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8 信任他

    木讷的将手中的杯子洗净吗,拿着衣服回房。

    苏奕丞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安然愣愣傻傻的坐在发呆,眉头微微紧蹙着,想是在想些什么。

    拿毛巾擦着头,苏奕丞试探性的轻唤,“安然?”

    安然似乎没有听见,手中拿着衣服一脸心思的在想着什么。

    似乎察觉到不对,将手中的毛巾放下,苏奕丞朝她过去,在她身边坐下,伸手环住她的肩膀,将头埋进她的肩窝,深深吸了吸她身上同自己一样沐浴后留下的清香。

    安然因为他的动作猛的一怔,回过神,他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她的身爆那温热的气息洒在她的肩窝,温温热热的,让她不禁觉得有些痒,扭捏了下身子,“呵呵,好痒。”

    苏奕丞张口轻轻咬了下她那秀巧的耳朵,声音开始略有点暗哑的问道:“刚刚在想什么,叫你都没反应。”

    安然被咬的一阵酥麻,手半推着他,说道:“没,没想什么。”

    刚刚她在想那个杯子,在想是否要开口问他刚刚来的是什么人,为什么来,可是想着,她就放弃了。她想夫妻间相处的基础是信任。他今年三十二岁,又是江城如此年轻的权贵,以他的条件,爱慕的女子定不占少数。他这个年龄,这个身份,他的过去不可能只是张白纸,上面定是绘满了色彩。且不说他,自己过去不还有一个莫非嘛。

    上次在悠然居门口,他带着她回来,最后却什么都不问,其实他有资格要她给他个解释难道不是吗,不问不过是他信任她,不过是他尊重她的过去。其实她是感谢他的不问,因为那些过去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她很感激他只是拥着她,而什么都不问。他能做到如此,她又为何不可呢?

    苏奕丞拥着将她转过身来,认真的看着她那扑闪的大眼,然后吻压下来,贴着她的唇,问,“晚上酒会上究竟怎么回事?”

    安然回应着他的吻,带着洗簌后的清新,含糊的回答着他的问题,“没,没什么,误,误会而已。”其实本来就没什么事,是那个什么张太太有欺人太甚蛮不讲理,才把小事给闹到。不过今晚算是让他见识到所谓‘权利’的力量,那么蛮横无礼的一个人,在权利面前也只能偃旗息鼓。

    想着,安然从他怀中退出,伸手捧着他的脸,气息微微有些喘,认真的说道:“我今天才知道原来你的官还挺大的!”今天要不是他出现,估计她真的要跟那悍妇闹到警局去。

    苏奕丞失笑,轻咬她的鼻尖,笑道,“所以现在才知道自己的身价高吗?”

    安然咕噜的转了转大眼,双手搂着他的脖子,俏皮的问:“那以后可以‘横着走’吗?”

    苏奕丞一愣,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好笑的问道:“你是属螃蟹的吗?”

    安然笑着,“我老公属螃蟹的,所以我也要‘横着走’!”

    苏奕丞诡异的笑着,看着她的眼神阴阴得有些吓人。

    “你你你想干嘛?”安然看着他的眼神,身子从他怀中挣脱开,一点一点的往身后靠去,总觉得似乎能预感到什么,而且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苏奕丞那深邃的眸子盯着他,就犹如一只优雅的猎豹在盯着自己的猎物,嘴角带着诡异的笑容易倾身逼近她,声音低低的响起,“今晚就让我先在你身上横着走试试看吧。”那语气,带着魅惑。

    本能的想躲开,她可不想明天再起来整个人被辗压过似得酸疼,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在这方面太需索无度了!

    安然转身想逃开,可是已经半化身为狼人的某人哪里会容许自己的猎物在自己的眼皮底下逃赚伸手将她的脚裸握住,然后一个扑身将她压在自己的身下,看着她,露出鬼魅的微笑。在她准备出声抗议的时候一个附身,将她那未能喊出口的抗议和不满全都吞进了口中。

    而后整个房间里的温度升脯而后女人的呜咽男人的喘息充斥整个房间。窗外的月儿似乎也为房内的这对男女脸红,羞涩的躲到了云儿身后。

    第二天再醒来的时候照例身边的人早已经不在,就连床铺也早已冰凉没有一丝温度。

    安然拖着酸疼的紧的身子坐起身来,身上那犹如辗转压的过酸疼让她不禁在心里狠狠的把苏奕丞骂上上千遍这才稍稍解气。

    简单的洗漱换好衣服出去,只见厨房里苏奕丞正在烤着面包煎着蛋,听见她出来,转过身温润的笑了笑,只说道:“先坐一下,早餐马上就好。”

    闻言安然在吧台前高脚椅上坐下,看着他穿着居家服围着围裙为自己在厨房忙碌的样子,心里那稍有的那一点埋怨和不满也一下烟消云散。

    将早餐在她面前放好,见她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问道:“怎么了,在想什么?”

    安然回过神,看着他,说道:“你说我是不是太不称职了?”

    突然又觉得有些愧疚,对于这段婚姻,对于作为一个妻子,她似乎有些太不称职了,除了那两次的西红柿盖浇面和那次的早餐,她似乎未曾正式的为他下过厨,虽然她的厨艺也是差强人意的,但是对于一个妻子该尽的责任和义务,她似乎真的比想象中要不称职许多。

    而且婚前说的一切几乎没有做到,以她说的,这段婚姻中她该是独立的,独立的生活,独立的经济,可是这段时间,似乎总麻烦她多点,早晚的接送,甚至关于父母的一些生活品。

    这段婚姻比她想象的不同,她以为他们会互不相干,甚至很会少交流,可是现在的情况跟之前设想的完全不同,他们不但没有互不相干很少交流,甚至还如同真的新婚夫妻似的,夜夜颈项相交、虽然和想象的不同,但是不可否认,这样的婚姻是她喜欢的。

    苏奕丞挑了挑眉,问道:“比如说?”

    “我似乎没为你下过厨。”安然说道,一脸的认真。

    苏奕丞笑,再问道:“还有呢?就这个?”

    “我好像总麻烦你,每天要你接送。”安然如是说。

    苏奕丞有些高深莫测的点了点头,“还有吗?”

    “呃,以后我每天回来第一件事就先煮饭,然后再打扫房间,你那换洗衣服脱下来放在哪,我来洗。”似乎就是这些吧,她没有经验,也不知道哪些已婚妇女该做些什么,这些是平时母亲最长做的,那应该就是这些了吧!

    苏奕丞点点头轻笑,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办?”

    安然思索了会儿,看着他问道:“今天忙吗,晚上有应酬吗?”

    苏奕丞摇,说,“没有。”月末的各项检查意见差不多了,接下来是市委里的各项会议,很多走的是程序。

    “那,那你晚上早点回来,晚上我下厨,我们在家里吃?”说起来也惭愧,和他结婚这么久,除了早餐,他们基本没在家里开过火,要么就是他有饭局,要么就是她有应酬。

    “好。”苏奕丞爽快应下。然后指了指吧台上的早餐,另外将刚刚倒好的牛奶给她递过去,再抬手看了看手表,平静的说道,“现在8点10分,如果你再不准备吃的话,那待会儿上班你可能会迟到。”

    安然看了看时间,轻唤了声,赶紧推开椅子早餐都不准备吃冲卧室里将包拿出就要去上班,要知道,他们这道公司要近半个多小时的车程,这早上又是上班期,要是堵在路上,那真的就太糟糕了。

    苏奕丞看着她慌慌张张的样子,失笑,几口解决了自己的面前的早餐,然后起身将碗碟放进洗碗槽,再从柜子里拿出袋子,将吧台上她的早餐倒入袋子,另外从冰箱里拿了盒牛奶,这样,等下等她出来,让她带上,待会在车上吃。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