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

    第三十五章: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

    两个人偷偷端了莲子羹出去,左苍狼趁幕容炎不备,伸手就夺,幕容炎笑着挡开她,道烫。

    南清宫外的石桌上,他凉好了羹喂她,左苍狼并不拒绝,吃了几勺,问他姜后呢?幕容炎抚着她的发:“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对她,也许守在栖凤宫,一辈子别出来了。阿左,反正轩儿快成年了,到时候我放弃炎朝,我们一起云游四海去。可好?”

    “主上。”

    “嗯?”

    “你真的可以放下姜后吗?”

    “这个你不用担心。”幕容炎抚着她的长发:“反正先养好身体,嗯?”

    “嗯。”

    他真的把姜皇后控制在栖凤宫,右相不过是有一点异动,立刻被赶出中原,永世不得踏入皇城一步。

    右相一直以为自己是玩弄权谋的高手,可是直到幕容炎真正翻脸,才知道原来不过是他手中的一个猴子,自以为是地进行着可笑的表演。他的人完全没有用上,或者说幕容炎安插的人甚至比自己的心腹还要多。

    如果不是这些年他只费心于左苍狼的病,后果怕是不堪设想。

    “再盛一碗?”

    “主上我觉得你应该去洗碗。”

    “= = 过份了啊。”

    “那我去?”

    “好吧我去,你先睡。我马上回来。”

    “嗯。”

    幕容炎回来时左苍狼已经在了,轻轻地将人揽入怀里,嗅着她发间的淡香,他没有告诉她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睡得安稳过。

    次日,整个朝廷都知道左将军醒来,王楠、费南他们纷纷来看她,她精神不是很好,简单的应对了打发回去了。

    左薇薇吵着要进宫来伺候她,她却只是笑着安抚:“那也要等你成亲之后再说啊。”

    炎朝随着幕容炎慢慢地恢复正常,左苍狼很少再踏出南清宫,快中秋了,醒来也快十天了吧?左苍狼帮幕容炎着装,仔细地理好袍子的折皱:“主上,晚上我作几个菜,我们喝一杯吧?”

    幕容炎拍拍她的脸,说好。

    可是晚上他没有来,月色清浅,左苍狼在南清宫的石桌上布着菜,王公公小心翼翼地禀报:“左将军,皇后服毒自尽了,幸好发现得及时,皇上今天晚上……怕是不会过来南清宫了。特地让老奴过来转告,请左……左将军好生歇息”

    他小心翼翼地观察,左苍狼神色不变,仔细地布着菜,告诉他知道了,回去吧。

    他于是退出去,临出门时回望,月下孤影渐沧茫。

    左苍狼默默地饮尽半壶酒,酒入腹中刀割一般的痛。她皱着眉俯在桌上,心知已是身体的极限了。这具身体终究还是忘不了,它是一个失败的替身,等不到回心转意的男主角。

    天外月色渐渐模糊了,主上,这样也好。我并不希望你在我身爆这个结局,我给了,你也放手吧。

    别悲伤,就算……我们心中有爱。

    幕容炎来时,刚下早朝,王允昭跟在他身边踏入南清宫,便看见那个人,俯在石凳上,仿若熟睡一般。

    可是他知道不是熟睡,她的血,从唇际漫过了罗袖,顺着白色的石桌落了一地,凝成惊心的紫色。

    桌上菜未动,余半壶酒。幕容炎的指尖停在离她黑发半寸的地方,然后与她对坐,执了桌上的半壶酒,那酒已冷了太久太久。

    他慢慢饮尽,王允昭不敢看他的表情:“皇上……”

    周围太过安静,半壶酒,寂寞相对,不闻万岁万万岁,只有故人看君落泪。

    阿左,你的主上终于还是太过懦弱……

    “国礼厚葬,就……葬于皇陵吧。”幕容炎大步走出南清宫,他走得太快,王允昭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看见他的背影,在晨曦中一个人,如雪般的孤寂。

    既非梁祝,怎生化蝶?而故事的最后……誓言成戏言……

    阿左,是否你也希望未曾遇见……

    幕容炎是个好皇帝,左苍狼的离世,在他身上看不到太过明显的痕迹,姜碧兰依然好好地呆在栖凤宫,可是再也没有人见过她。人人都道当今皇上是独宠她的,只有她知道自己早已不知在何时失落了他。

    宫里没有人再提起左苍狼,只是南清宫再无任何人入主,只是帝君从此不展颜。

    某年于皇陵祭祀,仪式结束后幕容炎挥手退却众臣。将出时,王允昭斗胆回头,那位素以铁血著称的帝君将额头轻轻抵在一座石碑上,在群臣转身的瞬间、泪流满面。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