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风尘之变 【053】  大结局

    文修的手微微,剑锋碰到皮肤,渗出丝丝鲜血,只要他轻轻用力,就可以为死去的人报了仇。

    “动手啊,你杀了我,佟可依也不会原谅你,她死也不会原谅你,她以为,你才是凶手,我死至少还有佟可依陪葬,而你,只能在愧疚中度过一生。”越到后来,纪雪儿显得有些偏激。

    这时,炎霄突的开口:“你的确该死,但我想知道,为何你能控制血炼,你与我暗冥教,有何关系?”

    纪雪儿睨了炎霄一眼,嘲讽的一笑:“你们只知道前任教主是血炼唯一的主人,却不知道,血炼,是由我爹一手陪养,训练的,在山上,爹就跟我讲过血炼的种种,更教会我控制血炼的方法。”

    “你爹是纪清?暗冥教的叛徒,纪清?”炎霄惊诧的问出声。

    但纪雪儿只是微微一笑:“我爹不是叛徒,是前任教主嫉妒我爹的才能,才诬蔑他,只有爹才这么善良,不但不为自己澄清,更为了不让教主对他怀有戒心,归隐山林。”她的双手突的扶上剑身,向着自己的脖子轻轻一滑,直立的身子缓缓倒下:

    “与其活着让你恨我,不如死了让你记得,我还可以安慰自己,文修没有忘了我。”

    她的身子应声倒下,文修手中的剑亦匡当一声落地。

    夜,越发的暗沉,留下的,是永远止尽的哀伤。

    ※

    可依受伤,虽没有性命之忧,却也昏迷不醒,或者说,是她自己不愿醒来,宁可沉睡在自己的世界中,也不要清醒想到那令她无法接受的事实。炎霄悄悄把人带走了,文修疯狂的四处搜寻,却便寻不到。

    他原谅了允香儿,多大的仇恨,此时,也化作烟消云散,他也不恨纪雪儿,终是明白,恨不是解托,只会让他身上的负担变得更加的沉重。文修本就向余诺洋辞了官,而今,更是决定带允香儿离开,回到当初爹隐居的青峰岭,原想带着可娴一同离开,彻底远离后宫这个事非之地,但余诺洋一片深情,再三保证会以命保护可娴的安危,让她不受一点伤害。

    皇上的心意,文修看得出来,不想让他与自己一样,饱受相思之苦,决定把妹妹交给他。

    而余诺洋也确也把可娴保护的很好,并没有把她带回宫,而是在宫外,为她令设宅院,离皇宫不远,却只有她与仪月和巧织相伴,没有安排多余的人。一有时间,就来到别院与可娴相知相伴,可娴也已慢慢接受了他,让他心满意足。

    文修虽然隐居,却仍是长年累月在外寻找着可依的踪迹。

    一年后

    暗冥教,沉睡了长达一年之久的可依终于醒了过来,但她这次醒来,却如同木头人一般,眸光暗淡,没有表情,更是不说一句话,起先,炎霄会以为她是因为接受不了事实,而沉默寡言,但渐渐地,他发现了情况的不对,醒来的她,与睡着时没有两样,唯一的区别,只怕是眼睛是睁着的。

    见她如此,炎霄心如刀割,她还是忘不了他吗?

    终于,三个月后,炎霄做了一个决定,一个将让他往后都活在痛苦中的决定,告诉可依真相,那个晚上他所听到的真相,凶手不是文修,不是她爱的人。

    但这样,无疑是把她推向文修身爆好不容易依依留在了他的身旁,但他不想见她这样子过一辈子,他不要一个毫无生气的可依,与其这样,还不如让她在另一边快乐的活着。

    不管怎样,她是快乐的。

    果不其然,可依听完了炎霄的话,原本黯然无光的双眸溢出盈盈泪水,一直未曾开启的双唇此时蠕动着:

    “我就知道,他不是这样的人。”

    积郁已久的压抑,在倾刻间释放,可依突然间失声痛哭。

    炎霄见状,痛不欲生,原来,他一直牵制着可依的喜怒哀乐。

    “他现在在青峰岭,去找他吧。”

    强忍着心中的酸楚,炎霄勉强挤出,说罢,转身离开。

    可依蓦地开口,喊住了他:“炎霄,谢谢你。”

    “我不要你的谢谢,我要你过得快乐,希望我的决定,不是错的。”声音透着一些,说完便逃也似的消失在可依面前,他怕在她面前,会忍不住落下泪来。

    望着炎霄离去的方向,可依只能在心里说对不起!她的心,从一开始就给了文修,再装不下其他人。

    按着炎霄所给的路犀可依很快找到了青峰岭,一眼便瞧见一座崭新的宅院坐落在山谷之间,与世隔绝。

    她宛尔一笑,如沐春风,她想要的生活,平淡而温馨的日子。

    “娘。”

    她忽地一唤,向远处浇着菜园的允香儿。

    “依依。”允香儿惊喜的站起身,迎向她,眼里闪着激动的泪花:“能再见到你太好了,修儿找了你一年。”

    “娘,王爷呢?”她看了下四周,除了允香儿,并没有其他人。

    允香儿叹了一声:“他出去找你了,一个月回来一次,算来,这个月也该回来了吧,依依,留下来吧,娘也好有个伴。”

    “娘,我来帮你浇水吧。”可依没有回答,却抢过允香儿手中的水壶,她想留下来,但更希望是文修开口留她。

    看着可依忙碌的身影,允香儿笑逐颜开。

    就像允香儿说的,没过几天,文修回来了:

    “娘,我回来了。”

    一进院门,文修就喊道,但一接触到穿梭于梅林中的身影时,突的停住了,微张着嘴,瞠着目,一瞬不瞬的盯着女子。

    可依听见声音,望向门口,见到文修,甜甜一笑。

    文修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怕这一切都是做梦,见他的举止,可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才让文修感觉到了真实,他大步上前,伸手把女子拥入怀中,紧紧抱着,像是松了一点,就会跑了。

    “依依,真的是你,我没做梦,真的是你。”

    可依的小手环上了他的背,喃喃的道:“是我,是我,我回来了。”

    “对不起,但请你不要恨我,不要怨我。”文修的语中,满是恳切与不安。

    “炎霄都对我说了,王爷,我不恨你,不怪你,若说错,我也有错,错在不够信任你,你不是那样的人。”

    闻言,文修像是放下了心中的大石:“我已不是王爷,喊我的名字。”

    可依红了双颊,羞涩的唤道:“文修——”

    文修喜出望外,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

    “依依,不要再离开我,我们忘箭去,重新开始,好不好。”

    可依把头深深埋进文修的胸前,点点头:“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再也不问世事。”

    紧紧相拥的两人,传达着晚到的爱意,空间中,飘动着的,都是他们数不清的情。

    她想,这就是幸福吧!

    ——本书完——

    (,.

    看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