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55.只羡鸳鸯

    等我的伤好的只剩一条淡淡的痕迹的时候,重笙也终于回来了。

    我欣喜若狂的扑过去,正准备问他详情,他却只是开心的抱住我,然后昏倒过去了。

    昏迷几日后,重美人终于悠悠醒来,醒来第一句话就是:“你总算没偷跑赚我就担心被你发现我没有下蛊的事实。”

    废话,我要是偷跑出去,绝对是直接跑到他面前的呀。

    我撇撇嘴,拉着他的袖子,急急的问到,“那个归子砚怎么会承认自己是幕后黑手呢?”

    重美人轻笑,“英雄都难过美人关!我找到那个灰衣人后,用幻术问出了归子砚才是幕后那个主谋。才知道他很早就开始计划这件事。他不满于四大山庄并首的现状,想让大家唯归岚而尊。所以他才策划出这么一个阴谋,以此把归岚山庄推到武林之首的地位。而严啸天只是个替死鬼。杀了他就让我们以为事情完结了。其实林海山书子砚特地选的地方,方便解决严啸天,又可以粉饰事情,其实那身火中的大都只是一些小卒。真正的掌握各门派绝学的一众灰衣人已随那个为首的灰衣人转移了。归子砚想必是想再给自己留一手。最后我和施云凡商量出一计,利用幻术让那个灰衣人以为他心爱的女人知道了他的秘密,而归子砚为了守住秘密就杀了她。那个灰衣人一时激动,就在那天归岚山庄聚会庆祝时找上了归子砚。并且抓住了施云凡——这当然是我们安排的。那个灰衣人当场说出归子砚的阴谋,大家初时当然不相信。直到灰衣人打伤施云凡,归子砚才情绪失控,再和灰衣人缠斗中用上了其它门派的武功。这才让大家相信了灰衣人的话。”

    我唏嘘不已,“这么精彩,居然没让我赶上!你完全适意的。”

    “骸我就适意的!这事我能解决,我不想让你和施云凡打交道!”重笙生气地说着。

    我不屑一顾,“你这是吃干醋!”

    “是吗?”重美人白了我一眼,“你知道吗?那天归子砚恶行败露,他不悲不喜,只对施云凡说对不起,连累他受伤了。而施云凡却说该对你说对不起。归子砚当时便很悲哀的说明了自己的感情,而你知道施云凡说什么吗?”

    “他说什么呀?”我好奇地追问。

    “他说他只希望在如果能在我之前遇到某人就好了!”

    “啊——!”我瞠目结舌。“难道是我?!怎么会呢?”

    “骸我不管!我先遇到就是我的啦!”重美人恶狠狠的说到,然后紧紧的搂住了我。

    最后的最后,听说归子砚最终跟那个灰衣人同归于尽了——因为归岚山庄老庄主的大义灭亲;听说施云凡离开山庄后行游天下,再传圣手美名;听说那些残余的灰衣人都已尽数死去,原因是毒杀。总之,江湖又像以前一样平静又不平静。没什么大事,但总有今天哪两派斗殴,明天哪几派举行比试。

    江湖最我而言,也终于从以前的向往到原来了了。现在才明白以前看武林外传有关江湖的定义和领悟了。

    我和重美人开始悠哉游哉的过起游山玩水,驱鬼避邪,逞凶除恶,治病毒人的生活。生活是很美好,只是偶尔会……

    “伊大夫,你辛苦了!休息会吧!”前街的陈大婶总是很热情,“跟你说呀,我隔壁的那翠花丫头可是担心着你的身体呢!呵呵,她娘让我问一下你意下如何呢?当小也没关系!听说你有娘子了,可是你看这么久也没见你娘子给你生个娃呢!这女人呀,还是要……”

    “还是要什么呀?”一个温柔,悦耳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陈大婶呆呆着看着来人。

    “呵呵”我回头,牵过重美人,“走吧!”

    我们手牵着手,幸福的走在街上,暖暖的阳光洒在身上。

    身后传来七姑八婶们的议论声,“我早就提醒你陈大婶不要说了。你看伊大夫家这娘子跟仙女一样,其他人哪还能入伊大夫的眼呀?”

    “就是嘛!翠花那丫头也真是想得美呢。”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