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后记

    《烈焰红妆》花了整整一个四月才写完;其中,洛炜去了落矶山脉滑雪,心烦时也常常停笔好几天,再不然就打电话回台湾给琼花和毓华,前者是想换得她的同情,告诉她手酸脚疼(目的,就是想偷懒)。打给毓华姊呢,就是厚脸皮地向她要《铁了心爱你》和《找人来爱我》两本书。

    拖拖拉拉地过了两个礼拜,这本书还是没写完。可怜的洛炜都快“白发丛生”了,最大的困难,就是想不出该怎么让“蓝若霓”复活!

    脑海中不断浮现一句话:“自作孽不可活。”

    唉!是洛炜自己手痒让她丧命在先,又无能让她复活,所以只能每天望着空白的稿纸,苦思一些“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方法。然而,从日出想到日落,蓝美人却一点复活的迹象也没有。

    之后,我又整整发呆了一个礼拜。

    其间回了很多读者的信,也喝了很多咖啡,就差没叼根烟在手上了。但是,洛炜的灵感还是没来。

    再次打电话给毓华,言谈间说到交稿日期,五月初两个人都要交出一本,当时已是四月底,她还剩很多没写完,这句话奇迹似地安抚了洛炜,原来还有人比我混!哈!

    越聊,越觉得和毓华同病相怜,我们同样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懒族门人,所以最后总是赶稿赶得头晕目眩,手臂酸痛。

    蓝若霓快回魂吧!这是四月份我脑海中唯一想的事。

    到了截稿的最后一个礼拜,突然发生了一件离奇的事——洛炜的梦中出现了一位身穿白衣、俊雅无比的男子,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蓝美人的师兄——沈轩之。他肯定是可怜作者已经不行了,所以很好心地递给我一张纸片,上面用蝇头小字写着:“以物借命,清莲续命。”

    而后,他冷冷地开口:“这样你再不开窍,就太丢人了。”面对他嘲弄的黑眸,洛炜只能猛。我满脸汗水地接过那张救命纸条,便赶紧坐回书桌前。

    经过了几天几夜,聪明的洛炜终于想通了沈大公子的字义,女主角也终于回魂了。

    洛炜正在开心可以好好补眠之际,头才一沾上枕头,沉轩之又出现了。

    他俊脸满是不悦,口气也更冷了。“我帮了你一个大忙,你怎么不知回报?”

    洛炜冷汗直流,哑口无言。

    “你倒说说,我和宓儿为何要历经十难才能相逢?”

    “……”洛炜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十难?骸你真的懂得‘感恩’这两字的意义吗?”

    “可是……你法术脯人又聪明……屈屈十难,应该不难吧?!”洛炜努力解释,就怕他紫玉笛一棒打下来。

    “总之,你自己看着办!”沈轩之白袖一挥,消失了。

    洛炜猛地睁开眼皮。原来是一场梦。唉!难不成在未交代完沈公子的情事之前,洛炜将夜夜不得好每

    真是作者鸡为哟!

    记得《烈焰红妆》写到一半时,洛炜忽然想到一个很有趣的新故事,而且一夜之间就想通了所有的结构,这种天赐的灵感,令我真想一口气全写出来。

    忽地又回到了现实——《烈焰红妆》已经写了一半了,也告诉琼花说我会如期交稿,连回信给读者也说快出书了!要是来个大变化,洛炜肯定会变成一个大骗子。

    于是,我只好很无奈地将灵感记下来,希望可以尽快将它写出来。经过这件事后,洛炜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以后只告诉读者们下个月会在哪个系列出书,而不告之书名,以免自己受“善变”的煎熬。

    至于已经接到我的预告的读友们!有一句SORRY了!洛炜开的支票一定会兑现,只是时间上会有所变动、调整!

    请可爱的读友们支持我的善变。

    我们八月花蝶再见喽!    
精品推荐