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前世今生(素素篇)

    圣夜跟龙依依的婚礼一结束,龙诺一就带着殷素素坐第二天的飞机回美国。

    到了美国又是一轮番的检查,直到医生再三保证,只差没用十八代祖宗起誓,殷素素已经康复了,听力正常,思维正常,口齿清楚,四肢灵活!龙诺一才如释重负,狠狠的抱住被扫描机,X光晃的眼花缭乱的殷素素。

    直到现在,他才真的相信,他的素素没事了,他的素素醒了,他的素素不是回光返照!天知道,他有多怕……

    “你快嘞的我喘不过气了……”殷素素知道龙诺一在想什么,感动之余,为了把煽情,催人泪下的气氛搞活跃一点,故意说。

    “对不起……”龙诺一闻言,果不其然,马上松开她,小心翼翼的环在怀里。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殷素素雄的捂上龙诺一削瘦的脸,这么多年,岁月不饶人,他的脸上已经有了光阴流过的痕迹,两鬓也长出了几根刺眼的白发。

    “我贪睡了这么多年,辛苦你了!”明明想把气氛搞活跃一点的,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说出口的话,却又再一次,将气氛搞得惆怅淋漓。

    “你醒了就好!”龙诺一轻,深挚的望着殷素素,生怕一眨眼,她就会从他眼前消失,“素素,答应我,以后不要再这样贪睡!”

    “恩,以后我不会再这样贪睡了,对不起!”殷素素感动的心头一颤,扑进龙诺一的怀里,说。

    龙诺站在房门外,不敢出声打破这让人羡慕的气氛。看着他们这么幸福,眼眶不由变得湿润,唇角轻掀。

    也许,他该离开了。

    在这个家里,他已经变成一个外人了!

    可是,他想再看多一眼,再看一眼爹地,妈咪。他们是他这一世里很重要的人,是除了依依以外,最重要的人。

    但,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以后,他都不能再叫了。从香港跟着爹地妈咪到了美国后,这几天爹地都没有正眼看过他。

    龙诺黯然垂眸,薄唇抿成紧紧的一条犀转身准备离去。

    “诺诺……”身后却传来殷素素急切的呼喊声。

    龙诺身子一怔,缓缓回身。

    “怎么见到妈咪醒了,不高兴吗?”殷素素退出龙诺一的怀抱,抬头看着眉头紧蹙的龙诺,佯装不悦的问。

    “没有……”

    “那怎么从你见到我之后,到现在都没喊过我?”

    “妈咪……”龙诺眸光一闪,蠕动了下唇畔,生涩的喊出这两个字。他的实际年龄可能跟素素差不多大,可是,在他们面前,他却始终觉得自己是个孩子,不由的把他们当成长辈。

    “进来啊!”殷素素马上眉开眼笑。

    龙诺脚步一顿,还是走了进去。

    “这么多年没见,我的宝贝儿子都已经这么大了,比你爹地年轻时还要帅!”殷素素拉着龙诺到床边坐下,仔仔细细的看了龙诺一番,得意的说。

    龙诺一闻言二话不说,放在素素腰际的手臂倏然一收。

    “很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龙诺一语气淡然,却坚定的下了逐客令。

    气氛有了一些微妙的转变,殷素素眉头一蹙,颇为不解的看着龙诺一。

    她突然后知后觉的发现从香港回来美国后,他们都没说过话,见到面,诺一也都是不看诺诺一眼,直接擦身而过。好多次,她都看到诺诺静静的站在门口看着他们,却不进来。她真糊涂,竟然现在才发现。难不成自己昏睡的这些年,他们父子处的不好?

    龙诺闻言身子一怔,淡淡的应了声,道了句晚安,就退出了房间。

    龙诺离开后,房间里一片静谧。

    敞开的落地窗徐徐吹进夜风,吹的窗幔轻轻晃动。

    “很晚了,早点休息吧!”龙诺一压下心头的不适,柔声对殷素素说。

    “诺一,你们怎么了?”殷素素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问。

    “没有,忙了一天,你也累了,先睡觉吧!”龙诺一眼底闪过一抹暗讳,有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可是殷素素却是个心思缜密的人,更加肯定他们之间有事。手背是肉,手心也是肉。他们父子俩如果处的不好,她会很难受。

    “如果你不肯告诉我,那我自己去问诺诺!”说完,殷素素作势要起身。

    龙诺一眼明手快,一把拉住她的手腕。

    最终,还是把诺诺跟依依之间的事情告诉素素,连带那个黄的穿越。

    殷素素听完整个事情,眸底闪过复杂的情绪,有惊愕,有痛楚,有茫然,久久说不出话。怎么会,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诺诺死了?三岁多那年,就死了……她的诺诺,死了?眼泪凝聚在眸底,迅速滑落。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好好教育他们!”龙诺一看着殷素素如此伤心的神色,拥她入怀,低低的声音在夜晚格外沙哑。与其说他不待见诺诺,不如说他是在自责,狠狠的愧对素素。归根究底,是他的错,是他没有教育好他们。

    “素素,对不起……”龙诺一在殷素素的耳边一遍又一遍轻喃抱歉,仔细听,还夹杂着颤音。

    雪白的颈脖处,一阵温热,然后是一缕若有似无的冰凉滑入后背。

    “不,不要这么说!”殷素素猛的回神,抬头,看着龙诺一自责的神情,急急。

    “依依还只有这么小,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阻止……他们,诺诺是她的亲哥哥,我……我只能同意她跟圣夜的婚事,我不知道,除了这样,我还能怎么做!”龙诺一痛苦的皱着眉头,隐忍的说,第一次,脸上有了迷茫的神色。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做对了。万一以后依依后悔了呢?毕竟他们相差了这么大。可是如果不同意,那又要怎么阻止去依依跟诺诺之间呢?

    “诺一,你相信前世今生吗?三千年前,我们是一对,轮回了千年,到这一世,我们也注定要在一起的!”殷素素捧起龙诺一的脸,凝望着他的深眸,雄掸手一一描绘他刚毅的轮廓,脸上还有半干的泪痕。

    龙诺一眸光黯然,不解的看着殷素素。

    “诺一,也许你不相信,可是我沉睡的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另一个时空生活着,我知道很难让人相信,也许你们会说我在做梦。可是,真的,我真的实实在在的生活着。”殷素素拉着龙诺一的手,严肃的说。

    龙诺一惊诧的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殷素素。

    “诺一,我相信诺诺说的,因为我亲身经历过!”殷素素定定的看着龙诺一,一字一句说。没想到,诺诺竟然跟她发生了同样的事情。现在她只希望,诺诺也能在别个过度重生了!

    “诺一,我知道这些用科学无法说明的事情,说出来有多黄,根本没有人会信,如果我没有经历过,我可能也不会相信,我想,诺诺……!”殷素素顿了下,继续说:“他的心里一定也很难受,他一定也是挣扎了很久,才说出真相的。这件事情,不能怪他。原则上来说,他并不是真的诺诺,所以,他对依依产生了兄妹之外的感情,并不算乱仑。”

    龙诺一始终盯着殷素素看,没有说话。

    “怎么了?你不相信吗?”

    “我相信!”龙诺一墨黑的眸子烨烨生辉,柔情四溢。

    殷素素唇角染上一抹淡笑,随即说道:“况且,我相信圣夜会对依依好的,依依会幸福的!”

    “你怎么知道?”龙诺一讶异的反问。

    “因为,我刚才说过,我们三千年前是恋人,经过了轮回,这一世我们也是恋人。他们也一样,也是命定的恋人!”殷素素靠在龙诺一的话怀里,说。

    “唔!”龙诺一低低的应了声,轻揉着殷素素的后脑,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问:“你在那个时空遇到了什么?”这十几年,她都在那边过,他想知道,她在那边的生活。

    “我在那边遇到了另一个你!”殷素素提到这个,兴奋的坐直身子。

    “另一个我?”

    “是啊,你是大师兄!”说到这里,殷素素顿了下,换了个悲愤的表情,控诉道:“可是你不但不认识我,你还要跟别人结婚!”

    “素素,除了你,我不会跟任何人结婚的!”龙诺一大手一伸,把殷素素重新搂进怀里,坚定有力的说。

    “我知道!”殷素素甜甜的笑了下,应声。

    “后来呢?”

    “我当然不会让你跟别的女人拜堂结婚了!”

    “所以?”龙诺一低头,直直对上殷素素的杏眼。

    “所以我就来了个大闹婚礼,让你们无法继续!”殷素素吐了下舌头,俏皮的说。

    龙诺一心底一暖,情不自禁把她搂紧。

    “为了这个,你还跟我闹冷战,对我爱理不理,那里的所有人都讨厌我,我在那里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我说的话也没人相信,大闹婚礼之后,我被赶出师门,一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殷素素眸光一转,流泻出浓浓的哀戚,闷声说。

    “对不起……如果我知道,我一定不会让这些事情发生的!”龙诺一雄的吻了下殷素素的鬓角,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他能想象当时素素的心情。

    “后来呢?”龙诺一继续问。

    “幸好二师兄替我安排了一处住所,不然,我真的会流落街头了!”

    “二师兄?”龙诺一微微蹙眉。

    “是啊,在那里,我的第一个朋友就是二师兄,他对我很好,很照顾我,说起来,我还真的想他了!”殷素素提到这个二师兄,眼神里不自觉流露出欣喜跟想念。

    “哦!”龙诺一闷闷的应了声,虽然知道那是三千年前的事情,可是听素素这么说的时候,他吃味了。貌似听她这么说,她在那边的生活挺多姿多彩的!

    “再后来,他教我武功,我们每天都会一起练武,二师兄的轻功很好,可我怎么都学不会,每次都会被他笑。可是他对我很好,每次我遇到困难,他都会第一时间帮我!”

    “看来你在那边的生活也很丰富!”龙诺一声音低低的说了这么一句。

    “还好!也就那样!不过有一次我比武输给他,我答应给他做一个月的饭,第一天,我把他的厨房烧了,还差点把他整个院落烧毁掉,他又气又笑,说我要真烧了,晚上我们就要睡院子里喂蚊子了。第二天我做了一顿,他吃的肚子疼了一天,第二天,我一说做了早饭,他马上惊惶的说,不用了,不用做了,这根本就不是惩罚我,是惩罚他自己。”说完,殷素素不由自主的笑出声。

    “你们住在一起?”龙诺一的眉头几不可察的皱了下。

    “恩,我们住在一个院落,我住在二师兄的房间里,他住在我隔壁。”殷素素毫无所觉的自然回答道。

    “他喜欢你?”突然,龙诺一突兀的问了句。

    殷素素欢愉的表情嘎然僵在脸上,她已经嗅到酸味了。

    “我喜欢的是你,由始至终都是你!”殷素素马上正色的看着龙诺一,深情款款的说。

    桀骜如龙诺一,听了这么深挚的表白,也不由的耳根一红。他断然没有想到素素会这么直白,不可否认,这句话的功效很好。他听了,心里很开心。

    “诺一,我想念你!”殷素素微微抬起头,在龙诺一的耳边低低的说了这么一句话,惹的龙诺一心头一颤。

    龙诺一再也忍不住心里的,吻上她樱的唇畔,细细碾允,品味那香甜。

    囤积了十几年的情感在这一刻,倾怀而出,一触即发。

    ——

    殷素素看着窗外高高挂着但阳,再看了下墙上的时钟,已经下午三点了。她真的是万分懊恼。那天晚上,龙诺一在的时刻在她耳边问了句,二师兄长什么样?

    她在中,并没有经过大脑就脱口而出一句‘就是圣夜’!然后,就是这样的下场了!

    她现在全身酸痛,身子骨像散架了一般,没有力气。龙诺一的热情丝毫不减当年,这一点让她甚至惊讶。当然,也不可否认,她喜欢。

    只是,这个热情未免维持但久了,整整3天了!

    她说想打电话给依依,让他谬来美国。龙诺一就是二话不说,拉着她云里雾里奔腾着,让她错过时差。

    好不容易打了两次电话,好巧不巧都是圣夜接的,他在电话那爆也是半温不火,拖了一天又一天,就是没来。她让依依听电话,圣夜就说,依依在睡觉,醒了告诉她。可等依依醒了,她已经‘累’睡着了。

    殷素素觉得不对,圣夜干嘛不让依依接电话,她打回去国内时间都是中午。

    于是,她就跟龙诺一说好回国看他们,龙诺一却说‘不要打扰他们了,他们刚新婚呢!’

    殷素素听出龙诺一话有所指,又联想了一下圣夜说依依正午还在睡觉,马上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可还是不同意。

    龙诺一才无奈的说‘圣夜不过来,是因为诺诺在!男人都是小气的!’

    殷素素这才明白过来,于是今天又打了个电话,撒了个小谎,骗圣夜。果然,圣夜才慢吞吞的说,今天过来。

    可电话一挂下,龙诺一就缠上来了。

    殷素素不由的求饶,最后,不自觉脱口而出一句‘圣夜跟依依没日没夜的,他们是新婚,你就饶了我吧!’

    ‘我说了,男人都是小气的。谁让你那天晚上说,想二师兄圣夜了!’

    殷素素欲哭无泪,也总算明白,不管是谁,只要是男人,都是很‘记仇’的!以后,各位姐妹,千万要记得,不要在自己的男人面前,提到跟自己有‘暧昧关系’的对象,否则,下场就是‘纵欢过度,卧床不起!’

    殷素素的求饶声淹没在旖旎的欢色中。

    ——————【本书完】

    PS:终于把最后一篇传上来了,对不起,让亲们久等了!

    另:谢谢感谢会员【yunerlingqi】一朵鲜花,【lan佘东茵】三朵鲜花,一颗钻石,【獨愛你】两朵鲜花。

    再次谢谢所有亲们的支持跟鼓励,谢谢大家!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