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1

    不是结局的结局

    邱天:萧瞬很经常对我说四个字:“期待明天。”我不知道没有韩心陪伴的明天,是否还有所谓期待。

    唐人街的“知味馆”,门庭冷落。

    木制的古朴招牌上结了一张蛛网。

    年轻的老板单若水系着粉色小围裙,很有耐心地在制作一碗捞面。

    今天她只有一位客人。

    客人现在的名字叫萧易水。

    她嘴边带着一丝超乎年龄的安详笑意。

    上个星期,冯清死在了刑场。

    本来依C国的刑法,患有精神疾病或精神障碍的罪犯是可以申请死缓后保外就医的。但没有人提出这个看法,连检察院院长都“忽略”了刑法里这样“生僻”的条例。

    冯清还是被毙了,也许是因为同一个“煞”的拥有者在两个不同年代以第六感和生命为代价做出的相同诅咒,让她终究难逃一死的命运吧~

    小韩心终于能安息了。

    而单若水,终于可以不用来回奔波,做个正常的人了。

    想到这里,她高兴得哼起了小调。

    靠在小厨房门口的萧易水忍不住开口问道:“小茉莉,你……为什么不让小瞬告诉小天你是……”

    单若水见他犹豫,接茬道:“……告诉邱天我是两生?”

    萧易水点点头。

    单若水轻笑着:“萧瞬待我有如亲生姐姐,但这件事我不能就这样告诉邱天。”

    两生,是传说中的一种极其罕见的灵能力。

    传说两生者是被柬埔寨巫寨追杀的一个大家族,由于害怕被毁灭,强烈的生存本能让他们找到了一种法术——将所有灵能力集中在自动寻找合适的宿体,以方便将生命一分为二,当他们遭到劫杀时可以及时抽去灵魂去往那个宿体。

    渐渐地,两生者失去了原本掌握的灵能力,只保留了“两生”这种能力。

    他们从出生开始,生命便一分为二寄宿在两个不同的身体内,每十二个小时换一个宿体,不眠不休地在两个不同国度扮演不同的角色。

    两体一命,天各一方。

    两生者一辈子只有一次选择的机会,当他们自愿牺牲原身或宿体的生命时,两生者就会变为正常人,而且他们原本应该继承的灵能力将会慢慢地呈现出来。

    单若水是纯种的两生——她的父母都具有这种能力,所以在他们“去世”之后任然可以从不同的地方以匿名赞助商的方式资助她的茉莉阁。

    但,韩心并不是单若水的宿体。

    她们变成两体一命,是意外。

    单若水的宿体在小韩心出车祸那天因食物中毒被送进医院,不治身亡。由于她并不是自愿牺牲生命,这违背了两生者的生存法则,所以单若水的灵魂泻出身体之后飘在了那个医院里。

    小韩心的灵魂,正与她飘在同一家医院。

    她的灵魂与单若水的半个灵魂产生了某种跟生死存亡的共鸣,韩心的懦弱和逃避成了一种变相的,让单若水寄宿到了她的身体之中。

    小韩心虽然已经失去五感,但她依然是一个完整的灵魂。所以就形成了两个灵魂共存的现象。在小韩心昏迷的十二日里,她强大的恨意对单若水的灵魂产生了一些刺激,使记忆的某一段融合了。

    醒来后的韩心,其实是拥有小韩心记忆的单若水。

    小韩心犹豫羞愧,“藏”起了关于诅咒的记忆,而单若水之前宿体的记忆同那部分记忆一起被“藏”起来了。          

    单若水原来那个宿体所该继承的能力“冥音”随着她的复原渐渐呈现了出来。

    单若水一直认为韩心就是她的宿体。

    她很奇怪为什么自己的宿体居然比原身小了两岁,而且她与其他两生者不同的是她的宿体在五岁之前居然是有梦的!

    她一直在寻找答案,直到遇见了邱行歌。

    她想选择放弃原体,以韩心的身份在W市生活,所以并没有向邱行歌解释。不想,却碰上了冯清的事情……          

    而之后与苏醒后的韩心讨论后没有向邱行歌解释说明,是因为她不能确定冯清手中握有的“古往今来”会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在她身边悄悄打开。

    他们聊天的时候冯清是不是会在一边偷听?

    她宁愿邱行歌什么都不知道。

    她宁愿冯清将所有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

    她只盼望邱行歌能相信她留下的话,相信她不只拥有一种灵能力,而且一定会回到他身边。

    萧易水问:“现在呢?不告诉小天?他很难过。”

    单若水轻声说:“萧叔叔知道我的冥音为什么会比邱天强大么?”

    见萧易水,她续道:“我经历过死亡,也经历过失去亲人的痛苦。只有生死,才能将绝对的、毫无杂质的喜怒哀乐溶入到冥音之中。我爱邱天,我希望他能拥有足以保护家人的能力。”          

    萧易水黯然道:“你真不愿意回去见见他么?”

    单若水垂头不语。

    萧易水嘴角扯开一抹笑容,道:“我知道你……极像你父亲,想到什么都放在心里。我不逼你,只是你偶尔去见见他,我相信你在他身爆即使……昏睡的时候……也会好受一点……”

    单若水咬着嘴唇,道:“我……每天都去的……”

    萧易水一皱眉,主意到她右手腕上带着的银镯,他叹了口气,自怀中取出一枚婴儿拳头大小的碧玉球,递给单若水道:“我们决定,把这个东西交给你。”

    “古往今来?!”

    “是。”

    “不是说,给薛么?”

    “叶仁贵说,给你更好。”

    “下周二,韩心的葬礼你去么?”          

    单若水麻利地将捞面装盘,递给萧易水,道:“参加我自己的葬礼?我不去。”

    萧易水苦笑道:“是韩心,不是你的。”

    单若水右手搭在左胸口,曼声道:“韩心不在那里。在这里。”

    于 24/10/2008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