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卷 结局下

    闻声夜一顿时跃至书桌前方一手紧紧地握住剑柄,看向那扇紧闭的窗户。

    “吧嗒”一声窗户打开,窗外披散的白发无风自扬,配上那精致却清冷的面容,好似来自地狱的使宅屋内三人呼吸一窒。

    看向三人的目光毫无表情,那眼角却分明划过一抹嘲讽,嘴角也微微勾起了一丝讥讽的弧度。未见她如何动作,已经托着一旁的沫儿跃至三人面前,那嘴角的弧度微微扩大。

    “怎么是做好死的准备了吗?”蓝翎不屑的看着夜一身后的秦仁。看着蓝翎的满头白发,秦仁只是心中发堵,却又微微的松了口气,原来她对他的感情一点也不比自己少。

    “夜一,丞相你们先退下吧!”秦仁叹口气,只是语气默默的让二人退下,齐风看了一眼面目冷清的蓝翎,又回身看了一眼书桌后面的秦仁,也是微微叹口气并未多说便退了下去。

    夜一看向蓝翎,又看了一眼秦仁,有些不放心欲言又止,看到秦仁眼中的决绝之后,也只得收起剑退了出去。

    “沫儿,你也出去吧!”有些话她想也许是应该两个人单独说的。

    “可是?”沫儿有些不放心,毕竟秦仁在沫儿的眼中就是个贱人,他这样的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只是看到蓝翎眼中的清冷之后,她想,也许有的事情是应该让她亲自来解决的,不如她的心永远也不会安宁。

    幽静的御书房内只剩下秦仁和蓝翎,原本应该相互仇视的两人,却只是静静的看着对方,面对脸色苍白甚至明显憔悴的秦仁,蓝翎忽然发现那颗因为仇恨而的跳动着的心渐渐的平复了下来,其实他也只是一个可怜人而已,不是吗?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不该死。

    “我知道你早晚会来,只是没想到你来得这么快。呵呵反正也不急在这一会,你能不能听我讲一个故事?”此时的秦仁却是一点也不紧张,反而面容轻松的斜坐在龙椅上,甚至还用左手支着下巴,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

    这样的秦仁是蓝翎没有见过的,记忆中他们见的几次面他都是阴狠的,现在虽然表面上看去玩世不恭那眼底却潜藏着一份深深的哀伤,也许那个人对他真的很重要,而他却死在他的手中,想到这蓝翎默默的点点头,是啊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多等几分钟又有何妨。

    见到蓝翎点头,秦仁募得松了一口气,他原本想着藏了一辈子的话若是她不给机会说出来,就这样藏在心里也是好的吧,只是心里的话从来没有说给心里的那个人听过,而眼前的这个人是他心里唯一的人,也许说给她听了就好比说给他听了一样吧!

    至于什么下到地府去说给他听,这样的想法纯属自我安慰,何况害死他的自己就算下到地府去了,又有何颜面见他呢?所以得到了蓝翎的肯定,秦仁不由的松了口气。

    “小的时候,我的母妃生下我就死了,从小受尽了冷落何欺凌,直到她进了宫,一次皇兄皇弟们欺负我的时候,正好被她看到了,于是她便跟父皇要了我养在膝下。”

    “她很受宠,几乎只要是她的要求父皇都会答应,可是她却从来没有恃宠而骄,每日只是静静的待在自己的宫殿里,等待着父皇的到来,后来她怀孕了,我想等她有了孩子也许就不会疼我了,于是我拼命的好学,文治武功几乎样样都拔尖,每一次看到她温柔的扶着肚子,我都在想,要杀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因为他会抢走我好不容易得来的宠爱。在她快要生产的时候,我甚至想要不我将他悄悄丢到水井里,或者用被子将他捂死。”

    “我想了很多很多的方法,后来他出生了,是个男孩,我记得那天父皇好开心好开心,赏赐了很多东西下来,我默默的站在角落里,看着所有人都在围着他转,那一瞬间的失落,我真的恨不得立刻杀了他。”

    “后来机会来了,晚上的时候母妃睡着了,宫人们都守在外面,我终于有机会下手了,我悄悄的走到他的小床前,伸出手想要掐上他的脖子,就在这时候,原本睡着的小人儿突然睁开眼睛,那一瞬间我慌神了,我怕被人发现,于是一狠心将手按了下去。”

    “谁知他却突然笑了,黑曜石一般的双眼,就那么亮晶晶的看着我,带着笑意。那一瞬间我好似照进了我黑暗的心里,呵呵我在做什么?我居然想要亲手掐死这世界上最疼我的人最亲的骨肉。而他却什么都不知道的对着我笑着。”说道着好似回忆起了那个纯真的笑颜,秦仁的双眼没有焦距的望着前方,嘴角不自觉的挂起了微笑。

    蓝翎一直静静的听着,并没有打断他,却一直注意着他脸上的表情变化,也许他真的是爱惨了他。

    “那一瞬间我便决定,这个人就是我要守护一生的人,即使他还是个小小的孩童。可是皇家之中的明争暗斗我是最有体会的,我不愿意他在承受这样的痛苦,于是我更加拼命的学习,拼命的表现,企图将父皇的目光吸引到我身上,同时也将那些有心之人的目光吸引到我身上。”

    “可是没想到父皇对她居然是真的爱,于是我不管如何表现,父皇眼里心里看到的还是只有小小的他。女人的妒忌是这世界上最黑暗的东西,最后她还是被那些人算计了,只是我没想到父皇居然轻易的就相信了,直接将他们打入冷宫,因为我长期的表现,父皇终于看到了我,我想我终于可以保护他们了。”

    “不出意外的父皇立了我为太子,可是我没想到的是临死前他却下旨要她给他陪葬,我做不到。她是这个世界上最疼我的人,也是这个世界上他最亲近的人,我怎么能这样做,可是当时身边还有其他的兄弟也都听到了,我不能让他们把这件事传出去,于是我登上皇位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光他们所有人。”

    蓝翎没有想到事情的经过居然是这样,她记得当初听秦政说秦仁是因为要抢夺不属于他的位置所以才杀光了其他所有的兄弟,看着眼前渐现颓废的秦仁,蓝翎突然觉得也许让他或者才是对他最好的惩罚。

    “后来我将一切都稳定之后,下了诏书将他招了回来,看到几年未见的他,忽然我就明白了所做的一切原来不只是因为他是我弟弟,想要保护他,是因为我不知不觉居然爱上了他。不知怎的就想到他会不会有喜欢的女子,他将来要迎娶的王妃,那一瞬间我便疯魔了,我强迫了他,甚至利用母妃来威胁他,其实事后我就后悔了,可是母妃却自杀了。”

    “原本我对他满心的亏欠,所以两年来我也暗中支持着他的影门,原以为慢慢的他就能原谅我,可是两年后他第一次回宫来见我,当时我是欣喜的,可是没想到他却是来求旨赐婚的,然后的事情都是你知道的了,我将蓝烟照进了宫,却将你赐给了他。”

    “只是没想到,我却阴差阳错的……呵呵,也许一切都是命!”好了我该说的,我都已经说完了,你动手吧!

    蓝翎就那么怔怔的看着秦仁,不明白现在自己心里是何种的感受,只是她突然牵起了嘴角:“我觉得也许让你活着,比让你死了更好!”

    好似早就料定蓝翎会这样说似的,秦仁苍白的唇角却挂起了一丝满足的微笑“你果然跟他很像,只是我已经打定主意要去找他亲自赔罪了,以后的西陵国就交给你了。你的人快来了吧,不要让无辜的人伤亡了,抱歉将它就这样丢给你了!”说完秦仁扬起的嘴角却滑落了一丝血犀原本苍白的嘴角瞬间变得乌黑。

    远处已经传来了阵阵的噪音,隐隐还有“冲啊,杀啊”的声音!蓝翎没有再去看秦仁一眼,径直往门外走去,打开门,齐风面带苦笑的看着她,夜一神色不定也盯着她,只有沫儿担忧的看着她。

    “进去送你前主子最后一程吧,丞相跟我来!”说完蓝翎抬脚往前走去,齐风嘴角微微一动却并未说话,只是抬步跟了上去。

    “最后一次,然后我就会一心一意的伺候小主子!”夜一看着园区的蓝翎,扬声说道。

    “当然,难道你以为你还有的选择吗?”蓝翎脚下未停,只是清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的飘扬而来,闻言夜一嘴角苦笑一下抬步进了御书房。

    *

    三日后,因着齐风手中的圣旨,秦羽继位,西陵史上最年轻的小皇帝,但是却没有人胆敢小看他,不是因为他身后有暗夜城和影门。而仅仅是因为他小小的身板透题而出的震慑力,比之秦仁有过之而无不及,还因着他杀伐果断的手段,五岁不到的小小年纪却眉不皱、眼不斜的将质疑齐风手中圣旨的一干大臣斩杀。

    翎政殿,这是秦羽做了皇帝改名的宫殿,蓝翎的住处。红木制成的书桌前,蓝翎奋笔疾书,沫儿在一旁小心的研磨。此时的蓝翎脸色平静沉稳,没有丝毫的异样,好似就专心于眼前的写作。

    沫儿没有去看蓝翎写的什么,只是担忧的看着她,因为自昨日下午起,蓝翎便一直埋首在桌案上,即使半夜也不曾休息片刻,此时的沫儿心中很是慌张,怕她的猜想是正确的。

    因为就在昨日上午,蓝翎已经将影门交到了风影的手中,将修罗殿交给了皇拆,没有明说却又嘱咐沫儿要照顾好秦羽。

    殿门口,一道小小的明黄色的身影走了进来,踏进门前他四平八稳,一抬脚一提步之间都是说不出的偎依,可是看见那道在书桌后奋笔疾书的黑色身影时,立刻一改方才的模样,恢复到四岁孩子该有的模样,小跑着往蓝翎而去。

    “娘亲,娘亲!”小小的身影跑进,双手死死的抱着蓝翎的膝盖,好似只要自己一松手,眼前的人儿就会消失似的。

    蓝翎自宣纸间抬起头来,看着身旁的小人儿,一把将他抱起来放到膝盖上:“羽儿,做了皇帝的人了,不笨那个这么毛躁。”

    秦羽收回眼中慌张的神色,看着桌上写满了自的宣纸好奇的睁大眼睛看着蓝翎:“娘亲,您在写什么呢?我听说昨日开始您就没有休息了!”

    “呵呵,羽儿娘亲在写治国篇,以后羽儿一定要好好的记着,要将西陵国治理的国泰民安,让百姓们可以安居乐业知道吗?”

    秦羽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却一瞬间抱紧了蓝翎:“我不要看,不要看,我要娘亲亲自说给我听!”

    “羽儿,娘亲要回桃源去陪你爹爹,所以以后你要自己学习娘亲写下的东西知道吗?我会让你沫姨留下来照顾你!”蓝翎慈爱的抚摸着秦羽的头。

    “娘亲,你不要丢下羽儿好不好,娘亲不要离开!”此时秦羽哪里还有方才大殿之上的气势,俨然已经哭成了一个小泪人儿了。

    “娘亲只是回桃源去,羽儿要是想念娘亲,就去桃源看娘亲啊!”蓝翎轻笑着说。

    “真的?娘亲不要是随爹爹去吗?”四岁在老成毕竟也只是个孩子,轻易的就相信了蓝翎的话。

    “嗯,真的,娘亲不骗你!”

    “那娘亲将沫姨带在身爆不然孩儿就不听娘亲的话!”秦羽心想若是有沫姨在旁边看着,肯定就能阻止娘亲干傻事。

    “好,那娘亲就将沫姨带着!”蓝翎看着沫儿一眼,轻笑着回了秦羽的话。桌前的沫儿心也是安定了下来,看来真的是自己多想了。

    第四日,治国篇交到了齐风的手中,蓝翎相信齐风一定会好好照顾秦羽,照顾西陵国的。

    第五日早晨,趁着秦羽早朝的时间,蓝翎带着沫儿起身往桃源而去,城楼上看着远去的两道身影,一道小小的明黄色身影转身扑进了那道白色身影的怀中放声大哭。皇拆轻轻的将秦羽抱在怀中,无声的安慰着。

    *

    经过小半个月的赶路,蓝翎与沫儿终于回到了桃源,蓝翎立刻前往了冰室去查看秦政的尸身,沫儿怕蓝翎会做傻事这一次并未乖乖的留在门外,而是执意跟随她进到了冰室。

    蓝翎默默的抚摸着秦政的冰冷的面容,脸上却室着淡淡的微笑,嘴唇一开一合无声的说着什么,沫儿却没有看清,只是察觉到蓝翎并未想要做傻事儿放下心来。

    “走吧!”未等沫儿反应过来,蓝翎便率先往门外走去。

    “翎儿?”沫儿有些失神的叫了她一声,不应该是这样的啊,怎么只是看一眼就走了?

    “干了那么久的路,姐姐不累吗?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在休息一下,然后姐姐帮我在门外建个屋子如何?”蓝翎有些好笑的看着沫儿的紧张。

    “额,啊!好。好。”听了蓝翎的话,沫儿一直提着的心这一次是真的放了下来。

    二人回到之前住过的小院,原本三大长老也是要过来见见她们的,只是蓝翎推说太累,三位长老便决定让她们先休息下。

    吃过饭,二人各自上床休息去了,半夜沫儿突然被惊醒,看着眼前的黑影却并未担忧,只是察觉到自己居然浑身不能动弹有些不明所以。

    “沫儿姐姐,我知道你醒了,对不起,我不能违背我与政的约定,今日我便将浑身的内劲传授给你,希望你能带领暗夜城走下去。”

    沫儿想动想反抗,想说话,可是无奈此时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蓝翎抬起自己的双手,然后便感觉自她手中传来一股浑厚的力道。

    良久,纳输入的力道终于停了下来,沫儿却感觉自己依然不能动“沫儿姐姐,以后暗夜城和羽儿就交给你了!”

    说完蓝翎便不做丝毫的停留,往门外走去。“不!”沫儿终于冲破了哑,说出话来,只是她只来得及说出个不字,便晕了过去。若不是蓝翎有经验只输入了一半到她体内,而将另一半如娘亲般封存在了她的体内,只怕此时的沫儿就不是晕倒而是爆体而亡了。

    宁静的桃源后山,沉寂了多年的雪山在半夜突然如奔啸的野马般轰隆声响,三大长老及桃源的众人纷纷清醒过来,索性那后山的雪山离他们居住的桃源有些距离,那崩下来的大雪并未有对桃源造成什么损害,可是那雪山下却是停放秦政尸身的地方。三大长老当即其二往冰窟门口走去,其一往蓝翎居住的院落走去也不知她醒了没有,想到蓝翎对秦政的在乎若是知道了不知能否接受的了。

    洛长老来到她们居住的院落,在蓝翎门外叫了几声却并未有人回答,新下大惊,随后顾不得礼仪将门推开却发现空无一人,前往沫儿的房间,喊了几声也没有人回应,洛长老推开门就发现半趴在床沿上的沫儿。

    心下大惊,把脉后才确定沫儿并无大碍,只是身子一下子受不住那么猛烈的内力,顿时洛长老也明白了那雪崩的由来,将沫儿扶到后立即往后山而去。

    雪山下,陈皇二位长老正打算用内劲破开前面的冰雪。洛长老张口让他们停了下来,并对他们摇,一瞬间二人也明白了他眼中的意思,不由都有些黯然,那样一个女子却选择了这样的方式,是值得所有人敬重的吧!

    此时的冰室内,蓝翎脸色苍白,浑身止不住的,现在没有一丝内力的她,只是一个普通人,而普通人又怎么经受得住这样的严寒。

    待到她一步一步走到冰棺时,已经嘴唇酱紫了,她抬手抚上那安睡的容颜,嘴角的笑意渐渐扩大:“政,路上走慢些哦,我这就来追你了。”

    说完,弯下腰在那没有丝毫血色的唇上轻轻一吻,然后伸出左手轻轻的牵起秦政的手,右手却拿出一柄匕首,狠狠的插入了自己的心脏,一丝血线沿着她牵起的嘴角低落下来,为了不让她的血滴到秦政的身上,还故意小退了一步,直到身子渐渐软了下去,她才不得不松开了牵着秦政的手,最后软软的卧倒在了秦政的冰棺旁边。

    *

    “唔”随着一声轻含蓝翎醒了过来,头有点痛,浑身都有些酸软,这是什么地方?努力的睁开眼,蓝翎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十分豪华的房间内,只看着屋顶那昂贵的吊灯便知道。

    “这是哪里?难道自己又穿越了?”想到此蓝翎嘴揭起一丝苦笑,难道这样也不能陪在他身边么。

    “夫人醒了?”就在这时身旁传来一声清冷的男声。

    蓝翎转过头去看见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夫人?”莫不是真的穿越了?她记得在现代她是被推下了18楼的,不可能还活着,就算是还活着,也不可能有人称呼自己为夫人。

    蓝翎并没有理他,而是开始打量起了目所能及的这个房间,深蓝色的厚质窗帘,将光线全部挡住了,也看不出现在是晚上还是白天,屋内的光线来自于头上的吊灯,明亮但是却不炫目。这款吊灯上一世的时候她曾在杂志上看到过,好像是欧洲哪个知名设计师设计的限量版。

    墙上挂了很多画作,除此之外这屋子里居然没有了任何装饰的东西,最后她看到床边摆放着一台仪器,而她的身上还连着一些管子。

    西装男人见蓝翎没有理会自己,也并不在意,只是按下了床头的开关,不一会大门打开,一行医生护士走了进来,而西装男人却退到了很远的窗爆蓝翎看见他掏出了手机,大概是在给他的主人打电话吧。

    “夫人,您终于醒了,您都不知道,您已经昏睡了一年多了。多亏了先生一直精心的照顾您,这下好了,先生要是知道您能醒过来一定会很开心的。”医生为她做了个全身检查,又在仪器上按按弄弄之后就将她身上的线和管子都拿了下来,身旁的小护士兴奋的自说着。

    “我昏迷了一年?我怎么会昏迷的?现在是什么时候?这是哪里?”蓝翎有些急切的问着,若是这真是现代的话,看着屋子就知道主人肯定很有钱,而从护士的话里也可以听出这个人对自己这个身子很是疼爱的。

    若是可以,若是可以她一定要利用现在的身份,去杀了那个抢走了她家公司,并杀了她的男人,然后她就能安安心心的再次去找秦政了,也许又回到现代就是因为自己心中不甘吧。

    “这是……”

    “检查完了就出去吧,不要多嘴,老板会不喜欢的!”就在小护士要回答她话的时候,一旁打电话的西装男子已经走了回来,听到她的问题,顿时冷冷的呵斥着小护士。

    或许是很怕他的关系,西装男人一走近几个小护士都忍不住微微的发抖起来。

    “夫人,您的问题,可以留着问老板,他马上就回来了。”说完男子右手在耳后按了一下,吩咐道:“夫人醒了,准备些清淡的食物送来。”然后便面无表情的战立在一侧。

    蓝翎瘪瘪嘴,这人也太冷了点,也不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的老公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角色,不过眼前这个西装男人的气质倒是让她觉得有点像初见皇拆时的模样。

    就在一下子沉默的时间里,已经关上的门突然碰的一声打开,然后便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翎儿,真的醒了吗?”原本蓝翎没有在意,却在听到声音的一瞬间不由的僵住了身子。

    缓缓的转过头不可思议的看过去,一身合体剪裁的西装,一头寸长的短发,一张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俊脸。

    “政!”原本干涉的眼中突地就湿润了起来,眼前的人虽然换了装束,可是分明就是她的政啊。

    蓝翎的轻呼,使得原本还离床稍远的男子,一瞬间便飘到了身前,男子激动的握住蓝翎的手,将她抱入怀中,紧紧地抱着好似要揉入骨血中一样。西装男子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政,是你吗?是你吗?”

    “翎儿,是我,是我,是我!”

    “政,真的是你吗?”

    “真的是我!”

    “政”

    “翎儿”

    ……

    两个人犹如疯子般,一边哭着,一个人不停的问,一个人不停的答着。

    也许是因为蓝翎昏睡了一年,身子还很弱,一下子情绪起伏太大居然哭着哭着就在秦政的怀中昏睡过去。秦政为她把脉发现真的只是昏睡过去了,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然后褪去外装也爬上床去,小心翼翼的拥着她。

    良久睡过去的蓝翎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清醒的瞬间蓝翎焦急的往身旁看去却看到空空的房间,原来是做梦吗?

    “醒了?”耳后突然传来清凉的男声,蓝翎才发现自己被人抱在怀中,身子一僵有些不敢转过身去,怕只是自己一时的眼花。

    “翎儿,怎么不转过身来?是不想见到我吗?”有些调笑的声音,带着那熟悉的语气迎击着蓝翎的耳垂。

    可惜还没等她自己动作,身子就被人给翻转了过去,入眼的是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庞。

    “政。”这一次蓝翎却没有了方才的激动,只是淡淡的叫了一声,然后伸手扶上有些冰凉的脸庞。

    “真的是你吗?你为什么会在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蓝翎有些语无伦次的说着,她确定秦政是死了的,也确定现在是现代,难道是他跟自己一样也穿越了?

    “翎儿,若是我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我,你还会留在我身边吗?”许久秦政才轻声问出这样一句话,他心里很复杂,怕她知道真相之后会离开自己,毕竟她只是一个普通人,也许接受不了自己现在的身份。

    “呵呵,傻瓜,只要是你,不论你是什么我都不会在离开你了。”一个明明死了的人又出现,不论如何都是有原因的,能够再见到他已经是上天对她最好的恩赐了,她已经很知足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知道我醒来的时候很饿,很口渴。然后我走出了冰洞,后来遇见个老道士他一开始是要收我,可是不知道为何又没有收,然后他给了我一本修炼的功法,我就找了个山洞安心的修习,只是一打坐就过去几百年,等到我再出来的时候,世界都变样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想起你说过的那个世界,然后我就了世间生活,后来创立了一个公司,然后开始寻找你,只是在找到你的时候你却正好从楼上掉下来,于是我接住了你,可是你却一直昏迷不醒。”秦政轻描淡写的说着,只是他没有告诉蓝翎,他醒来的时候有多痛苦,浑身仿佛火烧一般,就算在冰室内也仿佛全身都在燃烧,最后他冲出了冰室,在山上见到一个砍柴的农夫,原本想去问路的,却不知怎的当时心里就有一个声音在喊着咬他,咬他,咬他。

    于是秦政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吸食着他的血液,浑身的燥热才停了下来,当时的他一吸就上瘾了,于是冲进了一个村子里见人就咬,见人就咬。等到他回过神来一个村子的人全死了。

    就在那时一个年轻的男子出现了,说了一堆奇怪的话,然后给了他一本书,其实他只修炼了百年不到,出来后已经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那男子却又出现了,跟他说若是他想找到蓝翎,就要入世但是不能再吸人血了,若是在让他知道他吸血了那么就会杀了他,让他们永世不得再见。

    然后秦政便听他的,索性那个时代还与西陵国差不多,秦政凭着自己高超的武艺建立了自己的势力,然后便一直等一直等。直到几百年后,那个年轻的男子再次出现,说他现在可以去找她了。

    于是秦政带着自己几百年来积累的财富,创建了公司,网络了人才,然后便开始寻找蓝翎,找到她的时候却是她已经在了那个男人身爆原本秦政想要现身的,可是那个年轻男子的话却一直言犹在耳,说不能在她坠楼前出现在她面前,否则改变了命运他便会消散在天地间,而他们也永远见不到了。

    所以秦政只好眼看着那个男人一次一次的欺骗蓝翎,看着那个男人设计陷害蓝翎的父母,可是他只能看着无能为力。最后终于在蓝翎掉落的瞬间,现身接住了她,只是这些他都不能跟她说。

    “醒来?你怎么会醒来的?”蓝翎还是很好奇,见秦政说饿大半还是没说到点子上。

    “那个老道士告诉我,说我身虽死了,可是我嘴里还有一口阳气在,加上尸身不腐,所以我最终化成了吸血恶魔。翎儿我现在是吸血鬼你会嫌弃我吗?”秦政有些忐忑的看着蓝翎。

    “傻瓜,怎么会嫌弃你,你变成这样也是我害的……”然后蓝翎将他死后的事情全部告诉了他,说道秦仁时,蓝翎还特地询问了秦政是否还恨他,秦政只是淡笑着摇。

    “翎儿,若是我能将你变为和我一样的存在,拥有永世的不死之身,你愿意吗?”若是这样他们便可以永远都不分开了。

    “我愿意!”想都未想,蓝翎便点头答应了他。

    “好!”秦政抬起右手在自己昨腕上一划,猩红的血液便流淌而出,秦政将手腕移到蓝翎的唇爆蓝翎毫不犹豫的便血全部吸到嘴里。顿时一阵火烧火燎的感觉袭便全身。

    蓝翎只觉后颈一痛便晕了过去,秦政右手在左腕的伤口处一抹顿时止住了流血,那伤口也以肉眼能见的速度复合着。

    “主子!”一道担忧的声音响起,只见那先前的西装男子凭空出现,眼带担忧的看着他。

    “没事,我先去调养下,你好好照顾她,将要注意的事情都告诉她,要待她如我!”说完秦政化为一道残影往门口而去。

    “唉!”西装男子暗叹一声。

    五年后,一座豪宅的后花园中,蓝翎双手张开,欣喜的享受着温暖的阳光。

    “翎儿,你刚刚能接受阳光,还是回来吧,小心些为好!”秦政自屋内走出,宠溺的看着远处娇小的身影。

    蓝翎回过身,兴奋的跑到秦政的身爆拉住他的左手,摇晃道:“政,以后我们就能光明正大的生活在阳光下了是吗?”

    “是啊!”

    “那我们永远永远都不会分开了是吗?”

    “是的!”

    “哈哈!”阳光下,响起了清澈的笑声。

    ------题外话------

    终于码出来了,

    虽然省略了很多

    胆总算是对大家有个交代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