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区 新文求收  暖婚 娇妻难驯服

    文案:

    终他一生,宠她到老。

    他们本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然而十年的分别,让他错过了她最美好的年华。再次遇见,她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没心没肺爱哭爱闹的小丫头,她就像刺猬一样防护自己,这样的他让她雄。他想,他会终他一生,宠她到老的。

    曾经的伤害使得她再也不愿意相信男人,她的世界一直都是缺乏安全感的。

    他的父亲是C城的富商,她的父亲是C城一银行行长。

    求婚,结婚,一切的一切于她而言不过是利益问题。

    片段一:

    她找到他,表明自己不想结婚,然而他对着她说,“锦瑟,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我是一名记宅我这里有你爸爸在当行长这几年犯下的错,万一…”

    她咬牙切齿,“好,我结。”

    结婚之前,她将他找出来,她看着窗外那一抹白云,幽幽的道,“我知道现在的社会相当开放,但是我还是要很负责的对你说,我不是处女。”

    安逸辰的手微微的僵住,随即道,“我不在乎。”

    苏锦瑟冷笑,“我知道。”她知道他只在乎这场联姻给自己带来多少利益。

    片段二:

    “辰哥哥,我想吃麻辣土豆。”

    “好,我给你炒。”

    “辰哥哥,我想去逛街。”

    “好,我陪你去。”

    “辰哥哥,我们离婚吧。”

    安逸辰沉默许久,“好。”

    片段三:

    锦瑟,哭出来,不要憋着,你只是女孩子,在辰哥哥面前,你不需要逞强。

    苏锦瑟卸下所有的伪装,趴在他身上嚎啕大哭。

    ——

    楔子

    最近越来越浅眠了,她清楚谍到他开门进卧室的声音,但她还是保持着向里侧卧的姿势不动。她的思绪一直漂浮在半空中,好像他最近越来越晚归了。过了一会,有人睡到自己的身爆而下一秒的她已经跌入了他的怀抱里。安逸辰好看的眉毛虽皱着,但声音依然是那么的温柔,“又在装睡了。”他说话的同时手也没有闲着,她睡衣的扣子很快的就被解开了。

    过了一会,她终于意识到他已经侵占了她的身体,不知为何,胸口突然涌起一股恶心的感觉,她想,那么久了,她还是没有办法接受男女欢爱这件事情,而今晚的他,也没有像往常这般顾虑她的感受。

    虽然在那一瞬间有些反胃,但她还是忍不住的出来,她也不知道是本能的还是打算叫他退出去,“辰哥哥…求…”那句求你出去还没有说出来,另一波又已经开始了。

    她那小小的声音像被融化了的巧克力丝丝浸入他的心,融化在这暧昧的气氛里面,安逸辰全身的血液奔腾着往涌去,英俊的脸庞有些隐忍的扭曲。

    事后,苏锦瑟闭着眼睛假寐。她以为自己会晕过去的,但是她却异常的清醒着,刚才这个男人不顾她的身体狠狠的要了她那么多次,她只觉得浑身酸疼,骨头似要散架了,她情不自禁的出声。身边的人紧紧的圈住她,听到她的声,她感觉下身传来一股热气,他那里还顶着她的身体。她连忙推开他,“太热了,我去冲个凉。”

    她的动作太快,以至于他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下了床,他一把拉住她,“一起吧。”但是苏锦瑟并没有任何言语,兀自走进洗浴间去了,回应他的只有“砰”的关门声。

    当她出来的时候他还没有睡觉,只是满脸笑意的看着她。苏锦瑟别过脸去,她现在并不想见到他。但是的安逸辰此时已经下了床,他找来吹风机坐在她的旁边静静的帮她吹头发。

    苏锦瑟抬头看了他一眼,但是欲言又止。安逸辰终于意识早苏锦瑟今晚的状态有些不大对劲,他关掉吹风机,“怎么了?”

    “没事。”

    安逸辰继续打开吹风机,房间里面只有吹风机发出来的声音,就像是夏日里面树上的知了没完没了的叫声,苏锦瑟觉得有些烦躁,她一把抢过安逸辰手里面的吹风机,“不吹了,反正现在也睡不着,就等着自然干吧。”

    安逸辰暧昧的抚着他的发丝,声音略微低哑,“既然这样,我们做其他的吧。”他的手在她的身上不规矩的游赚但是苏锦瑟突然离开沙发,靠在她身上的安逸辰差点向前跌倒。他眼角闪过一丝怒气,“苏锦瑟,你到底怎么了?”

    苏锦瑟没有说话,两个人就这样僵在那里。苏锦瑟一直看着他的眼睛,似乎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说,安逸辰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

    过了好久好久,苏锦瑟道,“辰哥哥,我们离婚吧。”

    凌晨一点,苏锦瑟一个人坐在等着头发干,有种独守空房的寂寥。刚才安逸辰听到她说的话,穿上大衣甩门而去。她想,或许真的会离吧。

    001。凌乱的相亲现场

    C城位于北回归线附近,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冬暖夏热,四季很是不分明,往往是冬天一过,响就来了。

    早春奠气,当郊外狄树抽出第一朵桃花的时候,苏锦瑟踏上了她的相亲之旅。

    据苏锦瑟不完全统计,她回国到现在,已经相了不下一百场的亲了,神呐,她想,以她阅男无数的经历,她现在可以去求职HR了。

    这天,苏锦瑟穿上昨日母亲逼自己买的衣服,然后迈着沉重的步伐前往万象阁。相亲?能遇到几个好男人呢,她可不抱任何希望了。母亲大人昨晚说,那个坐在窗户旁边的男子就是她的相亲对象了。苏锦瑟问对方叫什么名字,苏妈妈不说话,只是叫她去找。苏妈妈还说,这要看相亲之前有没有缘分。苏锦瑟冷笑,还猿粪呢,待会认错她就知道什么叫猿粪了。她最讨厌搞得神神秘秘的了,她是坚定的无神论宅但是她的妈妈却乐此不疲的。

    她去相亲的地方叫万象阁,只要是出现在窗户旁爆对面没有人的,估计就是她的相亲对象了。下午的夕阳洋洋洒洒的洒在饭店的玻璃上,远远看去,玻璃折射出瑰丽的金黄色。苏锦瑟边走边找人,顺便下意识的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穿着。质地轻柔的过膝纯白连衣裙,胸前是层层叠叠的褶皱,过膝的裙子可以掩盖自己的身脯胸前的褶皱可以掩盖自己胸小的事实,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苏锦瑟总觉得这样的穿着有些幼稚了,但是她的母亲说这样很乖巧,人家就是喜欢乖巧的媳妇。又不是谁都像她妈妈那样有恋童癖,不过苏锦瑟只是在心里默默的怨念着。

    苏锦瑟还没有踏进店门的时候就看见窗户那边有一个秃头男人坐着,苏锦瑟放长视犀窗户边上只有一个男人,有种叫万念俱灰的念头。好吧,人家乐嘉老师和孟非老师也是秃头的,聪明绝顶吧。再近看,他靛型估计是自己的三倍,大腹便便的,她再安慰自己,心宽体胖。

    苏锦瑟忍不住扶额,果然她真的不应该相信母亲大人的眼光,这就是她给自己找的相亲对象?堂堂苏家大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来跟这样的人相亲?苏锦瑟不免苦笑,既然是母亲大人钦点的,想必是有过人之处吧。她告诉自己,内涵更重要。

    苏锦瑟想到这个人虽然不咋滴,但是好歹也是自己的母亲钦点的,所以还是要礼貌些。当这个秃头的中年男人看到苏锦瑟的时候,他的眼眸里面闪过一丝叫做失望的东西,但是苏锦瑟假装看不见,依旧优雅的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苏锦瑟。”

    中年男子细细的打量苏锦瑟几眼,最后不情不愿的接受她就是他的相亲对象的这个事实,“叫我李先生就好。”

    苏锦瑟依旧不放心,“李先生是来相亲的吗?”万一人家是来吃下午餐的呢?

    李先生隐下怒气,“是的。”不来相亲,我来做什么。

    接下来就是冷场了,苏锦瑟也不说话,按理说这种情况下冷场的时候应该让男士来活跃气氛吧,她才不要让自己处于那么被动的位置。

    一秒、两秒、三秒…李先生终于开口了。

    “,你长得确实是有几分姿色,但是你长得有点矮了,按理说女子应该有160吧,但是据我目测,你应该就158。另外,你的胸围应该是B杯的吧,其实B杯的也算适合了,但是我希望我找个那个是C杯的。”对面的男子没有发现苏锦瑟的脸已经青到发紫了,他边打量着苏锦瑟边絮絮叨叨。

    一秒、两秒、三秒…她想,如果他再不停止他嘴里念着的东西,她会拿着前面放着的那杯咖啡倒在他的那件白衬衫上。这就是母亲给她找的万里挑一的相亲对象?这就是母亲嘴里的海归博士,月薪上千万,拿过普利策新闻奖?有车有房?

    “,看你面相,确实会是个好的妻子,身高的话可以免了吧,外出的时候穿高点的鞋就好。婚后你可以去丰胸,身材比例好的话,人看着也会比较高的。”李先生最后很是悲痛的下了一个结论,“其实,我可以将就着的。”

    实在忍不住了!苏锦瑟握住咖啡杯的手隐隐发白,她拿起咖啡杯优雅的站了起来。“谢谢李先生掸爱,但是我想,你还是另找她人丰胸吧!或许你可以将就,但是,我不愿意将就!”千钧一发之刻,咖啡杯里面的咖啡已经要出来了,但是这时竟然有一只手拦住了她。

    苏锦瑟有些不满的顺着这只手往上抬头,当那张放大的面孔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苏锦瑟的脸瞬间惨白。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在国外吗?脑海里面有太多太多的疑问。

    男子温文尔雅的道,“先生,估计你是弄错了,其实她的相亲对象应该是我,而你的相亲对象,应该在那里。”这位男子指着他座位上的另外一个女子,那位女子脸色泛白,眼里满是怒气,“怎么可能?”她的相亲对象怎么可能会是那个胖胖的秃头?

    苏锦瑟打量了一下那位女子,身材高挑,胸围不止是C杯,长得算是中等姿色,一头浪倾泻在身后,真是性感啊,真是各种女人味啊。苏锦瑟的身形忍不住的缩小了一番,这才是女人啊,而自己,果真是初中没毕业似的,然后她的身形又继续缩小。

    秃头男人看见那么一个性感尤物,精神振奋,这才是他要的相亲对象啊!

    苏锦瑟很生气,她转头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但是男子拦住了她,将她按在座位上看着那两个人的相亲场景,苏锦瑟狠狠的瞪了男子一眼,而男子则是忽略她的愤怒,慢条斯理的喝咖啡。

    那个女人坐下去的第一句话是,“先生,有房吗?”

    “租的,但是很宽敞,两个人住的话绰绰有余,而且也不贵。”

    女人很鄙视的看着秃头男人,“那有车么?”

    秃头男子额头那里冒下一颗冷汗,“有一个QQ小车?”

    “哦?你这么粗壮的身体竟然可以坐QQ小车?”女子不理会秃头男人,继续道,“月薪多少?家里还有什么人?工作是否稳定?”

    “月薪的话就是一个月三千吧,上面还有老父老母。”秃头男人瑟瑟发抖,话还没有说完,女子拍桌而起,“那你还敢来相亲?”

    苏锦瑟此时也是跃跃欲试,这就是气场啊气场啊!她趁着秃头男人一片混乱的时候挤进去道,“就是,你自己都没有那条件,凭什么去要求人家!”竟然还嫌弃她胸小,长得矮!

    苏锦瑟身边的男子一脸抽搐,随即拉着苏锦瑟就往外面走。苏锦瑟想她是有人格的,“你放开我,凭什么拉着我,你谁啊你?”

    “真是忘恩负义的人,我刚才可是帮你解了围。”

    提到这个苏锦瑟就跺脚,“你还说,如果刚才不是你,那我的那杯咖啡早就落在他的那件白衬衫上,你坏了我的好事!”

    男子继续拉着苏锦瑟的手,苏锦瑟甩也甩不开,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多,他们两个人拉拉扯扯的引来了一些人的围观,最后她实在是生气了,“安逸辰,你到底想怎样?!”

    安逸辰放开她的手,“锦瑟,我以为你已经不记得我了。”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