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吃菊花的木乃伊

    明珠大道的一家大排档里,雪吻三人正坐在某个不显眼的角落里交谈着。

    季岸缓缓放下盛着啤酒的玻璃杯,神秘地扬了扬嘴角,微微启唇说:“我的身份其实很简单,收尸者。”

    “噗……”雪吻嘴里的果汁全喷了,不可置信地大叫道:“什么!?……收尸者!?”

    季岸肯定地点了点头。

    雪吻紧张地一把抱住木乃伊,维护地吼道:“我不准你收我家包子!”

    季岸噗地一笑,说:“雪吻你误解了……所谓收尸者,并不是要收走木乃伊,相反而是要照顾和保护它们。”

    雪吻愣了一下,并不太相信季岸的话,但见他神色正常,也不像是骗人心虚的样子。

    “这么说你一早就知道我家包子是木乃伊了?”

    “是哒~”季岸点了点头。

    “那为什么你还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季岸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搔搔头说:“那时候觉得你俩之间有点JQ,挺好玩的,不忍心打断嘛……”话毕,季岸还坏笑着挑了挑眉,眼珠在雪吻和木乃伊之间贼贼地转来转去。

    雪吻伸手握成拳头遮在嘴前,低低地咳了一声,沉着声音说:“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的?”

    季岸笑意愈盛,摊了摊手说:“你可以来我家看看,那里有成堆的母木乃伊,都是由我负责照顾的……”

    雪吻再次以手遮嘴,低低地咳了一声,又问:“我觉得你说的话还是有一定可信度的,可是为什么我家包子没有负责他的收尸者?”

    “谁说没有!?”季岸反问。

    “啊……?”还真有?(⊙_⊙)

    “包子是偷偷逃出来的,负责他的那位……”季岸说到一半,突然捂住嘴偷笑起来。

    雪吻一愣,说:“你认识包子的收尸者?”

    “嗯……可以算认识,也可以算不认识。”季岸的答案不太肯定。

    雪吻被吊住了胃口,连忙推推季岸的手臂,催问道:“那究竟是认识还是不认识!?他是谁,是男是女!?”

    这时,一个手捧铁饭碗的乞丐悄无声息地来到了雪吻的身后,伸手戳了戳她的背,做出可怜巴巴的乞讨状。

    而雪吻由于过分投入于季岸的对话,只当背后之人是上菜的服务员,不回头就伸手夺过他手里碟饭碗,再顺手放在餐桌上。

    ……乞丐傻眼,一张脸顿时垮了下去,欲哭无泪。为什么干这一行也有人跟他抢饭碗呐!!??(┬_┬)

    而这一边的木乃伊也很自然地把铁饭碗里的“菊花”们当成了可以吃的东西。

    他有些疑惑地搔了搔头,以前怎么没听雪吻说过菊花可以吃的?

    抱着十分好奇惮度,木乃伊伸手抓了一枚菊花,丢进嘴巴里。

    尝试着咬了一口,没咬动;又努力地咬了一口,还是没咬动;第三次使劲地咬下去,牙齿有些痛了……

    季岸赶紧猛地伸手拍了拍他的背,又掐住他的下巴,迫使他把嘴里的菊花吐了出来。

    季岸眼中染上了浅浅的谴责,微微蹙眉望向雪吻,说:“你怎么不看好他?万一吞下去,卡住喉咙了怎么办!?”

    “……”雪吻愣了愣,被季岸突如其来的强势吓了跳。不过确实是她自己疏忽了,雪吻自责地垂下眼帘,无言以对。

    季岸也觉自己口气重了些,连忙收起严肃的神情,换上招牌的微笑,歉意地说:“不好意思,犯职业病了……”

    雪吻摇摇头,扯了扯嘴角“没事,呵呵……”

    “其实木乃伊也是很脆弱的,他们跟人类的幼年一样需要很精心的照顾才能存活下去……”季岸一边感叹着,一只手极不安分地探上了木乃伊的头顶,揉了揉他柔顺的头发。木乃伊不爽地吼了他一声,张嘴就要咬掉他的手指,却被季岸轻捷地躲开了。

    “比如说……你强迫他穿人类的衣服就不对了,木乃伊是不能长时间将肌肤在外的,他们的肌肤会很容易腐烂。”

    雪吻仍旧无言以对,除了自责的情绪以外,她还有些无地自容,仿佛一只□着的野鸡任由路人批判。

    季岸又伸过一只手揉了揉雪吻的头发,笑着安慰道:“学妹不用自责啊,以后注意点就好了。”

    “嗯。”雪吻微微点了点头。

    季岸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倏地从椅子上腾起来,皱着眉说:“哎呀都这么晚了……今天就先说到这里了,我还有些事情,改日再聊!”

    雪吻连忙伸手抓住他,说:“唉等等,你还没告诉我包子的收尸者是谁,是男是女呢!?”

    季岸狡黠一笑,低声说:“等你见到了自然就知道了。”

    “啊?”雪吻微愣。

    “相信我,你们很快就会见面了哟~~~~~”说此话时,季岸已然挣开了雪吻的禁锢,朝她微笑着招了招手,推开门走了出去。

    ……雪吻的心里有些忐忑,有些紧张。因为那位即将到来的未知的收尸者.

    依照雪吻原本的计划,在C市呆一个月让她与客户们充分的认识交流,剩下的一个月的时间则用来带着包子一同去夏威夷度个假,好好的放松一下。

    但是偶遇季岸之后,雪吻忍不住将这个计划稍微提前了。

    原因之一:季岸说木乃伊不能长时间的将肌肤在外,换而言之就是一定要围上结实的绷带。有雪父雪母在家里,雪吻无法让木乃伊天天包着一层绷在在外边摇晃,所以只有尽可能快的带他离开C市,去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才行。

    原因之二:雪吻下意识地不想见到包子的那位收尸者,或许带着包子跑得远远的就能拖延一些相遇的时日吧?

    雪父雪母对雪吻要草草离开C市的决定没有多久挽留,他们只当小两口是想多享受一下二人世界,只是嘱咐他们路上要小心注意,千万千万照顾好自己。

    当然也没漏掉一些“努力点,早日让我抱孙子”“实在不行孙女也好”之类的话……

    木乃伊有些舍不得淫淫,临走前的那天晚上抱着它眼泪汪汪了好久,不停地说“八八八八”,雪吻坐在旁边安静地看着,心下暗自决定以后她跟包子两人生活时也养一只狗狗好了.

    夏威夷是太平洋上一颗明珠。它东距美国旧金山3846公里,西距日本东京6200公里,西距香港8890公里.是太平洋地区海空运输的枢纽。夏威夷是夏威夷群岛中最大的岛屿,地处热带,气候却温和宜人,是世界上旅游工业最发达的地方之一,拥有得天独厚的美丽环境,风光明媚,海滩迷人。

    【↑↑↑以上资料多谢百度老娘~】

    雪吻早就想好有生之年必定要去一览夏威夷的风光,那时也拟定好,如果去也自己一个人就好,她不是群居动物,干什么事都喜欢单个行动。

    只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望着自己身边那个裹着白绷带、摇晃着小脑袋的身影,雪吻感叹着笑了笑。

    雪吻和木乃伊大部分时间都是脱离旅游团、单独两个人行动的。入住宾馆的第一个夜晚,雪吻带着木乃伊去感受了一下芬兰浴,也就是桑拿。

    这种用蒸气对人体进行理疗的过程,利用对全身反复干蒸冲洗的冷热刺激,使血管反复扩张及收缩,从而达到增强血管弹性和预防血管硬化的效果。

    雪吻最近不知怎么了,身体有些虚弱,腰背肌肉疼痛,睡眠时间也增长了许多,很容易发困乏累。及时用桑拿治疗一下是必要的。

    木乃伊自然不肯脱掉绷带让别人帮自己按摩,只在旁边乖乖地坐着看雪吻。他有些受不了九十度的高温,拼命地扇手吹气,又蹬腿又摆手,想把身周升腾着的热气给赶走。

    将近一小时后,雪吻桑拿完毕,裹着浴巾从爬起来,单手牵着木乃伊回了自己的房间。

    一路上木乃伊不停地扭过头去偷瞄雪吻,但一当雪吻也扭过头来看他时,他又像触了电似的猛地把头摆到一边去。过了一小会儿,他又忍不住转头来偷瞄雪吻一眼,这次正好被她活活逮住了。

    雪吻以上、大腿以下的肌肤全都毫无保留地在空气中,因为方才置身于90°高温的密室中而沾染上了不少晶莹剔透的汗珠,皮肤表面的毛细血管全都舒展开来,这让她本就洁白无暇的冰肌显得愈加光滑富有弹性,透显出诱人的粉粉蜜桃色,衬托着她的明眸皓齿引人犯罪。

    这正是木乃伊不停地往她身上瞄的原因,他大概想犯罪了。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