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16 完美大结局

    316

    元宵节过后,楼府各个产业正常运营,只除了游乐园部分项目因为雨雪天气停业外,别的都正常营业,大家该忙的又忙了起来,该轻松的还是轻松着,转眼,便过了二个多月,莫无双已经有六个月的肚子了,看起来却有七八个月,经薛玉把脉,据说是双胞胎,可把他给乐坏了,天天念叨着自己厉害,最好是一男一女,那世界就圆满了,那得意的样子,得到大家一切不爽的白眼,这是赤果果的炫耀。

    楼无炎和惜玉有楼宝玉还好一些,楼一和吴娇娇,大黑和小圆是和薛玉夫妻一起成亲的,现在莫无双的肚子已经有六个月了,还是双胞胎,而小圆和娇娇的肚子现在还没有动静,偏偏薛玉整天欠扁的炫耀,把四个人给郁闷和忌恨死了,一有机会就以四敌一,一致对外,可惜身体的折磨压根就打击不了薛玉随着莫无双肚子越来越大而越来越得意的心情。

    这天,薛玉又在楼一和大黑面前炫耀过了头,楼一和大黑两个人对视一眼,极有默契的向薛玉攻去,大黑的武功不怎么样,但是他体力好,而且够重,就是压也能压死你,楼一武功不错,其实他一个人就可以对付薛玉把他打得爹妈都不认得,但是他很有同事爱,专门打压着薛玉让他不能逃跑,把打人的活儿大部分的交给大黑,两个人配合默契,很快就传来薛玉的惨叫,这是一个多月来在楼府常常发生的事,听到这惨叫声时,莫无双,小圆,娇娇三个人正在一起领,三个人相互望一眼,彼此笑了一下,站起来熟悉的往惨叫声源走去,而与此同时,和楼无炎粘在一起惜玉也听到了惨叫声,虽然这三天两头的会发生,但是,她还是很有兴趣的拉着楼无炎往声源走去,有免费的戏,不看白不看啊,这可比武打片好看多了,而且每次都不带重复的。

    很快,三路人就会合在一起了。

    惜玉和三女默契一笑,看着正在纠缠的三个人,当看戏一样,津津有味。

    三个大男人打完了,收工,各自走到自己的女人面前,薛玉小心的抱着莫无双撒娇,“老婆,你看,那两个坏人欺负我,疼~”

    莫无双看着薛玉惨不忍睹的脸,非常的不忍心,动了动嘴唇,她别过脸去……

    “老婆~”薛玉嘴角抽搐,这是无视他吗?

    惜玉看着薛玉的脸,嘴角处还留出丝血丝,看来这次大黑和楼一挺腹黑的,她敢用人品保证,这两个肯定直接攻脸的,本来想要调戏两句,但是看着那血丝,好像闻到一股血腥味一般,什么时候她的鼻子这么了?

    来不及考虑为什么的问题,惜玉突然捂嘴低头,“呕~”

    “老婆,你怎么了?”楼无炎最先着急。

    “呕~呕~~”

    薛玉立刻上前,也顾不得自己的痛了,“我看看。”

    楼无炎一手搂着惜玉的腰,眼睛注视着惜玉,“她怎么样了?”

    薛玉脸色有些奇怪,再配上刚被揍的乱七八糟的样子,显得更加的扭曲,也让楼无炎更加的担心,“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事。”

    “那她怎么会吐呢?”

    “吐吐就习惯了,又不是没害过喜,过几天就好了。”

    惜玉惊,“害,害喜?”

    楼无炎疑惑,“害喜什么?害喜,害喜,你说害喜!!!”

    “是啊,害喜,恭喜,你又要当爹了。”薛玉笑着点头。

    楼无炎被这消息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立刻抱着惜玉高兴转圈,“哈哈,老婆你怀孕了,我又要当爹了,啊,我好高兴啊,我终于有女儿了。”

    惜玉也很是开心,其实他们一直都还想要生个女儿的,“恩~~恩~~放我下来,想吐。”

    “啊,老婆,你小心些。”

    “呕~~”大概是年纪的关系,惜玉明显感觉到自己比上次怀孕的时候反应要大得多,因为上个月她的月经来过,也就是说从怀孕到现在还不到一个月,但是她已经开始害喜了,这是比较早的,当然,一般这样的情况,都会比较受苦的。

    楼无炎小心的护着惜玉,上次她怀孕自己不是身爆这次,他一定要全程陪护。

    “恭喜啊~”

    大黑和楼一心不在焉的恭喜着,心里也很伤心,都怀上了,为什么自己的老婆还没怀上啊,难道自己不够努力吗?

    总不会真的如薛玉所开玩笑的那样是他们不行吧?

    就在大黑和楼一酸溜溜的向楼无炎道喜时,在旁边看着的小圆和娇娇看着惜玉吐得天翻地覆的,突然也弯腰吐了起来,

    “呕~~”

    “小圆,你怎么了?”

    “娇娇,你怎么了?”

    薛玉熟练的同时给两个人把脉,看着两男着急的样子,难得的良心发现,第一时间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今天真是三喜临门啊,恭喜你们啊,她们也有了。”

    大黑:……我有没有听错?

    楼一:……呆滞……

    “唉,我说你们两个好歹也给点反应好不好,傻了?”薛玉明显不满意两个人的状态。

    大黑回过神,兴奋的抱起小圆,因为有楼无炎转圈把惜玉弄得吐得更厉害在前,他还保留着一点理智,只是那粗壮的手臂在不断的,

    “小圆,你,你听到了吗,你怀孕了,有我的孩子了,你怀孕了,有我的孩子了…………”

    小圆也是很激动,“恩恩,我听到了我听到了,大黑哥我们终于有孩子了,太好了,太好了,呵呵…………”

    楼一则是小心的扶着娇娇的腰,脸上的冰山再也保持不住,不断的露出傻笑,“你怀孕了,你怀孕了,你怀孕了…………”

    娇娇在吐得间歇看着楼一来来回回的就那么几个字,脸上挂着傻子般的笑容,心里暖暖的,什么是幸福,这就是幸福,而她,能抓住自己的幸福,真的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

    “恩,我怀孕了,我怀孕了…………”

    三个人同时查出怀孕,三个男人高兴得像什么一样,在此之前三个男人还特别鄙视薛玉的羡慕,现在息老婆都有了,不到一刻钟的功夫整个楼府都知道了。

    尤其其中有惜玉,这个在下属员工中地位很高的人,不一会儿,几乎整个楼府产业的员工都知道女主人有喜了,然后,以光的速度,很快传遍玉城,当然,这是后话,且说得知了惜玉,小圆,娇娇同时有喜了,楼和楼父楼母那叫一个高兴啊,叫过去好好的叮嘱一翻,吃了一顿好的,又各送了许多东西,然后三个人加上莫无双,四个女人就被当成菩萨一样被供了起来,转眼,又过了三个多月,莫无双的临盆期到了,因为薛玉并不善长妇产科,加上又是双胞胎,为了以防万一,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请来了玉城最好的产婆到楼府随时候命,同时还请回了自己的师傅古老,几个月不见,古老的精神面貌看起来十分的不错,当年和师妹的误会也解开了,毒老也不再整天板着脸像怨妇一样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而是乐呵呵的,居然很快就和楼玩到一起,甚至是发展出革命的友谊来,楼一如既往的和古老不合,很快,毒老就站到了楼的立场一起对付古老,其主要原因是因为她也看上了楼宝玉奠赋,想要教他学毒,但是在古老的意识里,学毒总归是不正统的,于是,雪老认为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战,便毫不犹豫的和楼一起对抗古老了。

    在准备充足的情况下,莫无双生产的日子来临,大家都聚集在莫无双的房门前等着,其实是很好奇这传说中的双胞胎会长什么样,是男是女而已。

    薛玉作为丈夫又作为大夫,自然是特别给力的,虽然她不亲自接生,怕自己太过紧张出错,但是守在产妇身边给她力量也是不错的,但是真正生产的时候,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莫无双的生产还算是顺利,偏偏薛玉出了状况,莫无双叫疼的时候,每叫一声,他就跟着抖一下,似乎那疼的人是自己一般,最后在莫无双一声比一声的呼痛声中晕倒,直把古老骂他没出息,随意的把他给扔出房门,反正只是太紧张晕到而已,不用抢救。

    话虽如此,楼一还是好心的给薛玉的人中来一下把他弄醒,老婆生产,他没有全程陪护,是不合格的丈夫的,而且以后也会有遗憾的。

    醒来的薛玉脸色苍白,牙关紧咬,看起来十分的吓人,也连带的带动着在场人的情绪,不自觉的也有些害怕起来。

    惜玉缓和一下气氛,“薛玉,你不是大夫吗,怎么也会怕这个?”

    “吱吱~~”薛玉磨了一会儿牙才一本正经的看着惜玉,“以前看别人生产,我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但是今天生产的是自己的老婆,我才真实靛会到生产的可怕性,以后,我再敢不让她生产了,等她坐完月子,我就研究出不伤身体又不会怀孕的药来……”

    惜玉上次生产的时候楼无炎不在,现在听到莫无双平日里这么温柔的一个人也叫得这么惨,心里也有些发慌,

    “老婆,上次你生产的时候,也这样吗?”

    惜玉摇,“恩,要生产时候,肚子会越来越痛,那种痛,让你恨不得死了去才好,简直是生不如死,而且随着生产的临近会越来越痛直到生下来为止,上次我痛到后面也没有生下来,幸好回到了家乡,要不然,我可能就死了,家乡的医术发达,最后是开刀直接从肚子里拿出来的,你看我的肚子上还有一条疤,就是那时候留下的。”

    楼无炎沉默了,他没想到惜玉生产的时候还会有危险,想到她说上次要不是回到家乡说不定就死了,楼无炎突然觉得自己挺自私的,为什么要让她怀孕呢,如果爱她,就不会让她受苦不是吗?

    小圆虽然做过护士,学过一些知识,但是这里不是现代,没有那么出色的医术,心里也有些打鼓。

    娇娇就不用说了,紧紧的拉着楼一的手,无声的表达自己的害怕。

    其实,连惜玉自己都有些打鼓,上次自然产就没有产出来,这一次呢?说到底,上次孩子不是从生出来的,所以其实自己就像没生过孩子一样,这次生,不但没有任何的优势,反而因为年龄的关系可能会吃更多的苦,虽然害怕,但是,想到这是楼无炎的孩子,想到楼宝玉的可爱,惜玉终究是压制住了自己的害怕心理,不但如此,这里就她一个人生过孩子,现在另外两个也怀上了,作为大姐,她应该以身作则,好好安慰她们才是,不应该让她们产生阴影,所以,调节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惜玉看着沉默的小圆和娇娇,

    “不过正常情况下都不会有事的,你们也不要太过紧张,这只是女人必须要过的那一关,有古老和最好的产婆在,不用我们心,你们要放宽心。”

    知道惜玉是在安慰自己,但是奇迹般的,两个人没有那么紧张了,向惜玉感激的笑笑。

    楼母在旁边也笑,“当初我怀上的时候,也是很害怕,可是生的时候,反而不紧张了,这个啊,也是因人而易的,当初我生无炎的时候,就像上个厕所一样,很简单的就生下来了,我都还没有感觉呢,所以,你们也不要那么紧张。”

    听到楼母这么说,几女顿时就感兴趣了,其实是听到她说生产就像拉屎一样简单而羡慕了。

    见几女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楼母笑了一下,开始讲自己生产时候的事情,以此来宽慰众女,也许是有了话题时间过得极快,除了薛玉觉得过了一个世纪外,大家都觉得没有过一会儿,便听到孩子的哭声,顿时薛玉就冲了进去,众人停顿了一下,也跟着进去,只见产婆在跟薛玉道喜,一打听,原来果然生了对龙凤胎,不过这次,却是哥哥妹妹的顺序,真是完美的顺序啊。

    莫无双的事儿,总算是告一个断落,接下来就是她坐月子,又请了二个妈来照顾龙凤胎,另外几女有空就过来聊领,或者就是专心的养胎。

    尤其是惜玉,她已经三十三了,可是大龄产妇了,更是大家重点保护的对象,薛玉全身心都在莫无双和龙凤胎身上,好在古老回来了,调理身体的事就拜托他了,而惜玉凭着不多的记忆进行胎教,同时注意每天慢走半小时以上,努力的锻炼着身体,争取生产的时候顺利。

    慢慢的,惜玉的肚子也大了起来,经古老检查,一切正常。

    楼宝玉每天都有紧张的课程,但是自从第一次见到惜玉单动后就十分的感兴趣,每天必定要过来和妹妹打招呼,有一次惜玉逗他,

    “宝玉,你怎么就知道这里面是妹妹呢,要是是弟弟怎么办?”

    “我要妹妹。”宝玉坚定的看着惜玉,“要是弟弟,就掐死,再重生。”

    惜玉一身冷汗,我的妈啊,这是潜在的杀人犯啊,看到宝玉坚定的眼神,惜玉还真的是看着自己的肚子,郁闷了,这要是妹妹还好,若是个弟弟,恐怕家里要翻天了,

    “其实,弟弟也是妈咪生的,也很可爱啊,为什么宝玉不要弟弟非得要妹妹呢?”

    宝玉想了一下,“妹妹可爱,哥哥要保护妹妹。”

    理由是好的,但是鞋要摆正啊。

    彼时,惜玉将宝玉的话转述给楼无炎听,楼无炎听完后大笑,“这个臭小子,倒是和我们想到一块儿去了,不过没有关系,反正他现在不懂只是乱说而已,不要担心。”

    惜玉听了楼无炎的话,想想也是,楼宝玉再聪明毕竟是个孩子,有的时候话也不能全信,自己真是太大惊小怪了些,于是,惜玉放心了。

    转眼,便到了惜玉生产的时候,彼时,惜玉和小圆,娇娇二个大肚子坐在一起,和绿意绿妆一起讨论着她们两个上街听到的消息,皇帝放了皇榜,立了兮郁为后,同时宣布兮郁生产之子立为太子,惜玉感叹,没想到轩辕阳光这个倒是走到了自己前面去啊,上次来这里的时候也没有说兮郁的事啊,话说那个爽朗的女孩子,她也是很有好感的,轩辕阳光爱上这样的女子倒是不吃亏,幸福,也是必然的,作为朋友,她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祝福着,就在她感叹的时候,突然觉得肚子动了一下,刚开始以为是孩子胎动并没有在意,但是后来就不对劲的,居然开始痛起来,而且痛的有点厉害,于是,在离预产期还有十几天的情况下,楼府乱了起来,楼府女主人,要早产了,上次莫无双生产的时候薛玉丢脸的晕了过去,结果这次,楼无炎表现得比他还要差劲,因为怕影响惜玉的情绪,楼无炎被挡在了外面,听到惜玉在房间里惨叫,楼无炎想要进去陪她,却迈不动步子,实在是因为他全身都在发抖,而且不断的冒冷汗,现在才知道,原来有一种武器,不碰分毫,却也能致人于死地。

    总的来说,上天还是比较照顾惜玉的,从肚子痛到生产,只用了三个时辰,虽然这对惜玉来说已经是折磨了,但是,生产过程中比较顺利,这是她比较满意的,生产了,提着的心就放下了。

    只是让她有点郁闷的是,生产下来的还是个男娃娃,她立刻就在想,难道,真的如宝玉所说,还要再生,一直生到女娃娃为止?

    虽然不是期待的女孩,但是是自己的骨肉,这个男孩子还是被惜玉和众人当宝一样的喜欢着,只除了一个,楼宝玉……

    在得知惜玉生下个弟弟的时候,他就已经不高兴了,大家以为他只是因为没有得到妹妹而别扭,并没有放在心上,小孩子嘛,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可是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一天趁着大人不在,找了许久终于找到机会的楼宝玉小心的接近弟弟,准备实施自己的计划,掐死弟弟,要妹妹,就在他的小手伸向弟弟脖子时,妈进去了,看到这个状况,吓得尖叫,于是,全府的人都惊住了。

    惜玉更是后怕不已,她千算万算没有想到楼宝玉居然真的会这么做,这是楼宝玉第一次犯不可原谅的错误,楼无炎自然是很生气,抱着他一顿打,楼母和楼虽然生气,但毕竟是个孩子,又是一直搂在怀里疼的,眼看着楼宝玉屁股被打肿了都雄,可惜求情也没有用,楼无炎是气疯了,居然想下手杀自己的弟弟,太过分,打完后,在众人担心的注视下扛着楼宝玉进书房进行教育,大家急得想要进去却被拦住,而因为着急的小圆也在这个时候肚子痛了起来,她一痛,娇娇也像跟风一样痛起来,于是大家也顾不得楼宝玉了,反正那是他爹,再生气也不会打死他的,现在先顾着两个孕妇吧,一时之间,楼府再次忙碌起来了……

    不知道楼无炎跟楼宝玉说了什么,总之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说过要掐死弟弟的话了,也没有这样的想法,甚至是很喜欢起弟弟来,当然,这都是后话,在楼无炎抱着楼宝玉去给惜玉和弟弟认错后,小圆和娇娇也都顺利生产,小圆生的是个女儿,娇娇生的是个男孩,现在,总的来说,楼府的人都是幸福的。

    一个月后,楼府办二小少爷的满月酒,要说一下,这个孩子,楼无炎给他取了个非常骚的名字,叫楼恋玉。

    楼恋玉满月酒半个月后,小圆女儿和娇娇儿子的满月酒再次办。

    楼恋玉六个月的时候,惜玉再次查出怀孕,这让惜玉有些哭笑不得,难道真的要如她向宝玉承诺的那般,要一直生直到生个妹妹出来一般么?

    惜玉再次怀孕,再次让楼府人欢喜,楼府的男主人都只有一个女主人,想要开枝散叶,就是要多生产啊,可惜,命运像是和惜玉作对一般,十月怀胎后,惜玉再次产下一名男婴。

    有的时候,生活就是那么好笑,你越是想要什么,它越不给你什么。

    产下宝玉的第二个弟弟后,惜玉在接下来的五年里,接着产下第三个弟弟,第四个弟弟和第五个弟弟……

    彼时,楼宝玉已经懂得了兄弟是要拿来爱的,虽然不能保护妹妹,但是,弟弟也是一样需要保护的,对自己的五个弟弟,越来越懂事的宝玉也是十分的宝贝的,只是对于没有妹妹,始终有些遗憾。

    终于,在生完六个男孩,惜玉在第七次怀孕时下了狠心,不管这胎是男是女,生下来,也不再生产了,她都要四十高龄了。

    也许,生活真的是会和人开玩笑,在惜玉准备放弃的时候,这最后一胎,终于,如大家所望,生了修女孩子来,这回,最高兴的,莫过于楼宝玉了,为了表示对妻子的爱护,在六个男孩子分别叫宝玉,恋玉,爱玉,宝惜,恋惜,爱惜后,最后一个全家的小公主出生,楼无炎主动让她跟着惜玉姓,取名薛小楼,至此,楼府人的生活,完美了……

    至此,本文结束,感谢亲们一直以来对春的支持!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