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  产子回归

    迎春终于嫁了,在水沧赐的公主府成亲了,看着红盖头下的她散发的喜悦,知道这次她一定幸福。

    我和探春、湘云、惜春在新房中陪她领,因为考虑到以后见她一面也难了,所以孟古罕就打算先按照我们这里的礼仪成亲,到了蒙古再以蒙古的礼仪封后,这样也免了迎春见不到亲人的遗憾。

    也不知道湘云和她在说些什么,湘云突然笑了起来,吓了我一跳,真开心大家都是快乐的,若不是我和探春都不能动,也真想好好闹闹。

    探春突然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林姐姐。”

    我笑看着她,也没特别在意:“什么?”

    探春强笑一声:“我好像要生了,肚子好疼啊。”

    我一愣,然后叫到:“来人啊,南王妃要生了。”

    一时间新房中闹腾起来,来不及回府,只好把探春扶到隔壁客房,水溶和水澈闻讯也来了。

    “怎么样了?”水澈苍白着脸一进来就问道。

    我听着探春的嘶喊生,脸色也很白:“我不知道。”

    的确,我如今挺个肚子也不能进去。里面的情况还要等里面的丫鬟婆子出来才能知道。

    一声声的嘶喊声,让我靠在水溶的越来越紧。

    水溶忙问:“怎么了?不舒服?”

    我看了他一眼,然后强笑一声:“涵之,我能不能不生啊,感觉好可怕啊。”

    水溶愣愣的看着我苍白的眼神,又看了看我的肚子,苦笑数声,这日期都快到了,说不生能不生吗,可是他知道我定是听了探春的喊声有些慌,因此拍了拍我的背,然后扶我走出房间。

    没有了探春的喊叫声,没有那紧张的气氛,我感觉好多了。

    水溶扶着我到院子的亭子内坐下,因为今日本就是大喜之日,所以亭子里面也有好多喜果。

    “好些了吗?”水溶看着我关心的道。

    我点了点头:“好多了。”然后对水溶笑了笑:“对不起,要你担心了。”

    水溶搂紧我:“傻瓜,有什么好抱歉的,若不是我,你也不会要受这样的苦。”

    我道:“其实这生育本是女人奠性,只是刚刚看了三妹妹的样子怕了。”

    水溶的脸蹭着我的脸道:“我知道的,我们生了这一个后就不要生了。”

    我一愣:“王室不是子嗣越多越好吗?”

    水溶笑了笑:“无妨的,我本就无意娶妻生子,母后他们虽然心急,倒也不勉强我,当初我娶那龙王妃的时候为的是不想听他们罗嗦,不然你想那龙王妃和我成亲数载,却没个所出,在别的府邸,早被皇上塞了姬妾了,偏我就没有,只因为他们了解我的性格的,如今我娶你有了孩子已经是意外了,也不会再要求太多的。”

    我看着他一如既往温和的俊脸笑道:“随天安排吧,万一以后还有我们也就算了。”

    水溶笑笑:“随便吧。”

    心情似乎平静了很多,我才对水溶道:“我们回去吧,想去看看三妹妹的情况。”

    水溶关心的看了我一眼道:“真的不怕了。”

    我笑了笑:“真的。”水溶才放心扶我回去。

    才到门口,只听见里面喊道:“生了生了,是个小世子。”

    水澈开心的忙打赏报信的人,同时又派人回南王府去报信。

    我听说探春母子安然也放下了心,水溶不放心我,还没等我见到探春就扶我回府了,说过了日子可以探视的,我知道他是怕是受不住产房的一切,因此不让我去。

    其实慌张也只一时的,过了也就好了。

    探春的孩子比预计的早了半月生产,不过孩子还是很健康,这从每次见到水澈开心的样子就知道了。

    探春的满月酒办的很隆重,因为探春产子是在迎春大喜日,因此特别给他们赔礼,孟古罕倒也不在意,虽然当时有些不舒服,可人家生孩子又不能挑时间的,何况还是自己的妻妹,有气也不能发啊,惹了迎春伤心,最后雄的还是自己。

    我的产期越来越近,还好因为探春的事情让水溶提前找了稳婆,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

    一大早我就觉得自己特别的懒,比往日似乎更懒,肚子沉沉的,感觉有些不对劲,可我以为只是正常的壬辰反应,到了准备用早餐的时候,我的肚子就开始疼了起来。

    我一把抓住旁边侍候的紫月:“紫月,我,肚子疼,可能要生了。”

    紫月忙招呼紫萝四人扶我回,一边叫稳婆太医,一边去通知上朝的水溶。

    阵痛的频发出现让我已经分不清楚自己流的是泪还是汗,原来生产真的很痛很痛,难怪人说一个新生命的出现其实也表示了其母亲的灾难之日。

    “玉儿,玉儿,你怎么样?”水溶突然冲了进来。

    稳婆忙叫道:“君上,产房带冲,你快出去。”

    水溶拉着我的手不放,我强自吸口气:“涵之,我没事的,你先出去。”

    水溶摇了:“不,孩子是我和你一起的,没理由让你一个人疼。”然后竟把手放我嘴焙“疼了就咬,让我也知道你的痛苦,别咬自己的唇。”

    我含泪看着他,再次的阵痛让我又疼了起来,可是身边有他,我竟感到了温馨和放心。

    “看见孩子了,君妃,再使劲一些就好了。”稳婆在后面喊着。

    我一咬唇,他却把手臂塞进了我的嘴,我不想咬,可是疼痛难忍,他含笑看我:“一起疼。”

    我含泪咬了下去。“啊”的一声,我经历了最撕裂帝痛,“哇哇”的声音代表着孩子终于平安落地了。

    我陷入了沉睡中。

    沉睡中,我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幻界,只见警幻仙姑正看着我笑:“恭喜妹妹和神域龙王有了后人,也算师德圆满了。”

    我一惊:“难不成我不能回了。”

    警幻仙子笑道:“妹妹莫担心,你和神域龙王在人间还有十年的缘分呢,十年后将是你们一同回天之日,不过即使回了幻界,你们也会成为神仙眷侣的。”

    我原就担心会和水溶分开,既然不会分开,那就好了。

    警幻仙子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笑了笑道:“此次让妹妹来,只是单纯的祝贺妹妹。”

    我点了点头施礼:“多谢警幻姐姐。”

    警幻仙子点头道:“如此妹妹也回去吧,想来龙王也等很久了。”

    我告辞,她手一挥,当我再度睁眼,只见水溶一直包扎着的手拉着我手看着我:“醒了。”

    我点了点头:“我睡了多久?”

    “两个时辰。”水溶笑道:“太医说你太累了。”

    我添了添舌头:“我想喝水。”

    水溶轻轻的扶起我,给我垫好薄被,然后给我倒了杯水,我喝了后才发现房中没有孩子:“孩子呢?”

    水溶指指我的枕焙“不在你旁边。”

    我看了看孩子,皱皱皮肤,还看不出像谁,看着孩子闭着眼睛,嘴巴无意识的动着,我感觉生命真的很奇妙,看所包的婴儿包我知道是个男孩,我笑道:“涵之,我刚刚做了个梦。”

    “梦?”水溶迷惑的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我梦见自己回到了幻界,那里一个叫警幻仙子的人告诉我,我和你在这里还有十年的时间,十年后我们要回天的。”

    水溶认真的看着我:“会分离吗?”

    我笑着:“不会,她说我和你是上天允许的眷侣,可以永生在一起。”

    水溶笑着拉起我的手,吻了一下道:“这样好,随便吧,只要和你在一起,回天不回天我就无所谓了。”

    我笑了笑,原来他和我的想法是一样,只要两人在一起就好了。

    “我也是这般跟警幻仙子说的。”我笑道

    他听了后笑了笑似乎意料之中:“早知道你和我是同心的。”这是他给我的话。我也了然的笑了。

    孩子一出生就带来无限宠爱,太后宠,水沧宠,全宫上下都宠。

    自从我和水溶明白自己在这人间还有十年的光阴,因此开始转手一些事情。

    我时常回虚竹山庄见小忘尘,同时把虚竹山庄的事情慢慢转到忘尘和睿雨身上。

    睿雨就是我和水溶的孩子,水睿雨,水溶取得。

    也许是因为我们的孩子是上天赐给的,所以似乎能明白我们做的一切,小小年纪倒也能配合我们,学任何东西都很刻苦。

    十年,一个不长也不短的时间,我们安排好了一切,虽然大伙不明白我们的举动,却也不说什么。

    十年后,我和水溶同时梦见警幻,她说我们已功德圆满,可以一起重返幻界。

    第二日,是水沧的生日,我和水溶打算给水沧拜了寿离开,当日晚上,我们叫来了忘尘和睿雨,告诉了他们一切,孩子们是懂事的,含泪给我们磕头算是送行。

    次日午时,天空出现一片祥云,我和水溶知道时辰到了,于是一同磕头拜别但后和水沧,同探春众姐妹做了告别,然后和水溶相视一笑,携手飞升。

    人间、尘世,就此别过。

    从此人间只留下了我和水溶的故事作为流传。

    重回红楼到此全部完结,明日开始将开新坑《孽世奇缘》请大家继续支持阿凤,谢谢!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