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在玄灵啼 第0050章 赤龙太子,下春药!

    是夜,姣姣月眉愉悦轻颤,红妆已成。

    星幻琉璃斑驳一空之粉紫,挥斥方遒潦草幢幢楼影灯火;欢琴悦鼓奏击出那小桥流水,轻重缓急;觥筹交错间杯盏击脆清越吟;众宾欢颜,来往喧于金碧厅堂之中;歌女魅骨,则音色百转断肠而妖娆;舞女巧笑,袭袭柔纱遮不住玉体生香;歌舞生平,珍馐仙酿设一场三夜宴肴!

    此,即为伶舟家之三夜宴曲。

    家族大比之所以存在的原因,就是为了激励且检测伶舟子弟的修炼情况,而大请宾客来观会,则是示威,示伶舟家昌盛之威。

    可是,就为了看你示威,大幻帝国的名流权贵就会接踵而至?当然不会,其实,他们真正的目的,只是为了如今进行正酣事,三夜宴曲。

    三夜宴曲,顾名思义,在三个夜晚所进行宴会之事,而这宴会,说白了,就是一场小型的拍卖会。

    在一场拍卖会上,你可以得到些什么呢?

    说句实话,世事难料,意想不到。

    而如果是伶舟这种玄幻一流家族所办之拍卖会呢?

    不是夸大,一应俱全,应有尽有。

    昨日晚的宴会充其量只算是场庆功宴,而真正的三夜宴曲,从今晚,自现在,才算是真正的开始!

    此时此刻,伶舟族府正西偏北,雕栏玉砌,摘星宴客楼。

    “二百块下品幻晶第三次!如此,那么,这一转升龙灵液,就归韩城主所有了。”笑意旷远轻悠扬,似淡雅茉莉初绽放,墨染着袭雍容妥体狄红霓裳,长裙至脚,莫名荡漾!

    没错,墨染,就是这第一夜拍卖会的主持人!

    “染儿,你该去休息了,接下来换我!”莺莺燕语婉转入微,凝结成条细丝,悄然攀入墨染的耳眼,听得伶舟璇的声音,她不禁在心底长舒了口气,这两个时辰的拍卖主持,终于是要完了啊……

    心里这般,面上则笑意愈盛,牡丹七千俱放!

    “至此,拍卖会上半场已然结束,,有请我伶舟家第一天才娇女伶舟璇,来为各位宾客引荐!”

    “呼……真是要死了要死了……”只是眼光一晃,墨染已然漫步于条星廊小道之上,自从两日前从命古小镇出发至今,她真的就未曾歇息过,倒不是说她全身酸痛还是怎的,就是单纯的需要静一静了。

    就这么嗳嗳的嘀咕着,墨染已然行至了自家阁门前,玉手自然而然到出,魂气即刻顺延着蔓溯,门,一声吱呀响,轻启。

    摸索着黑暗,墨染掩闭了门,素白指端朝向那空中虚妄处微微一探,水蓝光芒曼妙生,耀得一室清爽温婉。

    “咦?”一声惊疑,却如百灵枝头清啼,略清人心。

    墨染探手向床头抓去,没甚大的阻碍,入手的,是铅铁般的沉重,也是暖春的沁馨。

    “这是……”疑惑不解独上心头绝巅,墨染没有募然的开启它,只是葱根玉指轻抹其上,描画着,感受着,却依旧毫无头绪。

    突兀的,一阵细微到极致的唏簌音色猛地轰响于墨染耳畔,发尽冲冠,气冲斗牛,她凛然一声娇喝出口!

    “谁?”

    四下房壁皆是寂静,一片暗流汹涌的安宁。

    忽然,墨染动了,指风千百横,频点凌厉;森冷水汽割,寸发尽裂!

    风声眼波起又落,就这三秒瞬停。

    一男子,映入墨染眼帘。

    霸控龙气盈有余,英姿挺拔气轩昂。

    体魄欣长姿天俊,阳神千入皆锋芒。

    男子犹如潜龙在渊,霸烈阳刚。

    墨染一愣,又是细细思索,旋即释然,“你是那正中二座的少爷罢,此厢可是迷路了?若如此,墨染自当为你带路才是。”

    闻言,男子星眸灿烂,微笑豪迈昂扬,俊逸迷人无匹,一时间流彩熠熠,直教墨染正视不得。

    “你倒是很会说话,若是正常女子,早应大喊流氓才对吧,带路?姑娘,你这台阶倒是给我下的巧。”

    “哦?少爷既然都知晓我伶舟墨染不是什么正常女子,不顺着我胆阶下,反而还说这种话,又作何用?”墨染语笑嫣然,绰约回击,暗地里则又是两枚纹符悄然滑入掌心,提前留好底牌,这是她永远都无法改变的习惯。

    “哈哈哈……姑娘果然合我胃口,如此,我若要将姑娘抢回去做夫人,又如何?”话音未落,男子已然如幽烟及深,掠至墨染身前,一双修阔大手极不老实的环上墨染纤细的腰身,嘴唇贴上那琼花般光滑白皙的肌肤游走止耳侧,气息喷洒。

    勉强压下源自于内心深处不断翻滚着的憎恶波涛,墨染嘴酱起丝无与伦比的魅惑邪笑!

    “那么……我只有……阉了你啊……”语罢玉手巧妙斜推,连带着先前那奇怪的小匣子,墨染将男子狠狠的搡出!

    “砰!”

    一声闷响,争抢着,在男子发语之前,炸裂回荡!

    粉罗漫天柔若萃,一片馥郁至实的彩粉,媚着酥软人经脉骨骼叼香,以那男子为原点,狠狠爆发,瞬间将整座小阁都席卷而入!

    “?”墨染失声,旋即立刻闭气屏息,可惜终究是迟了几分,沁甜入体。

    “啊啊啊!你这胆大包天的女人!居然敢给我下药?”一声痛苦压抑的嚎叫霎时间传出,别忘了,那是以男子为原点爆炸的,他,自然而然的吸入最多!

    “砰!”

    香绮满屋,又是杂然闷响,待到烟嚣平息,就是发觉,墨染竟已被那双眼血红的男子压在身下,香肩半裸玉露,极致的勾引暧昧!

    “既然……火是由你挑起来的,也就……由你来消吧!”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