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009  郡主回宫

    琴倾,琴锦两人在承德宫门口守了一夜,也不见辰露回来期间两人分别出去找了好几回也都为找到人,又不敢跟凌天奇去说。到天亮都还没有回来,没法两人硬着头皮心惊胆颤向御德殿快步走去。

    “诶哟,你们两个走这么快做什么,差点把我着老骨头撞翻。”图海差点被两人撞到在地上,幸好有跟在后面的小太监将他扶住。

    “对不起,对不起。奴婢们走但着急没看见公公,还请图公公恕罪。”

    “好了好了,什么事情这么急你们两个。”皇上一大早心情就不好连带着他也一并不好。

    “图公公,娘娘不见了。琴锦跟奴婢在承德宫等了娘娘一个晚上,都没见娘娘回来。”琴倾着急的看着图海,万一娘娘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她们脑袋可就不保了。

    “我说你们两个这么当差的,这么不在娘娘边上候着,要是娘娘有个什么万一你们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幸好昨晚皇上在树林里发现娘娘,要不然她们两个的麻烦就大了。

    “请公公帮忙帮奴婢们跟皇上禀报。”她们也不想可娘娘不让跟,她们当奴才也不能违背皇后的旨意。

    “娘娘现在御德殿里面昏迷不醒,还不快进去伺候着。”他还要去找人,偌大个皇宫要到那里去找皇上所描述那样的老头,再说他还是圣宫的长老,比皇后的还来无影去无踪。

    “娘娘,娘娘——皇上。”两人一进去就扑倒床前,担忧的叫着,后才看到凌天奇站在边上。

    “来人,拖下去每人仗着四十。”想有人在边上照顾着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谁料还是发生了,昨晚若不是长老来的及时,他真不敢想辰露会怎么样。

    “皇上饶命,奴婢知错了下次一定紧跟在娘娘身边——。”

    曾经是多么宅心仁厚的逍遥王爷,今天却对两人的苦苦哀求充耳不闻。挥手让侍卫把两人拖下去。

    *

    “来人,快把那丫头给本宫抓起来。”御花园内气焰嚣张的陆婕妤完全不顾形象的卷起袖口冲出景云宫。身后但监宫女着急的跟着她跑出宫。

    他们主子可以后宫这些娘娘中当然除了皇后外唯一经过御德殿侍过的寝娘娘,他们可得小心伺候着。

    可不知道从那里跑出来的小丫头,先剪破了娘娘的锦衣。打碎了娘娘的最喜爱的首饰。

    前面一身淡黄色的小人儿,转身对着陆婕妤做鬼脸。不客气的把站在边上的侍卫往中见推挡住她的路。

    看到陆婕妤领着人在追这个小人,所有的侍卫充耳不闻,都当没看见。谁敢动手去抓她,连皇上都要让她三分更何况是他们呢。

    也只有这些刚进宫的主子不知道,现在在大闹皇宫的人是谁,还拿出主子架势去抓她。难道以前带她们的嬷嬷没有告诉她们,在宫中谁的不能惹的。

    气的陆婕妤直跺脚。这些狗奴才竟然不把她的话当一回事。看她那天得宠了不把他们这些眼睛长在头顶的全部要了他们的命。

    “来呀,来呀来追我,追上我的都有赏。”说完身影一闪凭空在花园中消失。不一会儿,紫凌宫内又传出杀猪的声音,接住文美人带着宫人追着某个大胆的丫头追到御花园,与陆婕妤来了个花园相撞。

    “大胆奴才竟敢撞本宫。”两人非常有默契的对着对付喊道。

    “你一个美人就敢在本宫面前自称本宫,你眼里还有规矩没有。”官大一级压死人,陆婕妤盛气凌人的说道。

    “美人怎么了,你就只比我高两级,等着我总有一天会比你爬的高。不就是你父亲官大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你——来人,给我掌嘴。”气死了,陆婕妤气的牙痒痒,脸色发青。活一副要把人碎尸万段的样子。

    陆婕妤的人立马领命挥着手上来。

    “谁敢动一下试试看。”她文毓可不是这么好欺负的。

    “哈哈,太好玩了。打呀,我看你们两个谁打的过谁。”一个笑声从离她们不远的一棵树上传来。

    入眼又是那个穿着淡黄色衣服的丫头,两人又非常一致叫人呆住她。

    “给本宫抓住本宫重重有赏。”说完两人相会鄙夷的看了对方一眼。

    “过来抓我,谁抓到我就把景云宫跟紫凌宫的东西全部赏给谁。”小人儿的一句大言不惭让两人皆为一怔,这丫头是谁,口气这么大。

    说着身影掠过湖面向皇宫另一边跑去,所有人争先恐后的去追。

    不到一刻钟,整个皇宫像炸开一样,所有人都跑出来,围着一个小人儿团团转。

    “她在那里,快把她抓住。”一下声音有从隔着百米外的地方传来。

    “在这爆抓住——。”“在那——。”

    所有人都被她搞的头昏脑涨,耳朵里面嗡嗡的响。别说东南西北就连左右的都分不清。

    “那边这么吵是在做什么。”图海捂着耳朵手指这乱成一团的花园。

    “听说是有个不懂规矩的丫头,把娘娘们的衣服都弄破了。”一个小太监把听闻告诉图海。

    “就这么点小事至于弄成这样嘛?”皇后一直昏迷不醒,皇上忧心忡忡,她们倒好在御花园的里嬉闹,要是打扰皇后有她们好受的。

    “你们几个过去,去把那丫头拿下,让娘娘各自回各自宫去。”

    “图公公,听她们描述的样子,那丫头跟郡主很像,万一要是郡主怎么办。”不是很像根本根本就是百分之百是她。

    诶哟,这小祖宗什么时候回来不好,偏偏要现在回来不是回来添乱嘛。看样子他要提早告老还乡,要不然经不起今天折腾。

    “停,全部停下。”

    “图公公。”看清来人,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动作,原地站住。

    “各位主子,现在不是你们可是嬉闹的时候。请都回宫休息去。”都不是普通人家的,怎么就一点规矩都不懂。

    “图宫宫,你来的正好,你看看那个——。”指着再在某处谁都碰不到的地方的人。“那不懂规矩的宫女,把本宫宫中的东西全部弄烂掉了。”

    “诶哟,我的小祖宗,你飞这么高做什么快点下来。”看到南飞儿站在树尖上,差点没吓到的坐到地上。

    不识南飞儿的人疑惑的看着图海,小祖宗!这丫头是谁,连图总管都对她好言好语的。

    “图公公好,各位娘娘们好。”飞下树梢挥着手跟被她弄的灰头土脸的女人挥手致意。

    “小郡主,你什么时候回宫,这么也不跟老奴说一声。”他其实很想问你回来做什么。

    “不知道诶,我睡着睡就睡到这里来了。”都是那个无良的长老把她从被窝里包出说有事情要她做送回宫里来。

    他那里不好放,偏偏把她从景云宫头上把她扔下,不好意思就弄碎了听说是某个女人很喜欢的东西,就开始追着她跑了。

    郡主,这丫头是郡主。一大群女人还没从这个称呼中反应过来。她们刚进宫的时候是听嬷嬷有提起过,连皇上都要让着她。她们今天都得罪了眼前这个得罪不起的人,那往后的还有好日子过的。

    “那王爷,跟王妃有没有回来。”若是王爷回来,恐怕此时已经是——。

    “没有,就我一个人,不说了我要去看天奇哥哥了。”身边的辰姐姐。

    听到南飞儿要去找凌天奇,图海一个头顿时觉的两个大。

    “郡主,你这次回来想做什么。”

    “就是看看她们有没有资格做我皇嫂,不过图公公你们选了这么多脓疱回来。

    *

    (,.

    看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