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倚天屠龙 曾记少年(下)

    苏晚甩甩头。

    梦里的情形在脑中挥之不去,花见影的记忆却执拗地将故事延续下去。

    郭良走后,年幼的花见影和初入的叙离一时相顾无言。这是他们第二次见面,却是第一次真正相识。而那时,花见影对这少年的态度,也与中其他人并无二致。

    叙离虽被指派随侍在少主身旁,但身无半职,且年岁不大,尽管无人会主动招惹,私下里却并不将他放在眼里。

    某日,他为连玥续完功力,浑身虚脱走路都不稳,刚从连玥处出来,就不慎撞翻了一名侍婢手中的汤碗。

    那婢女惊呼一声,立刻双手将他猛地一推!

    叙离站立不稳跌倒在地,双手撑在满地瓷片上,顿时鲜血直流!

    那婢女仍未解气,跺脚怒道:“你这不长眼的,这是给少主补气的汤药,你竟然——”

    叙离神情微愣,随即低下了头。

    花见影恰巧经过,见此情形,皱了皱眉:“洒都洒了,还不去再煮一碗?”

    婢女见是四,大惊,哪里敢再耽搁,慌忙就退了开去。

    叙离抬头,勉强笑了笑:“四……”

    花见影撇撇嘴:“真笨。”不待他说话,便径自进了房。

    在她看来,替他解了围已是天大的恩赐,更不会发觉叙离唇角的笑容已渐渐挂不住。

    “和我说说小时候的事吧,你和叙离哥哥的。”苏晚挽着连玥,将头靠在他肩头。

    连玥看她一眼:“儿时的事,你是否都已记起来了?”

    “有些记得,有些真不记得了。”苏晚叹了口气,“至少,我不记得叙离哥哥何时对你动的心。你知道……男人对男人动心……很奇怪。”

    话音刚落,便看到连玥的神情有一瞬变化,似是尴尬,又似是迟疑。

    苏晚立刻直起身起来扯住他的衣袖:“你知道的,对不对?”

    连玥垂下眼,一时沉默,许久,才缓缓开口:“天色不早了,回去再说罢。”

    说罢,他执起她的手,沿着来路往回走。

    艳阳微斜,一径烟波远。

    “你可还记得曾问过我,为何要以丑脸见人?”

    “嗯,你那时说……”

    “其实真正的原因……并非于此。”

    苏晚心中没来由一紧:“……那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叙离随在我身爆言行一向稳妥,但不知从何时起,却变得反常……”连玥说着,口气又有些不稳,面上再次出现那种古怪的神情。

    魅音诀与炼魂诀确是世上最另辟蹊径的武学,传功之时,两人皆须不着寸缕,更要肌肤相触。原以为男子与男子之间无妨,然而有一日行功完毕,他正靠在池沿喘息,原本会恭谨放开他的叙离却并未退开,反而凑近来,轻唤一声:“少主。”

    “嗯。”

    他不以为意随口应了,刚抬起头,那与他同样赤~裸的少年忽然将他压在池壁上,抬手轻轻覆上他的脸,喃喃道:“少主的脸……真美,若非早知少主是男子,恐怕叙离也会将少主当成女子……”

    他猛然一震,忽然惊觉叙离看他的眼神竟变得不寻常!

    如今想来,当日他哪怕尚有一丝力气,都会毫不犹豫一掌打死眼前的少年。

    仿佛感受到他的杀意,叙离也只说了这一句,便如往常般,恭恭敬敬起身穿衣,退了出去。

    待他有力气走出去时,第一个念头便是去杀了这胆敢越暨的侍从,但理智却催促他先去见了连泽。

    然而,连泽听过之后非但不觉得气恼,反而露出一丝笑意,嘱他好好用人。

    他应诺了,却从此开始厌恶自己的脸,于是命人做了那张丑脸,从此除了练功或被花见影强行拖出去之外,余下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戴着那张脸,远远躲开去,及至后来,连话也越来越少。

    这样难以启齿的事,他自不会告诉花见影,而知情的叙离,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开始命人挖掘地道。

    压在心底的秘密一旦说出,也便轻松了很多。苏晚听他说完,默然许久。

    花见影的记忆早已与她融为一体,但极端自我的花见影看不到的东西,她却将它自记忆深处寻了出来。

    相较于花见影的自负,连玥性子虽冷,却从未给过叙离一分脸色。

    叙离的出身她并不了解,但他小小年纪就已学会了忍耐。

    名姓授之于父母,连泽谈笑间便给他改得面目全非,他忍了,甚至当花见影一再追问,也能微笑着说:“我叫叙离。”

    而后在,他受尽冷遇,却从未表露出一丝半点,笑意谦和,言语温恭,甚至连怒色都没有。

    他对所有人微笑,也对所有人防备,在这样一个地方,他能靠的,只有自己。

    令他卸下防备的却是一件意外的事。

    苏晚记得,那一日,花见影实在好奇连玥究竟如何练功,于是偷偷跑去后殿躲了起来。依照规矩,少主练功时,除叙离外任何人不得留在后殿,所以,待侍从婢女撤走后,花见影便明目张胆戳破窗户纸,隔着房门偷看,如入无人之境。

    但看到的情形却让她大吃一惊!

    房中除了一张床,就只有一个的水池。淡淡的雾气自池中弥漫开去,水中两人对面而坐,皆闭着眼,赤~裸相对。

    花见影再是嚣张跋扈,毕竟是未出阁的少女,此刻见了这种情形,即便这两人都是自己的玩伴,也不禁脸红心跳,又羞又悔。

    彼时,背对着她的人是叙离,连玥被他挡住,只看得到紧皱的眉,长长的睫毛垂落下来,轻轻颤动。

    她看着叙离,不由得就想,这少年身子单薄,衣衫之下倒也并非全无看头。念头初起,又被羞耻之心压下去,转身欲走。

    就在这胡思乱想的当儿,里面两人突然同时发出一声闷含各自向后倒去!

    花见影暗叫一声“糟糕”,第一个反应就是拔腿逃跑。但还没跨出一步,就听叙离的声音急急道:“少主!少主!”

    连玥出事了?花见影心头一惊,脚步便顿住。却听连玥低哑着声音道:“别喊……”

    叙离忙道:“少主,属下这就去叫人来!”

    “不可……”连玥声音虚弱,口气却是不容置喙,“若让人知道,我爹不会饶过你。”

    叙离惶恐:“行功凶险,少主为何要……”

    连玥打断他,却问:“方才为何内力断续?”

    “属下……少主,属下罪该万死,最后一日练功,其实……其实并未完满。”

    “既未完满,为何强行行功?”

    叙离沉默不语。

    连玥也不追问,只淡淡道:“我若不断开内力,你后力不继,即便不死,武功也会尽废。”

    叙离愣了片刻,接口道:“可是,若强行断开,少主便会遭内力反噬,轻则内伤,重则便经脉损毁……”

    “不会留无用之人,但我毕竟还是少主。”

    “少主为何……要救属下?”

    连玥似被问住了,须臾不耐道:“想做便做了,需要缘由?”

    “……少主。”

    “你先出去,我会自行调理。”

    叙离默然一瞬,忽然缓了口气:“少主先前说,此事让城主知晓,城主必不饶属下。如今属下就这样走了,岂非被人怀疑?”

    连玥迟疑。

    叙离叹了口气,轻轻一笑:“少主尽管运功,属下来为少主护法吧。”

    或许在叙离看来,信任一个人比任何事都难。但连玥无意的一次举动,令他不仅从此信赖了他,也无法控制地爱上了他。

    而后,便想要的更多。

    他很聪明,一而再,再而三地利用爱上他的女子,来成就他的爱。

    爱一个人,不算错。

    只是,他爱人的方式,错了。

    两人携手,渐行渐远,在夕阳的余晖中,拖下长长的影子,交叠相错。

    刚走上大道,便看到一阵混乱——

    “连笑你给我站住!”

    “我就不,哈哈!你来追我啊,追到就给你啊!”

    “连笑你找死!!快点还给我!”

    “轻功差又偷懒,活该,哈哈!”

    两个追逐的身影刚跑到近前,就听一声怒喝:“你们两个在做什么?!”

    跑最前的男孩儿一个急刹车,踉跄停住,连忙把手里的东西丢还给追上来的女孩儿,绞着手指喏喏道:“娘……那个……我不适意欺负姐姐的,是姐姐她……”

    “谁和你说这个!”苏晚怒气冲天,伸手一指他身后,“你看你踩烂了多少东西?撞了几个人?快去给我赔礼道歉!”

    两个娃儿回头一看,顿时吐了吐舌头。

    鸡飞狗跳,框翻篮倒,怎一个乱字了得。但所有人都知道这两个小魔王是四的宝贝儿,皆是敢怒不敢言,见苏晚要两人道歉,都慌忙摆手赔笑:“没事没事……”

    苏晚干咳一声:“各位,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众人又忙摆手,瞬间散了个干净。

    苏晚面子挂不住了,转而迁怒面前两个:“你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回去罚抄一百遍弟子规!”

    “啊——不要啊娘——”

    惨叫声回荡在上空。

    一行秋雁飞过。

    浮云散去,日西斜。

    金光万丈。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