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中医同学周游艾氏企业

    由于中医同学坚持要看苏枕的男朋友,所以苏枕约她在高新开发区的艾氏大楼下见。中医同学坐公交车从学校到艾氏所在的高新开发区,整整用了一个半小时,就背个空书包,里面连本小人书都没有,又没带Mp3等,公车颠得很又没地方睡觉,一个人坐这一个半小时车下来,无聊到抓狂,到终点时几乎精神崩溃。甫一下车还迎面吹来嗖嗖的不同于市内的冷风。中医同学哆嗦了下骂道:“哇靠啊郊区……”再一看路面,属于四仰八叉躺在大马路中间几个小时都来不了一辆车撞死你的类型。在此环境下,艾氏公司的艾氏大楼就如同旱地拔葱,一览众山小地矗立在一片尚在建设的工地正中。

    中医同学有三贱,手贱脚贱嘴贱。就比如现在,明明和苏枕约定的时间还没到,苏枕叫她在楼下等,她一不小心脚贱,就跑进去了。

    艾氏大楼一层大厅里摆放着硕大的大理石屏风,和拼石壁画,以及巨型根雕石头盆景若干。中医同学在一尊一人高的根雕前停下脚步,根雕名叫“竞美”,竟是两只展翅的孔雀相并的形态,向路人花枝乱颤着招摇。

    “啧啧,多拐枣的树根,才能长成这样啊!”中医同学感叹道。(注:“拐枣”是我们家乡话,意思是扭曲,别扭,带贬义。)

    “嘿!”两个孔雀头后面突然伸出个头来,“你是苏姐姐说的‘中医同学’不?”

    中医同学看了看那个脑袋:“你个小侠们,表喝我啊!”(注,“侠们”,家乡话,意思是小孩子,带轻微的贬义;“喝”,家乡话,吓的意思。)

    中医同学又看看他,点头道:“哦~~你是不是那个昼小子啊?”

    “是啊是啊,”洪昼从根雕后面钻出来,“我专门在这儿等你的。”

    “哟是么!”中医同学高兴,“小子挺有意思,走带我逛逛去。”

    “好啊好啊。”洪昼十分配合,带苏枕上了电梯。

    “咦?二楼三楼怎么不停?”

    “哦,”洪昼道,“那是我大伯二伯的地方,他们两个不上班的,这地方给他们做灵堂的,一进去就是一张大遗像,我想你可能没兴趣。其实四楼也没意思,四楼是我三大爷的书房,你要是想看就进去看看。”

    “好啊好啊我要去看。”中医同学比苏枕书虫,所以极爱到书房这类的地方参观。

    四楼的电梯门一开,哗!这哪里是书房,这是个小型图书馆!墙上连绵的书架看得中医同学口水直流:“这,这要拿书得搬梯子不?”

    “搬什么梯子啊!”洪昼答道,“拿一套《人间喜剧》一套《资治通鉴》磊起来踩上去就是了。”

    书架的最尽头,一张豪华大书桌后,坐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正对着笔记本电脑奋纸疾书,脸上那表情,俨然就是“文化人”!一身的凌然正气礼义道德啊!中医同学绕到后面,一看电脑屏幕,只见洪昼他三伯正认真地敲着:“顶楼上的”……

    中医同学一眼就看到了熟悉的某红色,脱口而出:“碧水不好混啊!”

    洪昼他三伯推了推眼镜:“人家混的是战色……”

    电梯哐哐哐越过五楼、六楼、七楼……到了八楼,“叮!”的一声打开了电梯门,进来了一个西装革履的帅叔叔,身后跟着个满脸不高兴的大龄青年。西装帅叔叔,中医同学是怎么看他怎么眼熟,突然想起来:

    “啊!你不就是我们省的那个……”

    帅叔叔闻言,朝她看了一眼,眨眨眼,温柔一笑,帅爆了!中医同学正要加以猥亵,洪昼开口叫道:“八叔,十四叔。”

    中医同学看他那“八叔”“十四叔”的胸卡,分别写着:“尹禩”“尹禵”,心里就骂道:“MB啊,这什么破名字,保准现代汉语辞典查不到,古代汉语辞典查不到,只能TMD去查康熙大字典!真是冒充他爹有文化……”

    思量间尹禩又朝她一笑,中医同学又被他笑懵了,抓紧时间向他求证:“哎听说你以前在西藏剿过匪啊是不是真的……”

    尹禩一头黑虾“没有……”

    “叮!”门又开了,众人走出去,走廊上几个面容萧瑟的美女看见尹禩眼神一亮,刚要迎上来尹禩就笑道:“别,别找我,老九在哪儿我也不知道,我也好些天没他的音讯了!手机老关着机,还想问你们呐!”

    她们的眼神又黯淡了下去。

    尹禩身后的尹禵顿也不顿,直直冲向走廊尽头的办公室,尹禩叫道:“糟糕!洪昼啊,快追上你十四叔!恐怕他要和你爸吵架!”

    洪昼安然道:“安啦,我爸现在不在办公室。”

    尹禩“哼”了一声:“那你十三叔呢?”

    “呀!糟!”洪昼一拍手,跑将起来,“十四叔~~别动气~~”

    中医同学一边溜达着,一边凑到门边看热闹,只见尹禵正跟个和他年龄相仿的男子叫着:“为什么指名那块墓地是给XX老总死了的老爹的?还不收钱?当初是谁说随便我经营不受公司辖制的?现在又是谁给我指东说西的拍人家的马匹?”

    另一名胸卡上写着“尹祥”的男人也不动怒,也不和他吵,一边手脚麻利地整理着文件一边说:“老十四,你不要离我太近啊,小心我传染给你肺结核啊。”

    “呸!”尹禵骂道,“早钙化了,还传染,传染个P啊,少拿自己有病吓唬人啊!”

    “哎哎这就不对了!”中医同学的脚贱嘴贱同时发作,迈进门来,“虽然好了,但还是要慢慢养护的,教你个法子啊,冰糖炖梨,大梨一只,冰糖放多点,梨子削皮切块兑水,熬煮放糖,到水有甜味为止,若干分钟后,保准爽口好吃,而且‘润肺细无声’……”

    “你什么人,滚出去!”尹禵一声喝,把中医同学吓得向后跳一步跳出了房门,“那么凶干嘛啊你肝火旺啊喝点柴胡调解调解内外……”

    又到别的地儿闲逛去了。

    大概洪昼在那劝他十四叔,所以没跟来,中医同学一路痴,到处乱闯就迷了路,最后进了一房间抬头一看,哇塞!一间小佛堂!焚香的味道熏得她直打喷嚏,不禁骂了一句:“我啊,菩萨他妈的真乃金刚不坏之鼻啊!”

    冷不防旁边一个冷肃的声音训斥道:“你是什么人,敢在菩萨面前造口业!注意积点口德!”

    中医同学扭头一看,哟喝,一大叔,捏着个佛珠好像刚刚在专心打坐念经,不爽起来:“靠,还积口德,你以为就你学过佛?我也懂一点的好不好?佛不是告诉我们要遵从自己的本性吗!我如果为了忍这么区区两句脏话不说,就违背了自己的本性,佛他老人家也不会愿意的吧?!”

    “你,你……”大叔瞪着眼睛怒道,“你竟然拿佛经断章取义!”

    “是啊,就拿佛经了怎么样,有本事你拿《道德经》来断章取义骂我啊?我告诉你《道德经》我也学过啊,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效常有欲以观其徼呵……”长吸一口气,“此二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背完了还得意洋洋看着大叔。

    所以说这个人就是嘴贱,热爱学习都是假的,看书看的都是为了吵架用的。

    猛地听到背后洪昼叫道:“爸!十四叔那边正生气着呢,过去一下吧,咦中医同学你在这儿啊?”

    爸……?

    中医同学僵硬地回头:“他是你爸?”

    洪昼点头点头。

    “你爸是这公司的CEO?”

    洪昼点头点头。

    中医同学再回过头看看刚刚被她说得气闷无比的大叔,再回头看洪昼:

    “……拜拜……”

    赶快跑,赶快跑,得罪了资本主义企业的头头,后果不堪设想啊,要赶快回到外面那个秋风清凉的社会主义郊区去!

    身后大叔一声令下:“警卫!把那个女的给我抓起来!”

    “是!”几个警卫带着电棒就上来了。

    中医同学如同笼中蚂蚱,此刻真相抽自己:

    MBD,叫你手贱脚贱嘴贱,贱到后来逃不脱铁桶阵,你说怎搞?!

    正英勇就义间,苏枕的声音:

    “中医同学!”

    中医同学睁开眼睛一看,如同救世主降临:“苏枕~~~”

    苏枕旁边的是尹礼,正看着她在面部抽筋:“能在我毛司内部这么短时间内混到万人嫌的,她是第一个……”

    苏枕叹道:“你啊,你又贱了吧……”

    所以规劝各位童鞋,贱可以,要贱得分时候分场合,贱到中医同学这地步……就算了……

    本文完。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