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后非 第十九章  你完蛋了

    河爆鱼儿们,张着小嘴,浮在水上,呼吸新鲜的空气,那姿态很可爱。搅动的波澜映照着鱼的胡须,清晰可见,甚至能数得很清楚,还颤颤微微的。鱼儿的小脑袋,一动一动的,如果不是她的胳膊不够长,那手指悄悄伸过去,准能把那鱼逮个正着。太热了,它们热得忘了一切,甚至响没有了响的概念,只有热乎乎的风。

    抛掷几片鹅卵石,河面上就飞出一连串的“水漂”,涟漪散去,水花溅湿了黄昏。小河流水,晒了一天但阳,黄昏的沙滩,还在烫脚。此时,顺手把一枚贝壳丢进水草,空气里,一串串带着声响的气泡,飘过来,蛙声如潮。河岸,青青柳丝长,宛似少女的秀发,在月下沐浴。这时候,一个小孩子的背影漫步在河堤,风吹去,青丝飘逸,月别柳梢,鱼儿围着柳叶荡秋千,温熏的晚风吹送每一个欢快的脚步。

    小孩子打个哈欠,静静的窝在树上,夜深似乎没有给她造成任何困扰。手臂上缠绕着亮晶晶的涩张牙的表示欢喜,明媚的颜色彰显着那傲人的毒性,相信只有被它亲吻那么一口,绝对无还生的可能。

    “朝清,我知道你在这里,快给我出来。”朝歌气急败坏的大叫,希望可以找到宝贝女儿。漓落可说了,今天没有找到朝清就不让他爬上她的床。这个丫头,干什么不好偏偏偷走凌枫的千叶涩那可是师傅老人家的命根子,就他那宝贝女儿那本事,把人家的宝贝蛇玩死了怎么办?虽然说那蛇剧毒无比,可他那宝贝女儿沿袭了她母亲那百毒不侵靛质,那点玩意还真奈何不了她。无奈啊无奈,怎么就生出这个妖孽来了呢?虽然这么想,但眼里心里还是带着骄傲的。

    朝清听到父皇在那里鬼叫,才不相信他呢?这招早就过时,她都十岁了还在用。她朝清的优秀可不是盖的,三岁能背诗,五岁能作词,八岁当朝议政那些老顽固可是一个个折服,可是风靡四国奠才小神童。

    朝歌在任何时候提起女儿都很骄傲,他还想早点退休带着漓落去游山玩水,国家的未来还得靠她了。只是那个顽皮程度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除了漓落可没有人能制服得了她。凌枫对上也无可奈何,只能把自己推出来,去找她拿回他的宝贝。

    朝歌见朝清不出来,挠挠头。“不出来就算了,明天我就带着你母后去海边住几年。你就自己在皇宫躲猫猫吧!”威胁,赤果果的威胁。想起上次的惨痛经历,朝清心还在颤动。他们小夫妻到处玩着,她一个六岁大的小可怜,被关在御书房里整整工作了两个月。差点没把她憋死,别的她不怕,就怕这个玩意,赶紧跳出来。那蛇信子跟着一吐一吐的,毒牙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父皇,不带你们这样的。我还小,你就忍心把我扔在这个冰冷的皇宫,没有母后那样的绝色美人看,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大大圆圆的眼睛,扇子一般的睫毛,婴儿般的肌肤,樱桃似地小嘴,小小年纪竟有如此般出色的样貌,遗传的全部是部分啊!再加上可怜巴巴的语气,小狗狗一眼的眼神,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真是闻着伤心,见着流泪,习惯了就不一样,比如朝歌。

    “别以为你夸你母后,我就会放过你。你母后现在是不在,就算在也救不了你。”眼里的笑意满满的,这孩子专挑自己的软肋。“把千叶蛇还给你师公去,然后道歉。”

    “哦,你说母后没用,父皇你完蛋了。”朝清蹦兵跳指着朝歌,好像他要遭殃了一般。

    朝歌笑笑不以为然,两手靠在一起,背对着大树。“你母后那么温柔典雅大方可爱,才不会这样呢?别试图拿你母后的名来吓唬我,我才不怕呢?”

    “渍渍……真会拍我母后马屁,可惜她不在,真是的,不会选择时机。我母后估计就是被你叼言蜜语给泡走的,真是少不更事哦。”

    “你在说我没眼光哦!”轻柔的语气,迷惑人心。

    “本来就是没眼光……”还没有说完,发现有点不对劲,那貌似好像不是父皇的声音,倒像是母后大人。别人她可不怕,唯独面对这个美艳不可方物的母亲敬畏感十足。听到漓落的声音后,一句话也不敢说,傻愣愣的站在那里。

    朝歌背对着漓落,朝清就看到朝歌对着她做了个口型,你完蛋了。接着回头就听到漓落扔下一句,“子不教,父之过,今天晚上别想上本宫的床,留下来陪朝清。”朝歌的笑脸瞬间崩塌,垮着脸看着漓落离开的背影。

    漓落继续向前赚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有家如此,吾复何求?

    完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