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醉倚朱窗空惆怅 (7) (全文完)

    转眼重阳,叶晚每日在菅文篠的陪同下,倒也渐渐开朗了许多,偶尔也是有说有笑。菊花圃中菊花开得正艳,他两人正自对酌时,却见落尘慌慌张张的跑了来,将一张薄薄的信笺交在叶晚手上。

    “萧大哥他……”叶晚半张着口,说不出话来,手中的信纸却已轻轻飘落在地。菅文篠忙拣了起来,看完纸上的字,脸色大变,忙同叶晚一起往草堂赶去。

    草堂中琴心兰心早已哭得泪人儿一般,见叶晚归来,眼神中多了几分复杂。

    “公子那天回来之后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不许别人进去。一连关了好几天,除了喝了无数坛的酒之外,根本未曾吃饭。”琴心抽泣着说道,“我们不知道公子怎么了,后来实在放心不下,偷偷从窗户里看了进去,才发现公子的双腿已是废了……”说至此处,再也说不下去。

    “双腿废了……”叶晚喃喃,询问般的望向落雁,落雁的神色有些冷冷的,“公子很早以前就中毒了,他医术高超,一直压着毒性,近来天天喝酒,致使毒发,才会……”他淡淡的转过头去,不再说话。其实在他心中,终究是有些埋怨叶晚的。

    叶晚无言,忽而挽住了菅文篠的手臂,“我们去找萧大哥吧?”

    “不用了……”琴心打断了她,“公子怕是再也不会回来了。那张信笺诗子留给你的,我们发现它的时候,公子早已不再了,他……或许再也不想见你。”

    叶晚脑中一片混乱,忽而想起与菅文篠初识时,她和萧逸之一起回草堂,在路上她戏说此生能听萧逸之抚琴,便也知足。原来,他是一直都记着这句话的,他说要踏遍天涯,苦探琴艺,待有一日,为她抚琴一曲,便也安心……原来,他早就打算如此了。

    叶晚忽而又一瞬的恍惚。

    缘分真是个奇怪的东西,她呆呆的想,总有些人会突然闯入你的生活中,令你猝不及防,许多时候,这突然的闯入,也会改变了事情的格局。而他的离去,也是如此猝不及防。

    如果没有菅文篠的突然出现,或许,我会真的喜欢萧大哥吧,她呆呆的想,可是菅文篠就这样出现了。于是她开始莫名其妙的注意他,直到后来,莫名其妙的想要和他在一起。

    那时她曾何等快乐,有大家帝爱和照顾,有知心的朋友,有亲近的姐妹……

    可是而今呢?师父师娘走了,师兄和骆冰不在了,师姐也走了,萧大哥也突然离开了。其实她还未准备好接受离别,身边却已没有了亲人。

    除了菅文篠,她什么都没有了。

    她呆呆的想了许久,忽而坚定的牵起菅文篠的手,“无论如何,我们一定要找到萧大哥!”

    菅文篠无言点头,琴心却也没有再多说,只是别过头去,拭去眼中的泪珠。

    叶晚深深吸口气,同菅文篠一起转身向外走去,夕阳斜斜掉在山头,为她的背影涂上一抹金色,坚定亦凄凉。

    (全文完)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