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逐出宫门

    苏麻抽回手,费力掸起来,擦去福全脸上的泪。

    “王爷,苏麻此生能得到王爷的倾心,是苏麻的福份,只是,你我有缘无份啊。王爷,苏麻此去,一定不喝孟婆汤,苏麻会在奈何桥边等着王爷,来生,苏麻一定做王爷的妻。”

    “姐姐——”

    福全哽咽着,说不出话。这一段情,让他肝肠寸断,让他魂牵梦萦,就因为和他竞争的人是皇帝,所以他就得让。

    “王爷,苏麻有件事想拜托王爷。”

    福全点点头。

    “苏麻从小就失去双亲,蒙老祖宗的福气,能伺候皇上,王爷啊,不是苏麻要家着皇上,实是苏麻肩上的责任,老祖宗临走时的交代,老祖宗知道王爷你苦,可是有些事不是我们能左右的,老祖宗说,这辈子她亏欠你了。”

    福全泣不成声。

    “别说了,姐姐,别说了,福全都知道。福全知道姐姐的心,来生,福全和姐姐只做平常百姓……”

    苏麻凄楚的笑笑,喘着粗气。

    “王爷,语葶,请你一定要护全语葶,我这一赚语葶怕是不好过了,我担心她们,她们会对语葶下手。皇上不在宫中,那些人视语葶,都如眼中钉,苏麻求王爷,护全语葶……”

    福全以为苏麻喇姑要拜托他什么事,没想到竟然是护全洛语葶,不由的更加悲凉,更加的伤痛。

    “姐姐,你什么时候想过你自己?都这个时候了,你为什么还要想着别人,从小到大,你就是这样,呜——来人——传太医——”

    “王爷……王爷——别,苏麻已经无药可医了……听苏麻把话说完……”

    苏麻喇姑一连串的咳嗽,福全情急之下,将苏麻搂在怀里。

    “王爷……你不知道,皇上这后半生,就靠语葶了,王爷,你一定要护她周全……”

    “不。姐姐,都这个时候了,为什么你的心中想到的还是皇上,为什么你不想想我,这一生,他得到的还少吗。江山,我不要,你,我让了,这一次,我偏不听,洛语葶,是他心爱之人,好,当年若不是他插一杠,你也不会终老宫中,这一次,我也让他常常失去心爱之人的滋味。”

    “王爷,别……这样,过去的都过去了,总归是苏麻没有福气……来生……”

    福全搂紧了苏麻喇姑,这是他的珍宝,从第一次见到苏麻喇姑的那一刻,他就喜欢了她,可是造化弄人,他们近在咫超却又远在天涯。福全再也掩不住心中的悲凉,放声痛哭。哭他的怯懦,哭他的胆小,哭他当年为什么不能再争取一步。

    院子里,柳絮一脸肃然,守在门口。盛夏季节,柳絮却觉得冷,异常的冷。天空一群鸽子飞过,柳絮眯着眼看着天空。她想起小时候自己的母亲说的话,人死了之后,灵魂都会升天的,不知道自己的主子这一去,灵魂会到什么地方。

    忽然,一个老太监带着五六个侍卫,进了静心苑。

    柳絮呆了一呆,刚要说话,一个侍卫已经率先上前捂住了柳絮的嘴。老太监狞笑着,一摆手,侍卫冲进了东屋,东屋传来一声惊叫,只是很快便没有了声息。片刻之后,侍卫押着洛语葶出来了。柳絮挣扎着想要挣脱侍卫的手,可是她一个弱女子,怎能挣脱,只能眼睁睁看着侍卫押着洛语葶出了静心苑。

    许久,侍卫才放开柳絮,跟上自己的人,匆匆而去。柳絮再也顾不得许多,转身撞开门冲进屋里,扑通跪倒。

    “主子,他们带走了姑娘……”

    苏麻没有回应,福全也没有回应,柳絮战战兢兢上前,看到福全紧紧地搂着苏麻,可是福全怀里的苏麻,已经与世长辞了,苏麻眼角,一滴晶莹滴透的泪,凝固着。

    柳絮长跪不起,恭恭敬敬的的磕了几个头,小声说道。

    “王爷,大姑姑……去了……”

    福全却充耳不闻,只是搂着苏麻喇姑,仿佛是一种永恒,又仿佛是一种不舍。忽然间,福全爆发出悲怆的哭声,那哭声异常的悲凉,异常的痛苦,仿佛是积压了许久的怨、怒、悲,一瞬间都发泄了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

    福全悲痛欲绝的哭声,惊飞了树上的鸟儿。院子里,忽然间宁静了,小蝶本是从东屋爬出来,哭着要到堂屋求苏麻,可是福全的哭声和堂屋的情景,让小蝶呆了。西屋里豆绿几个小宫女,听到福全的哭声,战战兢兢走出来,一看柳絮长跪不起,顿时都傻了。

    福全已经昏厥过去。

    慈仁宫中,太后博尔济吉特氏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惠妃、宜妃、德妃还有其他嫔妃贵人都直挺挺站着,偌大的屋里鸦雀无声。

    洛语葶被两个老嬷嬷压着,跪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太子站在一旁,面无表情。

    苏麻的事,屋里的众人已经都知道了,或者说,有些人一直都在盼着这一天。

    在去静心苑抓人之前,众人对如何处置洛语葶意见不一,最后还是德妃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太后娘娘,毕竟这位洛姑娘是皇上请来的客人,处置不当,皇上回来毕竟不好交差,不如逐出皇宫,任她在外面自己生存,皇上回来,太后娘娘也好有个说辞。”

    太后自然也不想因为洛语葶破坏母子感情,半推半就应承下来。

    很快,太后懿旨:妖女祸乱后宫,置苏麻拉姑重病而死,为显皇家威严,将洛语葶逐出皇宫。

    洛语葶被侍卫推推搡搡,从慈仁宫出来,被扔进一个灰布小轿中,小轿出宫门南城门。南城门口,被打的遍体鳞伤的洛语葶终于见到了阳光。回头看看凶神恶煞般的侍卫,看看红墙碧瓦的城墙,洛语葶感慨万千,来的偶然,去的同样,不知道这一场清朝皇宫游玩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梦,可是想到远在战场的康熙,想到病体羸弱的苏麻,想到心底纯净的胤祥,洛语葶还是潸然泪下。

    就这样离开京城,她好不甘。她并不知道在她被带出静心苑后,静心苑发生的一切,苏麻已经逝去了。

    上部完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