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2

    1【男风血泪史】

    人穷,命如草芥。

    那年他十三,便被酒鬼老爹因两坛掺了水的女儿红卖给人贩子,从此一路南下,辗转来到祥福镇。镇子不大,转水路却很方便,也是普通商旅由陆路改水路较实惠的办法。

    是夜,他趁大家整顿装备之际,逃走了。

    “追!一定还没跑远!”

    黑暗里的火光,将本就不大的树林照得通亮。

    “这下惨了,怎么跟买主交代?”

    “骸他最好跑得够远,否则叫老子找到,非打断他的狗腿不可!”

    闹声渐远,年久失修的小祠庙慢慢恢复平静。供桌下,一只脏兮兮的手试探地伸了出来,然后是一颗圆圆的脑袋。他小心钻出供桌,警惕了一会儿见不再有人回来,才埋身进佛像旁的干草垛里,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叫醒他的,是一阵肉包子的香气。

    “滚吧!别再让本少爷看到你!”

    好嚣张的声音!他眨了眨惺忪的睡眼,下意识竖起耳朵。

    “呜呜呜……你等着,我要告诉我爹!”声音的主人断断续续喊着,边抽泣边跑了出去。

    “呸,天皇老子来了我也不怕!”又是那个嚣张的声音,虽然稚嫩,却底气十足。声音停了停,似是换了说话对象,口气较之先前明显温和许多。

    “喏,包子给你抢回来了。”那声音笑道:“虽然有点脏,但你若不嫌弃……”

    “哇——你是坏人!”

    突如其来的哭声吓得他险些跌出草垛。稳了稳心神,他终于按捺不住好奇探头望去。只见一名圆圆脸的女娃声泪俱下,还有一串大鼻涕正挂在她脸上。

    “你别哭,别哭。”站在小女娃身旁的男孩有些傻眼,他没料到对方会有这种反应,忙焦急地提起袖子,在大鼻涕和眼泪之间犹豫了会儿,最终选择伸向后者。

    这便是之前那个嚣张声音的主人了,不过是个比自己还小的男孩,却有一双清亮的大眼。穿戴讲究,想必家境也很好。

    他缩在草垛里静静地观察一切,瞥见自己环胸的手臂后,颇有不甘地咬住嘴唇。他的手臂上青一块紫一块,还有隐隐的鞭痕,那破烂不堪的外衫也衣不蔽体。

    为何同样是人,却有如此不同的境遇?

    为何有的人出生含金带银,他却沦落到被人贱卖?

    他恨,却不愿认命。等女娃和那男孩一离开,他便爬出草垛,直奔那个被弃之于地的肉包子而去。

    生活不易,锦衣玉食的富家子弟们又岂能理解?

    “喂,小乞丐!”

    想不到嚣张的男孩又折了回来,他一惊,刚入嘴的包子险些掉在地上,再一狠心,便将整颗包子吞进腹中。

    食物进肚,总不会再有人跟他抢了吧!

    “喂,本少爷叫你呢!”

    声音越来越近,他抚着被噎住的胸口,好半天才喘过气来。

    “喂,你是哑巴?”男孩随他一块蹲在地上,好奇地盯住他瞧。

    他不答,冷冷瞥了对方一眼,然后起身,故意将裤管上的土拍得到处都是,想让对方知难而退。

    男孩似乎对他颇感兴趣,非但不在意,反而也跟着站起来,笑眯眯的眼睛瞅得人心里直发毛。

    “你不是本地人吧?”

    他惊讶地抬头,瞧见男孩一双弯着的眉眼,不禁有些发慌。

    如果这个男孩给人贩子通风报信,那他的命运……

    一旦有了盘算,微笑便缓缓爬上嘴角。他熟练地绽开笑靥,真诚而坦然,不掺一毫做作。

    打从记事起,他便知道自己是个孤儿,于是早早地学会看人脸色过活,学会谄媚、讨好别人。先前的酒鬼老爹不过是一时兴起,从大街上捡他回家的人之一,尽管之后用他易物,他也不怨。只要有饭吃,有地方住,别的他都可以不在乎。

    只是这次……

    “我是北方人,来此地寻亲。”他答,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对方反应。

    男孩不疑有他,高兴地咧开嘴,“噢,那你寻到亲人没有?”

    “还没……”他笑,瞄到不远处一块从墙脚剥落的碎砖,眯了眯眼睛。

    那块碎砖放进手里大小适中,挥动起来迅捷又不失力度,对他来说……刚好。

    “再寻不到亲人的话,我就要回家了……”他不着痕迹地向墙脚移动,再一点,只要再一点点……突地,他瞠大眼目,劈手抓起碎砖,刚转身便被几个冲进来的杂役团团围住。

    小小的庙堂内登时挤满了人,只有他和那个男孩困在中央。

    “早叫你不要惹我吧,哼哼骸”一个胖墩从人群中钻出来,肉肉的脸上还挂着泪痕。

    他认识这个声音,就是之前被男孩赶出祠庙,边哭边扬言要去叫爹的小孩。

    “怕了吧?”胖子可得意了,张牙舞爪地绕着他们转了几圈,活像只跳舞的公鸡,“怕了就求我啊!说不定爷一高兴,就放了你们。”

    胖子显然是把他和那个男孩归成一伙,这黑锅可不能乱背。

    他眼珠一转,正欲开口撇清关系,却被身旁的男孩狠拽一把。

    “帮我,三十个包子。”男孩凑近低语,偷偷拍了拍他握住砖块的右手。

    已经被发现了吗?

    他微讶,既然男孩早已看穿他的心思,为何之前没戳破?

    寻思一会儿,他挑衅般看了回去,“一个月,管饱。”

    “成交!”

    如此混乱的斗殴场面,他在大街上做乞丐的时候曾见过几回。不愿饿死就与人争食,只有肚子里的食物才属于你,否则就算进了嘴,也会被人给挖出来。

    他护住头胸几处重要的地方,留下后背在外供人踢打。因为他方才的阻挠,男孩已经跑得没影,怕是不会再回来了。他被踢得滚了几圈,不小心吃了一口黄土,咬住牙,忽然萌生恨意,恨自己竟然会相信一个陌生人的话,就这么做了人家的替死。

    怎么能再相信人呢?哪怕是一个小孩,也不该相信的啊!多次被人丢弃转卖的经历不是早就告诉过他,不要相信任何人的吗!

    不知过了多久,围住他的人一下子就散了。他仰面朝天,呆呆地望着破旧的庙顶,意识有些涣散。直到有人冲过来晃他,喂喂地叫个不停,他实在嫌烦才掀了掀唇,之后便陷入无尽的黑暗。

    所以,他来不及听到那阴恻恻的笑声,“下个月,管你吃饱!”

    周家,从太太太老爷从商开始,便逐渐成为祥福镇数一数二的大富之家,可惜香火不盛,几代皆是单传。人们对周家又敬又怕,加之老爷与夫人宠溺,对这不知是第几代的小少爷放任自流,使得这不知是第几代的小少爷——周玉庭,终成为祥福镇一霸。

    而他,则正式成为祥福镇小霸王手下一名可怜的家仆。

    熟练地在偌大的庭院中穿梭,他托了托怀里的画轴,在经过厨房时明显加快了脚步。

    从厨房中传来一阵阵肉包子的香气,他拧眉,想起一个月前的事,不禁扭头干呕了两声。

    一个月前,他不知道嚣张的男孩就是祥福镇小霸王周玉庭,而那句“一个月,管饱”,差点害他命丧周府。

    周玉庭强迫他留在府内养伤,强迫他吃了一个月包子,最后还强迫他卖身做了自己的小厮。尽管如此,他敢保证周少爷连他是谁都不会记得,因为单这个月被周少爷捡回来的小乞丐就有十余个之多,且均是先遭陷害又被救然后再遭陷害的人。不同的是,这些人都不愿像他一样留在周府混吃等死,他们都决心奋发图强,不再靠乞食度日,早日逃出……呃不,是早日闯出祥福镇,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出周府一路向南,他务必要赶在日落之前将画轴送到书肆。

    小少爷前两天迷上唐氏书画,便也挥毫描了几幅,无奈天赋平常,还硬要学文人雅士送字画到书肆寄卖,销量倒也无妨,只是苦了他和书肆老板。

    经过一处暗巷时,他如往常般施舍给沿路的老乞丐几枚铜板,正欲离开,那个平日里动也不动的老乞丐突然开口叫住了他。

    “小公子,老朽要回去了。”老乞丐缓缓起身,向他这方走了几步。

    他停步嗯了一声,重新托了托怀里的画轴。

    老乞丐本是京城一位小有名气的医宅因为一次误诊险些治死人,愧疚难当便躲了出来,沿路乞讨以作自惩,却不小心在林子里摔瘸了右腿。

    他了解这种风餐露宿的生活,也就对老乞丐的遭遇格外同情,如今对方向他道别,约莫是想通了要从头开始。

    “保重了小公子,有机会我一定报答你。”老乞丐笑笑,转身消失在巷尾。

    他略感慨,正欲走出巷子,谁知一双大手突然从背后伸出,将他往巷子深处拖去。他挣扎几下便不再动弹,因为他发觉一个尖锐的物体正抵住自己的后腰,威胁地向前探了探。

    到底还是逃不过人贩子的追捕,他绝望地想。

    被扔进一间霉味很重的小屋,眼睛刚适应黑暗,他便开始寻找出去的路。这一看,倒让他呆住了。

    五、六个男孩蜷缩在屋子一角,更令他吃惊的是,其中一个竟然是周玉庭!

    他蹑手蹑脚地凑过去,低声道:“少爷,你怎么在这儿?”

    坐在地上的周玉庭耷拉着脑袋,好半天才觑他一眼,“你是谁啊?”

    果然……

    他不以为意,继续道:“我是你的家仆,一个月前刚进周府。”

    “噢……”

    周玉庭点头不再说话,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他忽然感觉到地板晃了一下,便立刻意识到什么,眉头聚拢起来。

    凭他的经验,这里并不是一间普通的房间,而是船舱。他们此次若随船而去,必定返家无望,说不定还会被卖到男馆做小倌……他咬牙,之前拼了命逃赚就是不想入男馆,没料到躲了一个月,终究还是躲不过命运的戏弄。

    “少爷,我看这些人贩子只是贪财,如果告诉他们你是谁,再答应给些钱,说不定就能放了咱们。”这办法不算明智,却是目前的万全之计,实在不行,只要牺牲周玉庭一人就好了!他如是想,没发觉对方脸上细微的变化。

    “最好打消这个念头,你以为那个人贩子当真想要钱吗?”

    不要钱要什么,世上谁人不贪财?!

    见周玉庭满脸严肃,他勾勾嘴角,心说这小少爷倒是不傻,临死还知道找垫背。再看周围,全是镇上的纨绔子弟,平日里耀武扬威,这会儿却吓得瑟瑟发抖,变成废物。自己要是与他貌同进退,只怕会异常顺利地男馆,开始他小倌的悲惨生涯。

    “少爷,不如……”

    “不如你去搬救兵。”未及他开口,周玉庭便压低他的脑袋抢先说道:“对方只有一个人,一会儿开门你先冲出去,我留下来缠住他。”

    他表面答应,私底下却眼珠一转,有了另外的打算。

    周玉庭会这么好心让一个家仆先卓鬼才相信!他一定是想让别人先替他把人贩子引开,再趁机自己跑路。这些大富之家的小少爷,尤其是大富之家的恶霸小少爷,一定都是贪生怕死之徒。

    正说着,门口突然有了动静,他和周玉庭相视一眼,又默契地撇开头去,各人肚里一盘棋。

    不会儿功夫,人贩子将另一个锦衣华服的男孩推进船舱,然后把安坐于地的他拖将起来,道:“你看看,要看仔细,这些人里面到底有没有姓周的?”

    人贩子假笑着,顺势捏了捏他的肩膀,“只要你告诉我,你们就都可以走了。”

    姓周的,是在说周玉庭吗?

    虽然肩膀被人抓得生疼,可他却忍不住想偷笑。原来人贩子的目的只是周玉庭,跟他、跟其他人毫无干系。

    无视与周玉庭的约定,他缓缓抬手指了过去。

    “就是他!”

    “你确定他就是周玉庭?”人贩子疑心病重,又问了一遍。

    “没错,我确定。”

    他看着周玉庭五味杂陈的表情,不由得在心里冷笑一声——人心叵测,怪只怪你信错了人。

    “现在可以放我们走了吧?”见人贩子没了动静,他焦急地催促起来。

    出乎预料的,抓在他肩膀上的手并未松开,紧接着他只觉得背后一沉,整个人被重重地踹向地面。身后是大刀出鞘的声音,人贩子扯开粗拽的嗓子吼叫着砍了过来。

    “放了你们?!别作梦了!今天,老子要你们这些有钱的小杂种通通陪葬!”

    周围的人不知何时都躲到远处,他绝望地闭上眼,等待承受刀刃落在身上的痛楚。

    “还不快住”

    他猛一睁眼,只看见周玉庭踉跄地挡住了对方拿刀的手,衣服上点点猩红,应是替他挡了一刀。

    “快赚本少爷的命就交给你了!”

    周玉庭的话犹在耳爆他一路狂奔,不敢回头。方才他注意到,周玉庭有只脚似乎受了伤,别说走路,连站起来都很困难。

    所以他是当真想掩护他赚是不?

    所以他应该相信他而不是人贩子,是不?

    所以他若肯信他一次,心里的愧疚就会比现在少了,是不?

    所以他错了,是不?

    少爷失踪,周家出动了大批人马全镇,他很快便找到了救兵。

    原来周玉庭在一个月前调查了他的身家,并替他解决了这些缠人的人贩子。本以为已经将他们斩草除根,谁知还有个漏网之鱼回来报复。

    他跑在前面,率先冲进船舱。只见浑身是血的人贩子仰倒在地,胸口上插着大刀。而周玉庭则满面猩红,双目紧闭瘫软在墙爆像是……死了。

    呼吸一滞,他地将墙边人翻转过来,对上周玉庭血迹斑斑的脸时,忍不住撇开眼去。

    周玉庭左腮处有一道血口,很深,即便好了也要留下疤痕。顿了顿,他沿着对方脖颈一路向下摸索,确定其他的伤口没有大碍,才终于放下心来。

    于是,当救兵陆陆续续赶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一名周府家丁不顾主仆尊卑,对主子上下其手,将他们小少爷纯洁的身体摸了个遍,颇有断袖分桃之意。

    再于是,两年后的某天,艳阳高照……

    “周管家,《多情小尼姑》您忘记带走了!”

    不顾周围一道道诧异的目光,书肆老板火速赶上了前面一个僵硬的身影,“周管家,这本书您要是错过了,一定抱憾终生的!”说着将书册塞到那人怀里,兀自道:“我们这儿常年售书,就属这本卖得最好!您看这制作多么精良,里面还有图配文,印版又好,价格实惠,而且……”

    “不好意思老板,这书不是我看,是替我家公子买的。”年轻的男声似乎正隐忍着什么,听起来有些扭曲。

    “不打紧不打紧,周管家为周家日夜劳,可要注意身体,闲暇时还请常来小店转转。”老板陪笑,发现对方铁青的脸色时想亡羊补牢。

    是的,《多情小尼姑》又岂会是周管家喜爱的题材呢?若是周管家买书,一定是《爱你,方丈》嘛!

    周卫舫阴着脸,将随身携带的纸伞撑开,挡住街上一干闲杂人等好奇的目光,大步向周府走去。

    两年前,他因为担心少爷安危,检查伤口那幕被镇上的八卦人士扣了个“好男风”的帽子,谣言一传就是两年,害他长期抬不起头来。最可恶的是,周少爷非但不肯帮忙解释,还三天两头添油加醋,令他在府中的生活不胫而赚毫无隐私可言。

    好个恶霸之首周玉庭!

    他发誓,这个仇他一定要报,一定……

    *****

    祥福镇千祥百福,人民安居乐业,不曾有走投无路者沿街乞食,实乃祥福镇之幸也。然世风日下,从若干年前男风突现,恶霸逍遥,痴憨娘子被夫欺,至现如今管家少爷夫人齐聚一堂,演绎三人多角,亦祥福镇之悲也。

    亦幸亦悲,孰幸孰悲,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欲知祥福镇风雨往事,或观三人追情逐爱宅务请关注显华楼评书年终档——祥福血泪史。说书人与您不见不散。

    岁日午时·显华楼静候光临

    2【给最最亲爱的娘子】

    娘子,到家了吧?小弟的眼疾好些没?

    上次小弟来咱家,总是瞪着眼,我瞧他眼珠都瞪红了,见你不理,我也没敢提起。他是不是患了眼疾?还是说有什么隐疾?早些治病的好。

    对了娘子,你偷偷问问岳母大人,咱们每天晚上这么努力,为何还是没有小宝宝?虽然自从娘打了你,我就再也不敢找娘子玩骑大马,可之前咱们也很拼命啊!我每天都累到连床都上不去了……咳咳,不如咱们下次走远点,到院子里绕一绕,说不定送子娘娘见到咱们的诚心,一高兴就送小宝宝来了!

    娘子啊,早些回家好么?你在娘家若是无聊,就做些枣糕消遣。回来路上若是寂寞,就带些枣糕相伴。

    庭儿等你……

    (番外完)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