    他的动作太慢了,所以根本的没有人在意。要是早知道他这一出的话,他根本的没有拔出的机会!

    “你……”凌枫满眼的怒火。“混蛋,这可是你的亲生女儿!虎毒不食子!”

    老何面色狰狞的大笑,“我只是想要证明我没有输而已!”

    “我这一辈子,就为了这一个目的奋斗!女儿,那也是可以抛弃的!”

    禽兽一般的父亲!

    听到了自己不惜下跪维护的父亲,竟然这样。何叶的眼泪也扑簌了下来!

    “凌枫,我们现在赌一把!我能放弃何叶,你敢吗?”老何竟然那自己的女儿威胁凌枫。“如果你敢,我一打爆她的头!接下来,我承认我真的输了!要杀要剐随你便!”

    “你赢了!”凌枫根本的没有任何的纠缠的意思。现在的老何,已经彻底的疯了。他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只可惜啊!我想要凑齐这钥匙!本以为这么重大的事情,这枚钥匙会出现,没想到,依旧的石沉大海!”老何唏嘘的说道。“我想尽各种办法,将钥匙送给你,引导你去找齐这五枚钥匙!但是你最终还是让我失望了!你的能力不行啊!”

    “对!”凌枫点点头。

    “能力不行那是不是应该接受惩罚呢?”老何狞笑的看着他。手中的用力的顶在了何叶的脑袋上。“打爆她的脑袋,惩罚你的无能怎么样?”

    “别!”凌枫拿出了最后的一把钥匙放在了桌子上。“都齐全了!你们不知道的那一枚。是我从东北高老大的手中得到的!”

    看到了桌上的五枚钥匙,老何很是激动,“成功了,终于的成功了!哈哈,我终于的可以梦想实现了!”

    就在他枯槁的手准备去抓钥匙的时候,突然,一直缩在背后没有说话的邢蓝,暴起,直接的抢走了五枚钥匙跟那张地图!速度极快的冲了出去!

    “我的东西!”老何激动的就要追。

    又是一声响。

    老何倒在了地上!上官孤岚冰冷的眸子凝视着这个倒在地上的尸体,“该死!”

    看到自己的父亲死了,何叶还没有哭出声来,就晕阙了过去!

    为了这种禽兽父亲伤心,值得吗?

    “一切都结束了!”吕生寒唏嘘的看着地上已经逐渐的断绝了生机的老何。“到头来,一切都是虚妄!”

    “还没有结束!拦住邢蓝!”武曲眉头紧皱。

    一群人,跑到了甲板上。

    “邢蓝,你已经跑不了了!”武曲冷声的说道。

    “是吗?”邢蓝大笑。“看清楚了,我父亲带着人已经赶过来了!这艘航母,将会成为活靶子!”

    “我死了,你们全部的都得陪葬!”邢蓝狞笑。

    看着海面上,那依稀可见的舰队,正在朝着这边敢来!所有人的眉头紧锁,丝毫没有怀疑邢蓝的话!

    “命令下去,改变航向,朝我们岛国的海域驶去!”刚才忙着去控制作室的山田裕子赶了过来,看到了这一幕。没有丝毫犹豫的下达了命令。

    “山口组的所有人听令!分成两艘护卫舰,不惜一切代价的牵制住他们!”好有魄力的山口组老大啊!

    所谓的护卫舰,那也就是当初接客人上船的游艇而已!

    “黑手党的人一同前去!”妙彤也是当机立断!

    “徒劳的挣扎而已!”邢蓝看着他们。“那些都是从M国借过来的军舰!你们挡得住吗?”

    山田裕子的脸色严肃,“我不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挡住!”

    “不用了!”这才赶出来的凌枫,连忙的制止。“邢蓝,我可以放你离开!希望你可以让舰队撤退!”

    “真的?”邢蓝不敢相信的看着凌枫。

    不是凌枫愿意放他赚而实在的是知道,他们根本的抵挡不住!

    “当真!”凌枫说道、“不过我只能给你一艘救生伐!如果你食言的话,那到时候我还是有办法让你喂鱼!”

    邢蓝没有丝毫的犹豫答应了!凌枫当然的得防着他食言!给他救生筏,那人工划的速度太慢!发现不对劲,可以击杀!

    看着凌枫就这么的放走了邢蓝!武曲都气疯了!“凌枫,你这等于是将宝藏拱手的送给了他!”

    “谁说的?”凌枫诡异的一笑。“这个白痴,他都没有见过那个钥匙是什么样的!那几把钥匙是我在知道了钥匙的重要性之后配的几把!准备出去忽悠那些白痴赚点钱花的!他要是仔细看,就会发现,这他手中的几把钥匙都一样的!”

    “可是地图还在他手里啊!”武曲不甘心。

    “地图难道就不可以拍一份吗?手机相机这么强大的功能你不知道?”凌枫很是诧异的看着武曲。

    噗嗤!武曲都要吐血了!这他妈的也可以啊!

    “让所有的无关人等全部的上游艇,那玩意速度快!”凌枫再次的凝视着海面。

    “怎么?你觉的邢蓝要食言!”武曲吓得一跳。

    “不,邢蓝要死!”凌枫摇了。他在给邢蓝救生筏的时候,就已经做了手脚。

    很快,他们看到海面的救生筏慢慢的下沉了,海面上就剩下一个黑点在那里挣扎,挣扎了几分钟,终于的没有动静了!

    凌枫是不会让他安全的离开的!

    “一起撤吧!这艘航母已经没有价值了!还有几架私人飞机,凌枫,你赶紧的带着扬扬他们先撤!”武曲当机立断。

    “撤哪?我们已经回不去了!”凌枫摇了。

    这下子武曲一愣,看着凌枫,“你都知道了?”

    凌枫看着天空,抽着烟,长叹一声,“我对水浒传比较有研究!梁山被招安,用梁山打其他势力。不管输赢,赢得都是那群上位铡梁山好汉损失惨重的赢了,到最后恐怕也是一杯毒酒吧?我现在回去,为我准备的毒酒早就严阵以待了!”

    “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武曲很是抱歉的说道。

    “这不是你能够决定的事情!你为他们卖命了这么多年,你又得到了什么?”凌枫反问。“现在不多说了!那些军舰已经加速朝我们这边过来了!”

    “能撤的全部都撤住”凌枫很是坚决。

    顿时,船上赶紧的安排那些人手登上游艇!

    可是,两艘小游艇而已,那里能够载得下那么多人!

    但是那些富豪们,都争抢着想要上去!

    一下子,混乱了起来!

    “泰坦尼克号情景再现了!”凌枫微微一笑。“那我就来客串一下船长吧!”

    “女人.先上!”本来凌枫想要说女人孩子先上的。可是这种地方,谁他妈的带着孩子来啊!

    那些富豪们都在争抢着撒钱,买一个位置!

    “去,一千万一个名额!”凌枫再次的下达了命令。

    “真的?”泥鳅吓了一跳。

    “当然是假的!收完钱,请他们去吃顿饭先!”凌枫猥琐的一笑。

    十几分钟之后,两艘游艇终于的开走了!还剩下的,要么是跟着凌枫一起的人,要么的就是那些花了一千万的!被扣在那里,桌上摆了一桌子的面包。正在那里啃面包。凌枫说了,只要面包吃完了,就可以走了!所以都卖力的很啊!

    半个小时之后,那些军舰已经合拢了过来,距离凌枫他们的航母已经不到十海里了!

    “射程之内了!”凌枫淡淡的说道。“我们可能都会死在这里!”

    出奇的,没有人被死亡的逼近,而感到恐惧!即使是那几个女人,也都是坚定的站在凌枫的身后!

    “要不我们跳海吧?”凌枫突发奇想。“这个被炮弹打中,那毁容还死无全尸!”

    这个时候,凌枫成了肉丝!身后的那些女人,成为了杰克!

    “youjump,ijump!(你跳,我也跳)”异口同声啊!吓得凌枫一跳。

    “还是算了吧!万一遇到鲨鱼,那更凄惨!”凌枫全身哆嗦的说道。

    “反正都已经这样了!那就临死前潇洒一把吧!船上有不少典藏的名酒,我们给他喝了!黄泉路上我们不开车,不用担心酒驾!”凌枫到这个时候,依旧的乐观!

    一群将死之人,风风火火的进去扫荡那些典藏的好酒了!

    还在大厅里面,公然的开始赌钱了!之前太在乎输钱,不怎么敢放开性子的赌钱!现在,他娘的没有顾忌了!

    在面对死亡出来的,那才是真性情,真兄弟!真爱!

    除了何叶依旧还在昏迷,凌枫不愿意让她醒来去面对死亡!倒不如就让她睡着,这样不用恐惧!

    端木香因为自己父亲的死,也乘坐飞机离开了!

    其他的人,都围坐在那里,糟蹋好酒!

    土龙,赵顶天,孙阳,宋佳,芸珑,妙彤。武曲,吕生寒,扬扬,紫月,薇含,山田裕子。坐着轮椅的袁媛!

    其他的一些人,一人手中拿着一瓶酒,围在那里,哄闹的赌钱!

    好像这一刻,死亡跟他们没有一点的关系!

    “我们宿舍的兄弟就差祝昊那小子了!这么重要的聚会,他竟然不在!”孙阳脸涨得通红,很是惋惜。

    “这小子怕老婆,估计现在在家里跪搓衣板呢!我们就自己乐吧!”赵顶天也是很是豪气的说道。

    突然,听到了外面一声轰鸣的炮响,整个航母都感到了震感!

    来了吗?

    可以上路了吗?

    接二连三的炮响,震耳欲聋,桌上的酒杯中的红酒,都震得荡起涟漪!

    好一会,这时候,凌枫才感觉到不对劲!

    “这应该是在交战!”凌枫第一个冲了出去!

    等一群人跟着凌枫冲到了甲板上的时候,看到甲板上,站着一个女孩,手里拿着一个手机!

    对着手机咆哮,“如果你不赶紧的收手,我就跳下去!”

    这个女孩,正是艾琳达!

    而海面上,除了那些军舰,也多了很多的船!

    “这些船是干什么的?”一群人看不明白了。

    “这些都是渔船!”凌枫自然的熟悉。他可是干这个起家的!

    那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呢?

    没有人懂!

    “艾琳达!”凌枫情急的大喊了一声。

    “别过来!”这个时候,艾琳达已经站上了栏杆。看来,她是真的打算跳下去了。

    这个时候,军舰看到了这一幕,才终于的收手,停止了跟这些渔船交火!

    看到了那些渔船用土炮,用支对抗现代化的军舰。还真是把凌枫吓得不轻!

    军舰慢慢的后退,一辆直升飞机从军舰上飞了起来!盘旋在海面上空!

    等到军舰撤出了五十海里之外,这家直升机才朝着这边飞了过来!

    在艾琳达的面前放下了绳梯!

    西方女孩艾琳达转过头,泪眼婆娑的看着凌枫,“凌枫,我父亲他们已经撤了!这个距离,在你们到达岛国海域之前,他们追不上了!”

    凌枫没有说话,他已经隐隐的明白!这一切,都是艾琳达以死相逼为他争取来的!

    “你不用谢我!我跟我父亲的约定就是他撤兵,我回去嫁给那位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任总统的议员!”说到这里,艾琳达泪如雨下。

    “我可能会成为下一任的M国第一夫人!你会为我感到高兴吗?”

    凌枫的喉咙蠕动了几下,却怎么的都说不出话来!这个女孩为他付出但大了!哪够成为下任总统的,那年龄不用说凌枫都可以猜到!

    “今天,我这个西方女孩要向你们东方的女孩证明。我们也可以爱的轰轰烈烈!我也可以为你付出我的全部!”说完。艾琳达没有抓住绳梯。而是纵深跳进了海里。

    看到了这一幕,凌枫的心一下子碎了!疯狂的跑到了栏杆爆但是看不到任何的一点动静!

    “救人,快救人啊!”凌枫发疯一般的大喊。

    人终究的没有救上来,这样跳下去,那立马的被漩涡给卷进了航母的底下,几乎没有任何的生还的可能性!

    飞机上,看到了这一幕,便立马的反回了!

    这个时候,那些渔船慢慢的朝着凌枫他们这边靠拢了过来!

    意气风发的祝昊,甩了甩他的秀发,“我帅吗?这么好的局,竟然没提前知会我!真没把我当兄弟!”

    可是这个时候,却没有人理会他!

    艾琳达,为了救凌枫,选择了牺牲自己!但是她爱太干净,宁愿选择跳海,也不愿意嫁给那位议员!

    凌枫跪在地上,满脸的懊恼!如果他接受艾琳达,或许艾琳达就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证明自己的爱情!但是他没有接受,这才促成了艾琳达跌海!

    这一切,他才是真凶!

    “我到底的还要伤害多少人?”凌枫跪在地上,仰起头,看着天空。满脸的泪水。懊恼的捶打着自己的胸口。

    一个月之后。

    秘鲁海,一首豪华的游艇上!

    “凌枫,我们现在去哪?”站在甲板上眺望海面的何叶挽着凌枫的手臂,偎依在他的肩头。

    “我也不知道!环游世界吧!”凌枫的兴致很是低沉。这一个月来,他的眉头就没有舒展过。

    “去把她们都找回来吧!”过了许久,何叶这才抬起头,看着凌枫。

    一个月前,在危机化解之后。那些人,再次的离开了!山田裕子回到了岛国,继续她的山口组。

    扬扬陪着武曲,紫月陪着吕生寒。去了尼泊尔。享受那里世外桃源的生活。

    薇含则再次陪着袁媛去德国治疗!

    “我只是一个人,我辜负不起,伤害不起!”凌枫想起了艾琳达,再次的满脸的懊恼。

    “我已经通知她们了!”何叶表情平淡!。

    华夏滨海。谷雪急忙的拦了一辆的士!

    “去哪?”司机问道。

    “秘鲁!”

    “啊?”司机吓得都把方向盘拎起来了。

    “机场!”

    岛国山口组。

    山田裕子正在开会,突然的接到了一条短信。顿时不苟言笑的山田裕子在自己的一众手前笑得跟个天真的小姑娘,直接的跑了出去!

    “给我定最早的航班去秘鲁!”

    尼泊尔。

    武曲跟吕生寒气恼的骂着自己的女儿,有了男人忘了爹!将她们送上了去秘鲁的航班!……

    “下一站我们去德国吧!刚才跟薇含通了电话,媛媛姐的恢复很好,现在已经能说话了,手脚也开始有反应了!说不定我们去的时候,就可以看见她站起来了!”……

    芸珑成为了利刃最年轻漂亮的魔鬼教官!

    妙彤也跟奥地利的帅气的混血王子相亲成功!……

    “那在下一站呢?”站在甲板上的凌枫搂着何叶。

    “去端木家”

    而此时,端木家,端木香已经成为了端木家的家主。坐在父亲曾经的办公桌前,手机上显示的是何叶发给她的信心!

    电脑上,卫星地图上,显示着秘鲁海上的一个移动的红点!

    “我该去找他吗?”这个问题。她已经问了自己无数遍。

    跟她有着相同疑问的,那就是这红点上的凌枫……

    三年之后,天海最大靛育馆。国内在继扬扬之后,最具人气的歌手“微微”在这里举办了盛大空前的演唱会!

    那独特可爱的声音,那曼妙动人的身姿,那祸水一般的容颜!华夏的“国*民美女”

    她的私生活,自然是所有人关注的焦点!所有人都在好奇,到底什么样的男人,才配得上这样让人心动的美女!

    在演唱会到高*潮之际!微微涨红着脸,对着麦克风喊道:“你们不是想知道我有没有理想中的男朋友吗?”

    “今天,我就告诉你们!我喜欢一个男人四年了!他的名字叫凌枫!演唱会结束,我就会去找他!不管天涯海角,不管他现在是一个丈夫还是一个父亲!”

    凌枫!

    凌枫!

    凌枫!

    (大结局)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