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送走了蟋蟀,迎来了青蛙,又是一年天凉好个秋。

    红砖黑瓦的小屋旁边的两个参天大树的枝杈上架了两幅制作精细的秋千,一个秋千上面坐的是一个身穿宽宽的荷叶袖的长袍的小姑娘,只见她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的鼻子,头上绑了两个长长的大辫子,辫子上还系了两朵漂亮的蝴蝶结。

    她脱口而出的竟然是“今日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好风光蝴蝶儿忙蜜蜂也忙小鸟儿忙著 白云也忙 啊~马蹄践得落花香马蹄践得落花香眼前骆驼成群过驼铃响叮当 响叮当 这也歌唱 那也歌唱 风儿也唱著水也歌唱  啊~绿野茫茫天苍苍绿野茫茫天苍苍 ……”

    另一个秋千上坐的是一个漂亮的,只见她穿着套蓝布衣裳,己经洗得发白,而且肥大的几乎还可以再装一个她,给人的感觉真是不伦不类,令人几乎不忍目睹,但是她发亮的跟晴,充满了笑意的神情却让你感觉她其实比谁都高贵。这长得并不算天姿国色,更说不上倾国倾城,甚至可以说她仅仅是姿色一般,但是这双眼睛、这份笑意,却使她看来充满了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吸引力!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已经久违了的乔羽。

    小女孩唱罢,乔羽也跟着高歌:

    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命运让我们相遇

    自从有了你生命里都是奇迹

    多少痛苦多少欢笑交织成一片灿烂的记忆

    感谢风感谢云感谢阳光照射着大地

    自从有了你世界变得好美丽

    一起漂泊一起流浪岁月里全是醉人的甜蜜

    海可枯石可烂天可崩地可裂

    我们肩并着肩手牵着手

    海可枯石可烂天可崩地可裂

    我们肩并着肩手牵着手手牵着手

    踏遍天涯访遍夕阳歌遍云和月

    …… ……

    小女孩歪着小脑袋问:“娘,这些歌都是您自己创作的吗?”

    乔羽含笑道:“这些歌都是琼瑶阿姨创作的,平日里不觉得她水平有多脯可是耳濡目染下来,却总让人不由自主地受感染,或不由自主地引用她的对白,或不由自主地唱她的歌

    曲。”

    小女孩忽闪着大眼睛轻声说:“琼瑶阿姨真是厉害啊,等我长大了我也成为琼瑶阿姨这样的人,不知道琼瑶阿姨她现在住在哪里,我很想认识她,娘,您能不能带我去见见她啊?”

    乔羽为难的怔在了那里,不知该如何回答。

    这时,秋千下有人哈哈笑着说:“傻丫头,枉你比我还早出生两年,你怎么就学不聪明呢?娘说的话,你竟然也相信,她说的一向都是梦话,听听还可以,但是绝对不可当真。”

    只见秋千下站在一个粉雕玉琢般的小男孩,他年龄看起来不会超过六七岁,但是他的神情和他说话的语气却是绝对的老气横秋。

    乔羽失笑,忙说:“臭小子说的对,娘说的都是不能当真的,那些都是很遥远的事情,你们只能当故事来听。”

    小女孩笑嘻嘻的从秋千上跳下来,拉住小男孩的手,兴高采烈的说:“你们总算回来了,你不知道,你和爹离开的这几天,娘和我可想你们了。”

    小男孩的脸微微红了红,尴尬的把小女孩的手挣开,窘道:“你说想爹我相信,我一向都以欺负你为乐趣,你怎么可能想我?”

    小女孩依然是笑颜如花,再次拉住小男孩的手,不以为忤地说:“你是我最亲最爱的弟弟,我当然是真地想你了。即使你偶尔欺负我,那也只是因为你想证明自己比我聪明,我当然不会放在心里了。”

    小男孩的脸更加的红了,这次他没有继续挣开小女孩的手,而是紧紧地握住了。

    这时,一身商人打扮的晨曦大步走了过来,十年过去了,他的脸还是那一张同样绝色出尘的脸,只是比原来黑了一些,沧桑了一些,更加的男人了一些。

    乔羽看到晨曦,张开双手眉开眼笑的从秋千上跳了下来,晨曦忙加快了几步,把乔羽抱在怀里。

    乔羽一连声的问:“娘亲此次被接回去,住的可习箍有没有说多久再回来?还有,旭日怎么样?孟凡怎么样?……”

    晨曦笑不可止的说:“你一下子问这么多,我怎么说得过来。”

    小男孩调皮的伸了一下舌头,笑嘻嘻的说:“我说得过来,我说得过来。婆婆她一切都好,她说想念我们的时候就会来看我们,旭日叔叔更加好的很,据说正在忙着躲避美女追逐,孟凡叔叔就更不用说呢,每天都忙着教新收的那支女子御林军……”

    乔羽含笑点头,之后正色问晨曦:“既然都好,你为什么还面有忧色,难道还有别的麻烦事不成?”

    晨曦叹了口气,说:“别提了,真是屋漏又逢阴雨天。先是西北战事起,后是中原有汛情使得粮棉无收,这一下既要开库救济难民,又不得不筹集军粮,更何况此时已经入秋,天气马上就转凉,西北将士的棉衣还毫无找落。”

    乔羽一听灵光乍现:“棉衣?我们那里天寒的时候都是穿羽绒服的。”

    晨曦不解的问:“羽绒服是什么啊?”

    乔羽继续问:“不知道这里养的鸭子多不多?”

    晨曦点头:“本来养鸭的人家就不少,后来有了汛情,到处都有小水沟,养鸭子的就更加的多了。”

    乔羽说:“那就好办了。羽绒服就是用鸭绒做的衣服。据说鸭绒量占一半就行,同时可以混杂一些细小的羽毛,把这些鸭绒洗干净,放在沸水中煮,算是高温消毒,之后填充在衣服中就是羽绒服了。大致的情况就是这样,具体的细节我就不清楚了。”

    晨曦疑惑的问:“这样做出来的衣服能暖和吗?”

    乔羽坚定的说:“这种羽绒服比棉衣还要暖和的多。我们那里到了冬天都穿羽绒服的。”

    晨曦想了想,很是高兴的抱着乔羽在原地转了几圈,笑道:“太好了,我们马上就召集全国有名的裁缝都来商量一下你所说的羽绒服具体制作的细末。之后,加紧赶做一大批出来。”

    小男孩接口:“说得简单,但是你们要知道,不仅购买鸭绒需要银子,就是召集裁缝也是需要银子的。”

    乔羽想了想,含笑说:“不仅说得简单,做起来也会很简单的,儿子,要知道,你娘我有的是银子。 我可以把去年冬天咱们卖大棚蔬菜赚来的银子都用来做这件事情。”

    小女孩崇拜的看着乔羽,欣悦的说:“娘亲您真是菩萨心肠大公无私,我真是越来越崇拜您了,套用您常用的一句话,那就是我就您的崇拜,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小男孩小声嘀咕道:“娘亲她才不会这么傻呢,她还不是想借此给自己的羽绒服做免费宣传,为的是以后财源滚滚来。”

    ——————————————————————————————————————

    近期已经推出继续推出下一部《女比花娇》。网址如下:cmfu./readbook.asp?bl_id=55782

    《女比花娇》是我根据自己一步旧作《奴比花娇》为原型修改的,但是变化会很大。

    《女比花娇》里面的女主角是晨曦和乔羽的女儿,希望大家能够一如既往的支持和捧场。

    我的QQ是469172119,欢迎大家加我位好友,申请信息可以是:《女驸马男公主》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