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大结局(7)

    昨夜颜朔风告诉苧萝的那场真相,苧萝还是没有去看拓跋胤寒,只是陪着玉姝和君诺待在他们的小院子里哪里也不去。

    “娘亲,那个人好可怜。”

    “谁好可怜?”

    “就是被娘亲救得那个人呀,他流了好多血。”玉姝可怜兮兮的看着她的娘亲,她就是想看看娘亲的反应,二舅舅告诉她,那个人是她的爹爹,而且爹爹对她和哥哥可好可好了,谁都没有她的爹爹长的好看,爹爹告诉她,娘亲生爹爹的气,不理爹爹,要玉姝让娘亲不生爹爹的气,这样爹爹和娘亲就可以在一起了,当然这些话都是君诺哥哥教她的。

    “娘亲,听外公和外婆说,他肯定活不过明天了。”君诺很聪明,他知道娘亲还没有原谅爹爹,所以不敢唤那个人叫爹爹,可是他对爹爹充满了敬佩,将来他也要成为爹爹那样的人,现在得先让爹爹和娘亲和好,他知道娘亲是最相信外公外婆的话,心也很软,所以故意说给他娘亲听。

    苧萝心里也着急,只是不该如何去面对,她坐在这里像是无动于衷,可是心里像是热锅里的蚂蚁一般。

    “嫂嫂,我给你带两人来了。”

    “。”

    “。”

    “春梅、小欢。”

    “原来还活着,我们以为、以为”

    “别哭,我这不是还好好的。”

    春梅和小欢看到一旁粉雕玉琢的两个小时,异口同声地说:“这是小主子?”

    “君诺、玉姝快叫小姨。”

    “小姨。”

    “真的是小主子,这下皇上可高兴了,只是这几年来皇上过得如同行尸走肉,若是没有活着这个念想支撑着,想必也”

    她们将四年来跟着拓跋胤寒看见的事都说给了苧萝听,她们原本是恨拓跋胤寒害死苧萝的,看着四年来饱受生死相思折磨的拓跋胤寒,知道了真相的她们,觉得拓跋胤寒真的太苦了,那样的男子本该意气风发,可却那般失魂落魄度过了四年,整整四年,为了天下百姓一直苦苦撑着。

    每每听到她们说拓跋胤寒四年来,一千四百多个夜夜都没有放弃寻找,孤独一人在深夜里站在屋外,她就忍不住哭泣,他原本就是一个孤独寂寞的人,这四年来因为她而更孤独,他虽是男子,她还是一直都高估了他,一直的坚韧。

    她泣不成声的冲出去,直奔拓跋胤寒的房间,她一直都在关心他,只是不愿表露出来,她放不下她。有时候爱情并非所想的那般容易,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她闯进房里,看见拓跋胤寒一动不动,她以为他死了,跑过去扑在拓跋胤寒身上嚎啕大哭,“拓跋胤寒,你给我起来!起来!你都还听我说,我爱你,我还没有原谅你,你还没听玉姝和君诺叫你一声爹爹,你怎么能就这样走了呢!”

    苧萝还没注意到那双大手拥着她,在拍着她给她缓气,躺着的人嘴角扬起一个大大的弧度,没有说话,听着苧萝继续说:“若是你敢死,我就带着玉姝和君诺另嫁他人,让你、让你后悔一辈子。”

    “你敢!”

    苧萝这才发现,拓跋胤寒好好的,脸色虽苍白,可也不像是将死之人的面容,“你骗我!”

    拓跋胤寒紧紧抱住苧萝让她挣扎不了,“阿萝,听我说,我爱你,我爱你,用你交换是”

    苧萝食指贴上拓跋胤寒的唇,让他不说话,“我知道,我知道。”

    有这样的幸福在身爆她从未敢想是她的,可这真的是她的,她想就这样被他抱着,享受他的怀抱。

    “阿萝,以后我只对你好,只对你一个人好。”

    突然又冒出了一个稚嫩的声音,“爹爹偏心,偏心!居然忘了我和哥哥。”

    苧萝和拓跋胤寒都笑了,“爹爹怎么会忘了姝儿和君诺呢?”

    拓跋胤寒说着,把两个小抱上了床,他一个人环住了苧萝他们娘三人,他终于得到了他一直想要的幸福,他从小都想要这样的幸福,现在他找回了心爱的妻子还有孩子,他别无所求了。

    相拥的四人是静静的幸福,屋外的一群人也悄悄退了出去,不去打扰他们此刻的幸福。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